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美文

民间故事:仙狐记

2022-11-23美文

早些年,潭州有一个叫晴儿的女子,只因为从小父母死得早,被寄养在了姨妈家。姨妈姨夫条件也不好,不仅仅养着五个孩子,她俩还是镇上赌坊的常客,所以晴儿不仅仅在姨妈家做饭洗衣,还得帮着姨妈照顾那五个孩子。

这本来呢,晴儿长得很漂亮,姨妈就操起了坏心思,只因为在赌坊欠了一屁股债,打算将晴儿过了年卖了,可恰过年的时候,因为自己的表弟顽皮,玩炮仗将晴儿的脸炸伤,因为家里头穷,而姨妈夫妇二人呢,更不舍得花银子给晴儿治病只是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后来晴儿白净的脸上留了一道很大的疤。

民间故事:仙狐记


本来一个漂亮的姑娘,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人们见了远远的就躲开了,晴儿虽心里伤心,但是自己也是无能为力,也因为此,姨妈夫妇二人经常吵着说养了个赔钱货,但是纵然如此,晴儿也是忍着,每天起早贪黑的伺候着姨妈一家子。

偶有一天晴儿山上砍柴回来,刚进家门,就看见村子东头的赵四从家里走出来,却用一副让晴儿看了都不舒服的眼光瞟了自己一眼,随后摸了摸下巴很是满意的走了。

晴儿放下柴火,刚进家门,姨妈就欢喜地迎了上来,还用一件红色的衣裙在自己的身上比划了一下,随口说了一句,合身,而姨父则是坐在桌前,吧嗒吧嗒抽着水烟,盯着桌子上的几个用大红纸包着的盒子,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的样子。而弟弟们则是或吃,或抢着桌子上摆放着的一些糕点。

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晴儿一气之下,便将那桌子上的彩礼打翻。

「我宁愿不嫁,也不和那赵四过一辈子。」

「这事儿你做不了主!」

见晴儿直接打翻那彩礼,姨妈急忙将那些掉在地上的彩礼收起,拍了拍上边的余灰,看都没看晴儿一眼便是说道。

民间故事:仙狐记

话说这赵四可是村里边的一个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平日里尽干一点偷鸡摸狗,欺负寡妇那些头顶长疮脚底流脓的坏事儿,晴儿甚至怀疑,这些所谓的彩礼,也是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更重要的是,这赵四甚至比自己的姨夫还大上几岁。

晴儿闻言,一转身便是打算出门,下一刻却被姨母堵上,姨母说这几天晴儿哪里也不许去,晴儿原本打算硬着头皮闯出去的,可却被背后的姨父扯住了头发拖入了屋子里,狠狠的关上了门,姨父恶狠狠的说,过几天赵四就要迎娶自己了,这几天哪里也不许去,若是不听话,打断晴儿的腿。

晴儿闻言,也是十分的绝望,整天在屋子里哭,这眼见着要到出嫁的那天了,那赵四竟然再次登上了门,手里边还拎着个大笼子,笼子里正盘卧着一只精神萎靡的白色狐狸,赵四说,这眼见着天气冷了,送给晴儿,扒了那狐皮,给晴儿做个狐皮坎肩什么的,岂不好看,原本姨父以为这是赵四又花钱买的,但是那赵四却一脸得意的说,这是自己没事在山里溜达,从一个猎人布设的陷阱抓的。

赵四走后,晴儿的姨父嫌弃那狐狸身上的味道重,原本打算丢出院子的,但是想起这是赵四送晴儿的礼物,所以只是迟疑了一下之后,便是打开晴儿的屋子给扔了进去,让晴儿自己看着办。

民间故事:仙狐记

如今的晴儿早已消瘦了不少,虽然说姨母最近给自己的饭食还算不错,尤其今天还给自己弄了几根鸡腿,但是晴儿哪还有心思吃,那些一些饭食早已变凉,姨父又这么突兀的丢进来一只狐狸来。

晴儿下意识揉了揉有点发肿发涩的双眼,看了看那只精神萎靡的狐狸,随手将碗里的一只鸡腿拿来,喂给了那只狐狸,那只狐狸见状,瞬间有了精神,狼吞虎咽的吃起了那鸡腿,后来晴儿干脆将那饭食都喂给了那狐狸,回首看了一下早已暗淡的窗外,晴儿感叹了一声,打开了窗户,随后也将那笼子打开。

淡淡地道:「再有几天我就要出嫁了,我的命已经很差了,你没有必要因为我丢了性命,去吧!」

晴儿这般说着,只见那白色的狐狸嗖得一下窜上了窗户,舔了舔油腻腻的唇齿,只是回头看了一眼晴儿,便是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或许是因为自己又是哭了一天,哭累了,晴儿关上窗户,一头栽倒在床上就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晴儿突然梦到一个长相很是漂亮的美妇来到自己的屋里,说是自己救了她的孙子,为了报答晴儿,让晴儿许一个愿望。

此生给晴儿带来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是脸上的那一道疤,晴儿想都没想,只是说脸上那道渗人的疤消失了就好,那怪异的美妇闻言,只是淡然一笑,在晴儿那张曾经受伤的脸上摸了一下,晴儿只是觉得脸上一道细微的痛痒一扫而过,同时迟疑了一下又是说道。

「算了算了,只要不嫁给那赵四,什么都可以!」

民间故事:仙狐记


「呵呵呵,妹妹,你命中可是那大富大贵之人,你的夫君那可是举人啊,那赵四只不过是个过客而已,而且数日后还有血光之灾,与你无缘!」

晴儿闻言,一脸的惊疑,随后再打算问什么的时候,突然一阵凉风袭来,晴儿从床上坐了起来,一看窗户竟然没有关好,自己是被刚才的那道风吹醒的,而刚才也不过是做了一个梦而已,关上窗户之后,晴儿一翻身又是睡了过去。

翌日,晴儿从弟弟的口中得知,姨母二人又去赌坊了,晴儿也顾不上梳妆,骗弟弟开了门顺手拿了一些干粮,带了点衣物就逃了出去,毕竟自己宁愿不嫁,也不想和赵四过上那种暗无天日的生活。

晴儿一路顺着小路北逃,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边逐渐地阴暗了起来,远远的道道闪电不时地划过天际,晴儿无奈便是躲在了附近的一口庙里,本来自己一介女子,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躲进庙里心中总有点还怕,但是最忌最后自嘲了一下,说道,怕啥,我长的比鬼怪可怕多了,怕也是鬼怪怕我。

民间故事:仙狐记


在庙里找了一处窝风的地方,晴儿便躺了下来,外边便是哗啦啦地下起了瓢泼大雨,不一会儿庙门口却走进来一个黑乎乎的身影,而且那一道身影似乎有点着急的样子,没待晴儿反应过来,一脚踩在了晴儿的三寸金莲上,痛的晴儿喊了出来。

那人先是吓了一跳,随后打开火折子照了一下晴儿,急忙冲晴儿喊道歉,借着那火折子微弱的光芒,晴儿一边捂住自己的半边脸,一边打量了眼前之人,却发现那是一名书生打扮模样的年轻人,年纪似乎和自己差不多少,长相虽一般,但是却一身正气,只是晴儿却听到那人肚子一直咕咕作响。

虽然孤男寡女二人有点不自在,但是那年轻人像是个话唠,滔滔不绝,晴儿也是毫不犹豫地拿出了干粮,与那人分享。

那人说他叫李诚,家住州县里,家里就有个年迈的母亲,这不,自己刚参加完秋闱归来,整整赶了好几天的路,由于身上的盘缠用完,沿街还讨了点吃的,说罢,李诚还自嘲的笑了笑。

民间故事:仙狐记

晴儿闻言,为李诚的豁达所折服,可惜在晴儿看来,自己还是想多了,同时也将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通。就这样,二人在破庙里将就了一晚,为了驱寒,二人之间还隔着一个小火堆,直至第二天的时候,晴儿早早起来,见李诚正蹲在那里盯着自己看,晴儿睁开眼的那一瞬间,下意识捂住了自己一侧的脸,向后缩了缩。

「你真好看!」李诚情不自禁地说道,长这么大,自己还没有被人这么夸过,反而觉得李诚是在消遣自己,晴儿下意识拿起包裹,一股脑儿的跑出了破庙,由于心急,晴儿被庙门的门槛直接绊倒,摔倒的瞬间,一脑袋差点栽到面前的水洼里,毕竟昨晚的雨下的不小。

原本打算爬起来的,但是晴儿却盯着水里自己的倒影脸色微微一变,满带不信的神情摸着自己的脸庞,照来照去,此时的她才知道,自己不知道何时脸上的那一道疤痕奇迹般的消失了,李诚见晴儿似乎摔痛了,便过来将晴儿搀扶了起来,虽然说晴儿一身的泥巴,但是依然掩饰不住自己的美,一时间李诚失神了。

李诚看得出来,晴儿并非做作,因为昨夜知道了晴儿的遭遇,便邀请晴儿去自己家看一看,晴儿也是没有去的地方,便欣然答应了下来,同时自己也放心李诚,毕竟昨晚的一切已经证明李诚的人品。

民间故事:仙狐记


二人走了整整一天,才到了李诚的家,李诚的家虽并不富裕,但是院子不小,李诚说自己祖上是做生意的,只因为到了爷爷一辈,风光不再,才变成这副模样,李诚的母亲是一个热心肠,起初看到李诚的时候,心疼的说李诚瘦了,但是见到李诚一旁的晴儿的时候,却欢喜的不得了,干脆不把李诚放眼里,一把把晴儿拉到屋子里,嘘寒问暖,感觉到晴儿才是亲生的。

再后来老太太知道晴儿的遭遇后,除了惊奇之外,更多的是心疼,便做了主张,若晴儿不嫌弃,就把这里当自己的家,晴儿在这里仅仅呆了一天,已经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自己的生活起居也是老太太伺候着,当然晴儿也不让,亮出了自己的手艺,老太太越发的欢喜,再加上老太太的撮合,晴儿和李诚也是自然而然的关系更近了一步。

然而这样的日子没过几天,晴儿的姨妈不知道怎么找到这里的,第一眼见到晴儿之后,也是一脸的震惊,然而下一刻,便是拉扯着,让晴儿回去,如若不然自己会告官,告李诚拐骗妇女, 这就把李诚整不会了,见自己拿捏住了李诚一家子,姨妈说,若是不想回去也可以,拿二十两出来也行。

晴儿也不想为难李诚父母,本打算离开的,但是李诚的母亲却将自己身上所有的首饰拿了出来,说这是自己年轻时候的嫁妆,足够二十两,直接丢给晴儿的姨母,老太太还说,就当晴儿的彩礼了,晴儿的姨母见状,更是两眼放光,然而当晴儿的姨母刚把这些东西刚收在怀中的时候,阵阵敲锣打鼓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直奔李诚家门口,喜欢看热闹的人们也是围了过来,陪同这个队伍的,是州县的县太爷大人。

民间故事:仙狐记


此时的李诚才知道,自己高中秋闱解元,县太爷张大人也是欢喜得不行,和李诚寒暄了起来,晴儿的姨母见状,也不知道该进还是退,你说进吧,手中的财物定要还给这未来的举人大人,赵四那癞皮自己还没法交代,退吧,这外甥女的夫婿可是未来的举人大人,算起来自己还是娘家人,那举人大人可是自己的小辈。正当晴儿姨母迟疑之际,自己被看热闹的人群挤出了人群之外。

正如那晚梦里的一样,后来晴儿真变得漂亮了,也成了举人妇人,至于晴儿的姨妈,最后没有敢卖老夫人的首饰,卖了自己的房子才把赵四的钱还上,晴儿看他们可怜,允诺若是他们不再赌,可以养她们一辈子。

至于那赵四,则是翻墙头别人东西的时候,被人发现打断了腿,从此也成了别人的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