当前位置: 欣欣网 > 时尚

中唐妆容——另类美学

2022-11-25时尚

唐代中期,女性的发型、妆容、首饰、服饰风格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浓妆高髻、大袖长裙盛行,形成了多种各具特色的妆容风格。

起初,它只是被认为是怪诞的,被认为是混乱的标志,但后来它发展成为一个在法庭上讨论的问题。虽被朝廷禁止,却难以扑灭,愈演愈烈。

石石庄

正元年间(785-805),最先出现的是「啼眉妆」和「堕马髻」。

侧挂髻的雏形早在开元年间就已经出现,但到了中唐才演变为更大更夸张。眉毛画成「八」字形,取代了之前的弯细眉。

贞元时期出土的女俑和「宫廷音乐会」的女士们都表现出这样的妆容。

中唐妆容——另类美学

在此基础上,元和年间(806-820)形成了著名的时世妆。喜欢记录服饰细节的白居易,在【诗诗庄——景荣夜】中描绘了这个妆容细节。

时世妆,时世妆,出自城中传四方。
时世流行无远近,腮不施朱无粉。
乌膏注唇唇似泥,双眉画八字低。
妍媸黑白失本态,成尽含悲啼。
圆鬟无鬓堆髻样,斜红似不晕赭面状。
昔闻被发伊川中,有见之知有戎。
元和妆梳君记取,髻堆面赭非华风。

可以翻译为:……这种妆在城市里很常见,脸颊不红,脸不上粉。口红是黑色的,眉毛画成八字的形状。本来面目全无,妆容一模一样的哀嚎……

石石庄的特点可见一斑:眉毛被剃掉重画;没有红粉,没有白妆,没有斜红,但脸上却涂上了赭色;嘴唇涂成黑色。

中唐妆容——另类美学

诗中提到的「赭(赭面,赭色妆)」是吐蕃的一种面妆,文献中多次提及。旧唐书记载,文成公主入吐蕃后,「恨折面」,心生不快,松赞干布下令禁止,但未得到广泛和永久的执行。

近年来,藏族墓葬中出土了大量的人物壁画,几乎所有人物的额头、鼻子、下巴、脸颊、脸颊等部位都涂有各种条状、点状、赭色块状。脸部其他部位。与文学中的「折面」相对应,呈现出其多种绘画手法。

在唐代,「折冕」被认为是异域美女的新奇时尚,被女性模仿和流行。不过,白居易却认为这种妆容是乱象。安禄山之乱后,吐蕃军乘势而上,经常直奔唐境,甚至两次攻打长安,对唐统治构成极大威胁。

所以虽然这样的妆容在当时的女性中非常流行,但仍然被唐代文人所鄙视。【新唐书】也认为这种妆容「似悲泣」,是「亡国之悲形象」。

中唐妆容——另类美学
中唐妆容——另类美学

薛云庄

长庆年间(821-824年),石施庄又升格为更为离奇的晕妆。那个时候,那个高髻的女人,在脸颊上画了几道深紫色的横纹,仿佛脸上受了伤。

河南安阳两墓中唐时期的壁画中,几乎所有女性都画成这样的妆容,与记载无异,极为罕见。墓葬中出土的陶俑也有各种夸张的高髻。

中唐妆容——另类美学

【太平广记】中有一则小故事:方如甫之妻崔氏,忌妒至极,不许下人化浓妆,头上高髻。其中一个丫鬟是新买的,大概不知道主人的规矩和脾气,所以化了一些华丽的妆容。崔发现了,怒气冲冲的对她说:「你喜欢化妆,我给你做!」 她将丫鬟的眉毛剪掉,染上靛蓝,再烫她的额头和眼角,丫鬟娇嫩的肌肤被烧焦翻滚,然后崔染上朱红色素。女仆的脸上满是伤痕,但远远看去,就像是完成了妆容。

如此血腥的故事,或许就是「雪韵庄」的由来,体现了唐代女子对伤痕累累和病态美人的追寻。

中唐妆容——另类美学

唐代诗人元祯在【恨装成】中提到了当时女子化妆的几个步骤。

首先,大量应用铅粉底漆;然后涂上胭脂和口红;然后画眉毛和脸上的酒窝;最后梳理发髻,发夹收敛鬓角,将小梳子插满头顶;然后化妆就完成了。

文宗在位后,立即对国家的排场和奢侈展开各种禁令,同时开始正式禁止高髻、怪妆、剃眉。不过好像不是很管用,这种妆容好像已经停止了,但是到了后来的晚唐,妆容的风格卷土重来,变得更花哨了。

梳子发夹的流行

中唐时期,女性头上的梳簪也很引人注目。如安阳中唐墓壁画所绘,不仅在额头两鬓角处从下往上插三把梳子,而且在高髻上下各插一排梳子。在头部的中心,从大到小。

中唐妆容——另类美学

整体流行变化,呈现出人数由少到多的发展趋势。隋唐初期,女性头上戴梳子并不常见。有的只在鬓角处,发髻底部插上一两把很小的梳子,露出小梳子后背。

比如陕西永泰公主墓碑棺材线刻,虽然描绘的是宫廷贵妇,但大多只能看到插着一根手指大小的梳子。这种情况一直保持到唐代的鼎盛时期,插在头上的梳子的尺寸略有增加,但数量仍然很少,一些梳背上仍可见花纹或珠饰。

到了盛唐后期,小梳子插在鬓角的正面,开始流行起来。例如,敦煌壁画【太原王氏供养画像】中,几位女士的前鬓上插了几把小梳子,逐渐向装饰发展。

到了唐代中期,发髻变大了,插梳子的空间也扩大了,不仅在发髻里插了一根大梳子,有时甚至开始成排插大梳子和小梳子在后脑勺。

中唐妆容——另类美学
中唐妆容——另类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