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美文

留守(小小说)

2022-11-25美文



留守(小小说)

一阵紧似一阵的鞭炮声涌入板房。推开房门,只见升腾而起的烟花,把个小山村映得通亮。再过十几分钟我就又长一岁了。要是在家过年,饺子早就出锅了吧?可惜,这个春节我只能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在这个板房里过了。

当初是咋想的,自己跑到队长那要求看场子,别人可是躲都来不及吧?在野外起五更爬半夜,三四个月的猫冬季节,还不好好回去休息,跑这么个离镇子还有四十多里地的破地方蹲着干嘛?可当初的情况咱的确应该留下来呀。

会开了两个多小时了,总结表彰早完事了,可就在留守人员这块卡住了。几十只烟卷把个板房里弄得云山雾罩,可任你队长怎么说,大伙就是不说话。「在野外一干好几个月,好不容易熬到收队,还不赶紧回家看看老婆孩子,过个团圆年?谁在这蹲着,不是有病吗?」大刘的坦率和能干在钻探队是出了名的,说话也很少顾忌场合。我坐在墙角偷偷瞟了一眼队长,他像被什么噎住了似的,那尴尬的表情真挺让人同情的。他站起身来,轻轻地说了声散会,转身走了。

回到宿舍,心里总觉得不舒服。自己刚被评为文明职工,怎么就不能站起来说我留下,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可那样别人会怎么说我呢,「出风头」「想往上爬」?再说佳慧怎么办?好不容易才盼到收队,不是早就告诉人家收队后就可以天天去看她了吗?年初相识,这一年了,就中途回去休息那一个星期在一起谈了谈,要是自己留下看场子她还会等我吗?这一夜就在胡思乱想中慢慢睡去了。

一早醒来,昨晚想的那些顾虑好像都藏起来了,连忙跑到队长那里要求自己留下来。当时队长很惊讶,随后笑着拍拍我的肩膀说:「好小子,明年看看让你带个班。」

和我一起留下的还有大赵和老张,都是经做工作留下的,免不了有点怨气——他们是有家有业的人,能不惦记着回去吗?

一晃两个月过去了,这春节就到了。

中午,在机修房那碰到了二坤,他住山下的村子。二坤说:「你们真不容易,大过年的也捞不着回家,今晚是除夕,上我那过年吧。」

「坤哥太客气了,地质队的人总在外面跑早习惯了,过年也没啥,不就是吃的菜比平时多点嘛。」

「话是那么说,可过年谁不想回家呀,他俩不就跑回去了吗?你还年轻,哪有他们心眼多呀。」

大赵老张两位老哥也真行,小年那天都说家里有急事,说办完事就赶回来。我年轻不假,可我也不傻呀,还不知道你俩那点花花肠子?唉,回去就回去吧,毕竟是有家的人,我说没事的,你们安心回去吧,别急着回来了,过了年回来就行。这俩人脸上别提笑得有多灿烂了,一再说谢谢,又跑到小卖店给我买了些好吃的,临走,大赵还特地嘱咐我,可千万别跟领导说我们回家过年了呀。

二坤看我没吱声,接着说:「没事的,大过年的没人来偷东西,你就上我那吃饺子吧。对了,我想弄两个油桶,买搞乱,还要去那么远,咱这有好几十个,我拿两个也看不出来。」他看我不说话接着说:「你放心,不会让你白给的,今晚拿走别人还不会注意,就是别人知道了也没事,前些天,大赵他俩还给老徐家了两根钻杆和一捆钢丝绳。」

前些天,我看那堆东西有动过的痕迹,问大赵和老张 他俩说肯定没动过,说他俩每天都仔细检查一遍。

「算了吧坤哥,晚上我都准备好饺子了,哪也不去了,谢谢你。」说完我头也不回地往板房走。

不时有零星的鞭炮声响起。这时候家家都是吃完了饺子,打牌的打牌,睡觉的睡觉了。唉,原来打算的多好啊,利用这几个月的猫冬,跟佳慧好好联络一下感情,争取明年把婚结了,都二十九了,就别让老人总是催了,可现在看来,又不知要拖到什么时候了。

透过农家小院高高挑起的灯笼,看到雪花在轻柔地飘落,没有一丝儿风,都说瑞雪兆丰年,新的一年一定会风调雨顺吧……


作者简介:钟兴吉,1965年出生于吉林省白山市,大专学历,现供职于吉林省第四地质调查所。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会员,通化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曾发表在【中国自然资源报】【中国矿业报】【通化日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