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美文

最后的凶手

2022-11-23美文

最后的凶手

这天,刘大成洽谈完一个大项目,回到办公室里,吩咐秘书开瓶红酒庆祝。他刚在老板椅上坐下来,电话铃响了,拿起来一听,那边一个陌生声音问:「刘大成是吧?」刘大成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是啊,什么事?」

电话那头的声音说:「你是贵人多忘事啊,十年前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应该还没忘记吧?」

刘大成一个激灵,感觉到自己的神经像是被火烫了一下,十年前的一桩旧事立刻浮在脑海。

别看刘大成现在已经是个响当当的民营企业家,手里资产有上千万,可他十年前还是个普通打工者,当时在一家私人煤矿挖煤,要过年了,其他工人都陆续拿到工钱回家了,可轮到刘大成时,矿长却说没钱了。刘大成听伙夫老秦说,矿上每年总是有人拿不到钱的。刘大成气得不行,那晚在老秦那儿喝了一肚子闷酒,出来便径直去找矿长黑头。

黑头开了门,见是刘大成,没好气地嚷道:「没钱!没钱!」

刘大成满嘴喷着酒气,低声下气地哀求说:「你有钱,你给一半也成。」

「老子没钱!」黑头把刘大成往屋外猛地一搡,刘大成踉跄了几步,跌坐在雪地里。他只觉得酒劲儿上冲,从雪地里拾起根树棒,爬起来吼一声「我揍你个王八蛋!」朝黑头当头一棒敲过去,树棒在黑头脑袋上敲个正中,黑头身子一晃,然后像截树桩似的,轰然倒地。刘大成的酒意一下全醒了,傻愣愣地看着黑头在地上挣扎两下,不动弹了。这时,隔壁传来老秦的咳嗽声和开门声,刘大成猛地反应过来,不好,出人命了!他抖索着从黑头兜里掏了叠钱,慌忙逃跑了。

又惊又怕的刘大成,本以为警察很快会找到自己,拉自己去吃枪子儿,没想到东躲西藏地过了个把月,也没见有人追查自己。这天,他从一张包卤菜的旧报纸上看到了黑头被杀的消息,报上说西郊某矿矿长黑头被杀死,由于现场没有目击者,也没留下什么线索,给案子的侦破带来很大的难度……

最后的凶手

刘大成惊喜万分,这么说,老秦并没有去报案,警察也没有怀疑自己是杀人凶手。他于是用从黑头身上拿走的钱,做起了生意,一步步发达起来……两年前,大成公司正式挂牌了,沉浸在成功喜悦中的刘大成,也忘记了那桩血案,成天不是签约,就是谈判,然后灯红酒绿地享受,要多得意有多得意。

可眼下这个电话,又把旧事勾了出来,仿佛兜头给刘大成浇下一桶冷水——

「怎么,不会是想不起来了吧?」大概因为刘大成好一阵没说话,电话那边低沉含混的声音提示说,「钱多了,还是应该做点善事,南郊区马沟小学校的一百多个孩子现在正在破庙里上课读书呢。」那个陌生人说完,没等刘大成回过神来,就挂了电话。

刘大成颤抖着手,听着里面「嘟嘟」的忙音,细密的汗珠立刻爬满了额头。端着红酒的女秘书走进来,被他那样子吓了一跳,忙问:「老总,怎么了?」刘大成摆摆手,搁下电话,抱着脑袋闷坐着想了想,说:「安排车子,我要去南郊区。」

三个月后,由大成公司捐资的马沟小学校竣工了。

就在学校竣工的第二天,刘大成又接到了那个神秘的电话,电话里的人依然用低沉含混的声音说:「十年前你讨钱是为了回家过年吧?时间真快,又快过年了,北郊一百多个孤寡老人住的养老院又破又烂,你有能力,为什么不让他们过个好年呢?

刘大成愤怒了,他冲电话里喊道:「老秦,我知道你是老秦!你别给我装神弄鬼的,我知道是你!」电话那头却「咔」地挂了。秘书惊诧地看着刘大成,刘大成无可奈何地叹息一声,说:「你们马上去北郊看看那个养老院,马上规划、修建。」

养老院终于翻修一新,可没过几天,陌生电话又打来了,还是一个低沉含混的声音:「刘大成,十年了……」

就这样,整整三年多,这个电话像魔鬼一样缠着刘大成。在这个神秘电话的指引下,刘大成修建了十多所小学校和敬老院,还出钱救助贫困学生、重病老人、陷入绝境的家庭……总之,只要那个神秘的电话一来,刘大成就要做一件善事,他不敢有丝毫违背的意思,只能坚决地执行。

最后的凶手

刘大成的「善举」引起了媒体的注意,报纸电视对刘大成的事迹纷纷进行报道,把刘大成称作「慈善企业家」、「爱心老板」,市长亲自为他颁奖,人们把他当作学习的榜样。刘大成的生意越做越大,企业知名度越来越高,资产翻了一番。可刘大成整天战战兢兢,知道有那么一只大手,可以轻而易举地将自己的财富和荣耀一下撸走,甚至连小命也不会给他留下。他不止一次地梦见一长溜警车闪烁着警灯,向大成公司包围过来……

终于,刘大成的耐心到了极限,他要摆脱那个神秘的电话!

刘大成决定除掉老秦,让自己耳边再不会有那个让他浑身发抖的指令,他要将恐惧连根拔掉。刘大成以五十万元的酬金,雇了一个杀手,要他找到老秦,并且干掉他。

半个月后,杀手回来了,他带回的是一个让刘大成感觉到更加可怕的消息:老秦在两年前就得癌症死了。

死了?那打电话的又会是谁呢?除了老秦,还有谁是目击者?还有谁知道他是凶手呢?就在刘大成苦思冥想的时候,那个神秘的电话又来了。

还是一个低沉含混的声音:「刘大成,你还记得那个晚上……」

「你是谁?你究竟要怎么样?」刘大成先是歇斯底里地喊叫,随后变成了哀求,「你要多少钱才可以罢休?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把我的财产分给你一半!求你放过我吧!」

那个声音打断了刘大成的话:「人民医院住着一个小男孩,他患的是肾衰竭,只需要三十万手术费就可以获得新的生命。」说完,挂了电话。

刘大成呆若木鸡地枯坐在椅子上,整整一个通宵没有合眼,因为他不敢闭上眼睛,一闭上眼睛,就仿佛看见警察拎着哐啷哐啷的手铐向他走来,然后一个法官在宣读判决书,最后他被押上刑场,一声枪响,他拥有的金钱与地位,都和他的魂魄一起烟消云散了。

第二天,刘大成给人民医院的那个孩子送去了三十万手术费。

过了一段时间过后,那个神秘的电话再次响起:「刘大成,你……」

这次,没等对方把话说完,刘大成就开口了:「我知道,东郊山上的老百姓喝水很困难,我已经把材料准备齐全了,明天就安排人去修水池,将水引上去!」东郊山上老百姓缺水吃的消息是他前两天看报纸看见的,他知道,那个神秘的电话早晚会指引他这么做的,干脆先把好事做了。

听见刘大成这么说,对方迟疑了一下,啪地挂了电话,话筒里「嘟嘟」的忙音让刘大成感觉到既愤怒又无可奈何。

不能这么坐以待毙!既然杀手靠不住,刘大成决定亲自动手。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将那人挖出来,不管是老秦,还是老秦的鬼魂。

刘大成找到了老秦住的村子,老秦的坟墓上已经是野草丛生,他问村里人,人家说老秦早得癌症死了,说的人还悲叹老秦因为没有钱治病,是被活活疼死的。

站在乱坟岗上,刘大成迷茫了。老秦是他杀人的唯一目击者,但是他却早就死了。那么,这些神秘的电话是谁打的呢?打电话的人又躲在什么地方?

那个电话却再没有响起,但是刘大成依然惶惶不可终日,他总感觉那个神秘的电话会在某一刻响起,唯一能够让那个电话不响的办法,就是自己不断地捐资,修这里,建那里。对于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刘大成已经非常敏感了,他总是在第一时间出钱出力。

这一天早晨,刘大成从报纸上看见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消息说,多年以前发生在西郊的杀人案成功破获,杀死黑头的凶手已经自首,他是一个中年汉子,名字叫曹三。

曹三?曹三是凶手?那自己呢?刘大成将报纸看了十几遍,还是不相信这是真的。晚上,刘大成又在电视上看到了同样的消息。

明明是自己杀死了黑头,凶手怎么变成了曹三呢?这年月,有人冒充名人、冒充领导、冒充警察、冒充乞丐……可怎么也没听说有冒充杀人犯,冒领杀人死罪的。一个晚上,刘大成都没有睡着觉,他将自己当时杀死黑头的场景在脑子里放电影一般过了一遍,确信那黑头的确是死在自己的树棒底下。刘大成决定去看看那个叫曹三的。

刘大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见到了那个曹三。曹三满脸病容,警察告诉刘大成,曹三已经是癌症晚期了。

最后的凶手

癌症晚期?刘大成心头一惊,好像悟到了什么,他请求私下和曹三谈谈,警察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见了刘大成,曹三笑了,说:「我没想到你会来。」

刘大成迫不及待地问:「你是那个神秘电话的主人?」

「不只我一个人。」曹三的回答让刘大成目瞪口呆,「我住进医院的时候,遇到了另外一个病友,他也是癌症晚期,他在弥留之际,拜托了我一件事情,就是压低嗓门给你打电话。」

刘大成问:「那个病友,是老秦么?」

曹三摇摇头:「不是老秦,他姓王。在老王之前,是老李,老李之前,才是老秦。」

曹三的一番叙说,终于让刘大成知道了事情的因由:在那个癌症病房,老秦、老李、老王和曹三,这些病友将他刘大成杀人的事情作为一个秘密,像接力棒似的传送着,同时传送的,还有那个神秘的电话。

「老秦说那矿长黑头先前做多了恶事,死也是罪有应得,所以就没打算告发你,直到八年后,从报纸上看到你的相片和发迹史,暗中观察了你好久,发现你已经被金钱埋没了良心,为富却不仁,就想着要惩戒惩戒你,所以才出了这招。」

刘大成叹息一声,说道:「送人玫瑰,手有余香,看着我修的那些桥和路,建的房和楼,看着那些我帮过的人活得那么快活,我也算是明白了人生在世的道理。但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冒认这个杀人死罪呢?」

「我知道,用这种方法‘敲诈’你是违法的,所以不想让这个神秘的电话继续下去了。这案没有结一天,你就会被闹心一天,我这般做,为的是让你抛弃过去的包袱,今后做一个轻松的人。」曹三笑着说,「我已经病到晚期了,选择这种方式,也算是解脱。」

刘大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监狱,怎么回的家……他的脑袋很乱,但是他想清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给他打神秘电话的癌症病人们,从老秦到现在的曹三,他们指引自己帮助了那么多困难的人,挽救了那么多的生命,却没有一个人为了自己给他刘大成打过一个电话……

第二天一大早,刘大成收拾了些衣服,走过阳光灿烂的街道,来到公安局,他说:「我是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