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美文

现代故事:智斗采花贼

2022-11-23美文

刘二妮是鞋帽厂的女工,今年三十出头,因为她没生过孩子,所以长得格外年轻,看上去和二十多岁的大姑娘一样年轻漂亮,一样妩媚动人。

这天,正好是中秋节,刘二妮从工厂下班回家,手里拎着半只火腿、一只烧鸡,还有鲜鱼和肉。二妮还没走到自家门口,这时,就听有人和她打招呼,谁?二妮的邻居柳霞。

二妮和柳霞两家一墙之隔,柳霞比二妮大一岁。柳霞这个人哪样都好,就是有一样毛病让人不赞成,啥毛病?爱小,总是看着别人家的东西眼馋。

平时,二妮家养的老母鸡,飞过墙头到她家去下蛋,十回有八回让她给留下;有时条件成熟,连老母鸡都给没收了。她到市场买菜,乘着卖菜的不注意,便顺手牵羊,捎上一根黄瓜两头蒜。听到人们对她的议论,她诞着脸自我解嘲地说:「小拿小摸不叫偷,这叫生活习惯!」

话说柳霞打着哈哈对二妮说道:「我说大妹子,你可真行,这中秋节吃喝办得多带劲儿,又是火腿、又是烧鸡、又是大鱼大肉,都是馋人的玩艺儿!」

二妮笑着说:「嫂子,哪里呀,这是俺那口子春林买的,单位今晚临时有事,他不能回家,把东西交给俺。」

柳霞打趣地说:「哟,大过节的抛下你一个人在家,躺在被窝里看月亮,坐在炕沿上啃烧鸡也挺不错!」

二妮说:「俺一个人才不吃呢,东西放在仓房里,天凉了不变味,等明早春林回来,俺俩个一起吃。」

柳霞说:「嘿,这才叫恩恩爱爱小俩口呢,真叫人眼热。」

二妮和柳霞说完话,推着自行车走到自家的小院门前,打开锁走进院,把烧鸡和火腿放在了仓房里。


现代故事:智斗采花贼

她进了屋,一个人简单地吃了点儿晚饭,冲完澡,又看了一会儿电视,抬头看看墙上的电子表,哟!十点多了,该睡觉啦!二妮脱巴脱巴刚要上床休息,就在这工夫,只听院里咕咚响了一声。

二妮一激灵,还没等喊呢,房门嘎吱一下被人拽开了,从外边闯进一个人来。这个人长的膀大腰圆、大嘴岔、金鱼眼,一脸酒疙瘩。

二妮一看,吃了一惊,呵,是他!他是谁?这个人名叫黑三。黑三过去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曾犯过流氓罪,坐过三年牢。

他刑满释放后,恶习不改,汹酒闹事、打架斗殴,啥坏事都干。这小子长了个臊的鼻子,专门围着俏女人转,总想在女人身上讨点便宜。

二妮是个漂亮的女人,黑三早对二妮垂诞已久。

他有个歪理儿,叫做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刚才二妮和柳霞在街上唠嗑,正好黑三从旁边路过,二妮说的话,一字不漏全让这小子听去了。

黑三一听二妮的爱人春林今晚在厂里不回家,这小子鼻子都乐歪了,嘿,这叫天赐良缘,早就看着这娘儿们招人希罕,干咽吐沫,今儿个交交桃花运,唱上一出(天仙配)。

话说黑三一脸淫笑,站在二妮面前。

二妮喝道:「黑三,你要干什么!」

黑三嘻嘻笑道:「干哈?小嫂子,今儿个是八月十五,月圆人也圆,知道嫂子今天是空床冷被窝,特来和嫂子热乎热乎!」

二妮怒骂道:「你…你给我滚出去!」

黑三鼻子眼儿嗤地一笑:「哼,滚出去说得那么轻巧!」黑三说着嗖的一声,就把怀里的匕首亮了出来,他把匕首往床上一撂,得意洋洋地说:「小美人儿,两条道摆在你面前,一条道是陪我睡睡觉!让俺好好开开荤,‘过把瘾',乐和乐和:另一条道,你要不从,我这刀子可就对你不客气了!」黑三拿起匕首扬了扬。

二妮看着明晃晃的刀子,心里阵紧张,但随即便镇静了下来。她想起了妇女杂志上刊登过一篇【女人遇到坏人防范知识】的文章,文章说女人遇见了坏人,在自己的身体可能受到侵害的时候,如强行自卫有生命危险,要冷静下来,可多面巧妙地和坏人周旋,以求脱身之计……

对啦,好汉不吃眼前亏,二妮心里动了一动,冷脸变笑态,微笑着叫了一声:「三弟!」

黑三听二妮管他叫三弟,乐了,眼晴直勾勾地盯着二妮,等着下文,二妮小嘴一鼓:「哎,我说三弟,你别跟嫂子我耍刀子弄家伙,吓人唬道的!」

黑三说:「是!是!是!」连忙收起了匕首。

二妮卟哧笑了,二妮这一笑,把黑三笑的骨头都酥了:「小嫂子,我心里可是一直想着你!」

二妮娇声说:「三弟,你心里有我,人家心里也有你呀!我刚才赶你走那是假的,我一喜欢你身材魁梧,二喜欢你有钱,三喜欢你有男人的性格,四喜欢你会体贴人!」

二妮这四喜欢,说得黑三心里直痒痒,脸上的酒疙瘩直抖,金鱼眼啾着二妮嘴角直淌哈拉子,叫了声:「我的小姑奶奶,你馋死我了。」边说边向二妮身上扑去。

二妮身子一闪,一把推开黑三,娇滴滴地说:「你猴急什么呀,你们男人哪,就知道那个,那个也不能那么简单啊。要那么简单,人和狗有什么区别,总得先酝酿酝酿感情吧!」

黑三一听,对呀,你听人家说得多有味儿,话不在多少,是那么回事:「小嫂子,你说咋办就咋办,咱一切听你的!」

二妮说:「这还差不多,这样吧,俺那仓房里有现成的火腿和烧鸡,柜里还有瓶二锅头,今儿个是八月十五,俺没酒量,也陪陪你,喝两盅兴奋兴奋!喝完酒,再……」说着向黑三飞去个媚眼。


现代故事:智斗采花贼

黑三乐得浑身三万六千个毛孔眼全开了,一个劲儿点头拍巴掌叫好。

二妮说:「你在屋里坐着,我这就到仓房去取酒菜去!」

黑三心想:你去就去吧,巴掌大的院子,亮光光的月亮地,我在屋里瞟着你,量你也跑不出我的手心,别凉了她的热乎劲儿,黑三点头答应。

二妮走到房门口,回头向黑三笑了笑,意思是你等着吧!二妮走出门外黑三在屋里瞪着眼珠子盯着院中,见二妮进了仓房,黑三这才放了心。

黑三在屋里想着美事,左等不见二妮出来,右等还是不见二妮的影儿,等了半天黑三急了,怕出事儿,心在屁眼和嗓子眼之间,大起大落地跳动着,稳也稳不住,心想:他妈的,别让这小娘们溜了!忙到仓房去找,他钻进黑暗的仓房,冷丁一进屋,眼睛啥也看不见。

黑三可话,没有人应声,可黑三却嗅到了女人的脂粉香。黑三说道:「这回我看你往哪溜!我可等不得了!」说着,黑三冲上前抱住了二妮温软的身体,动起了真格的。二妮没有反抗,没有挣扎,任凭黑三摆布。

黑三正在销魂的时候,突然仓房门大开,「不许动!」一道手电简的光亮直射到他身上。

黑三回头一看,只见两个公安人员持枪堵在门口,二妮挺胸站在公安人员的身后。黑三楞住了,一看自己怀中楼的女人却是柳霞!

这是怎么回事儿?原来二妮家的仓房为了通风,后边开了个小窗,小窗口正对着柳霞的院。二妮稳住了黑三,来到仓房里,她拔开小窗的插销,敞开窗户,纵身跳到柳霞院内。她本想喊柳霞,可又想,柳霞是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干脆赶快到派出所报告去,便爬过柳霞家的小墙头,直奔派出所去了。

再说,柳霞这晚睡不着觉躺在床上心里刺儿挠似的,象有条小虫在拱动,闹得发慌!想啥?想二妮家的火腿和香肠。

柳霞下床走到门外,别处不瞧,先看二妮家的小仓房,咦,这仓房后窗户咋开着呢?

柳霞顿时一阵高兴,心想,这叫有福不用忙,没福跑断肠,该咱有这口头福!良机不可错过,柳霞没费啥劲儿,就从小窗口爬进了二妮家的仓房。

二妮和柳霞在小窗口爬出爬进,前后也不过五分钟,事情就有这个巧劲儿。柳霞一伸手,就摸着了屋梁上挂的火腿,她把火腿夹在胳肢窝里,又摸黑去划拉烧鸡。

就在这个节骨眼儿,忽然仓房门外闯进一个人来,柳霞吓得一抖,胳肢窝的火腿落到了地上,来人一把抱住了柳霞……

柳霞是偷人家东西来了,哪敢吭声,愿意咋着就咋着吧,哑吧吃黄连,干挺着。

最后,黑三和柳霞双双被捉,两个人各得其所,黑三送上级公安机关处理,柳霞交街道批评教育。正是:

黑三深夜行不轨,

二妮智斗采花贼;

错中错来巧中巧,

贪小便宜吃大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