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美文

我想有个家(4)——讲述一个远嫁异乡女人的故事

2022-11-25美文

题记——这个故事发生在六十年代,苏北平原上一个贫穷落后的村子里。主人公刘翠红,早年丧父,后被母亲遗弃,为了能活下去,她被迫远嫁异乡,开始踏上了她坎坷的人生之路、、、、、、

我想有个家(4)——讲述一个远嫁异乡女人的故事

白发老人离开之后,刘昌全被群众五花大绑着送去了大队部。通过进一步核实后,没有找到他偷生产队粮食的证据,再加上后来赶到的唐队长,也替刘昌全做了没有偷粮食的证明。天要亮时,刘昌全被放回了家。事后,大队部考虑此事的社会影响不好,为了稳定群众的情绪,只好撤了刘昌全的保管员。

张桂平被赶来的丈夫刘保华带回家后,打得皮开肉绽,躺在床上不能动弹。就在张桂平躺在家里的第二天下午,刘姓家族的长辈,村子里老少爷们,闺女妇人都喊她叫大奶奶,当晚给张桂平拿衣服的老人,拄着拐杖来家里看望她。

看着躺在床上鼻青脸肿的张桂平,老人扭头望了望站在门口的刘保华,伸手指了指身旁的一个凳子说:「保华过来坐下,我有话对你说。」

刘保华绷着那张又黑又瘦的脸,一边走过来坐下,一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大奶奶(祖母),我是没脸活了,这个该死的婆娘,竟然做出这种伤风败族的事来,真是丢了祖宗的脸面。」

「孩子,可不能这么说话啊,桂平嫁到咱刘家也快二十年了,她是个什么样的为人,大奶心里有数,你是他的男人,心里也清楚。我们做女人的,是把身子看得比命还重啊,」老人说完,停了一会儿,转头看了看此刻躺在床上,正在默默地流眼泪的张桂平,接着扭头对身旁的刘保华说道:「桂平这么做,她可是为了救你和这个家。听大奶的话,就当作是做了一场噩梦,你要恨就恨那个畜生吧。」

张桂平听完老人的话,「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赶忙从床上翻滚下来,紧紧地搂着老人,一边嚎啕大哭,一边说:「大奶奶,谢谢您,我的心好疼啊。」

「你还有脸哭,给我戴绿帽子,我今天打死你,」刘保华一边骂道,一边举起手又要打张桂平。

「如果你有种,不要打女人,就去杀了那个不吃人饭的畜生,」老奶奶举起身旁的拐杖一边挡住刘保华落下了的拳头,一边大声地骂道。

这时老人似刀刻般的眼角,流着几滴晶莹剔透的泪水,一边伸手抚摸着此刻趴在她怀里不停地哽咽着的张桂平,一边安慰着说道:「孩子,你哭吧,哭出来心里就好受了。」

老人说完,把怀里的张桂平紧紧地搂着,她的眼前仿佛看到了五十年前的自己身影、、、、、、

五十年前的民国初期,刘昌全的爷爷刘泰武,当年是方圆百里有名的大地主。他长的是五大三粗,为人狡诈狠毒,平时在村子里,是横行霸道,欺男霸女,什么坏事都干。

老奶奶当年十八岁,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葛香莲。出嫁来到了村子里一户姓刘的穷人家,当时她的丈夫是刘泰武家的一名长工,叫二牛,刚刚十九岁。

在香莲结婚的第二年,也遇到了像眼前一样的灾年。因田里没有收成,她的丈夫刘二牛,辛辛苦苦地在刘泰武家干了一年,年底工钱一分也没有拿到,只分到了半口袋红薯干。当时香莲怀有身孕,因缺乏营养,浑身浮肿。

刘二牛因心疼妻子,趁着天黑,从刘泰武家的厨房里偷了一块油饼和一小块猪肉。就在出门的时候,因不小心,被过门石绊了一下,摔倒时把藏在衣襟下面的饼和肉也带了出来。刚好被此刻经过的地主管家发现,于是就把二牛带到了大地主刘泰武的面前。刘泰武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听说二牛偷东西,就让家丁把他的双手用绳子捆了起来,吊在院子里打个半死,夜里也没有放他回家。

香莲在家焦急地等到了天亮,也没有等到丈夫归来,随后通过四处打听,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于是,她顶着微微凸起的肚子赶到了地主刘泰武家,跪在院子里,头都磕破了,哀求刘泰武放了丈夫。

这时刘泰武笑眯眯地走到香莲的身边,伸手捧起她的脸,望着香莲那双水汪汪的迷人的大眼睛,红红的嘴唇,艳得要滴出水来。他眯起眼睛,使劲捏了一下香莲雪白的脸蛋,随后围着香莲又转了两圈,一边坐到太师椅子上,一边奸笑着说:「侄儿媳妇,看你这张可人的脸蛋,可以放了你的丈夫,但我今天心情不好,只要你能让我心情舒畅起来,立马就让你们夫妻回家去。」

说完,刘泰武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去了书房。香莲看着刘泰武的背影一边哭着一边喊道:「刘老爷,那我给你唱段小曲吧。」

这时刘泰武的管家走了过来,低声对香莲说:「老爷不是让你唱小曲,他是看上你了,还不赶紧去屋里,伺候老爷去。」

香莲听完管家的话后,愣在那,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于是伸手抱着管家的腿,一边哭着,一边哀求着说:「大管家,你就行行好吧,刘老爷身边漂亮的姑娘那么多,我现在有了身孕,求你们就放了我和我的丈夫吧?」

管家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留着八字胡,弯下腰,一边扒开香莲的手,一边恶狠狠地说道:「你不要不识抬举,赶紧去陪老爷,把老爷伺候舒服了,或许还能赏你块油饼吃。」

看着管家离开后,香莲跪在院子里,无助地痛哭着。不一会儿,从后院里就传来了她丈夫刘二牛凄惨的叫声,一声接着一声,如同锋利的刀子刺在她的心尖上那么疼。

为了救下丈夫,最终香莲流着眼泪,跟着从后院赶来的管家进了刘泰武的书房。进入房间里的香莲,就如同一只羔羊进了狼窝,只能任由刘泰武地摆布。

刘泰武是个变态,让她脱光了衣服,一边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一边还要说一些污言秽语去引诱刘泰武。面对着肮脏的话语,香莲实在说不出口,看到香莲拒绝后,刘泰武起身将她赤身裸体地绑在椅子上,一边拿出毛刷子,在她身上不停地挠,一边将手伸进了她的身体、、、、、、

被绑在椅子上,不能动弹的香莲,疼得一边流眼泪,一边不停地求饶。看着眼前痛苦不堪的香莲,刘泰武是越玩越兴奋。开始时香莲还能感到疼,渐渐地她就失去了知觉,在刘泰武变态的折磨下,最后香莲就晕了过去。

等香莲醒来,已是第二天的早晨了,她看着守在身旁的丈夫,一边流泪,一边在不停的喊着她的名字,香莲难过地想爬起来去死,可她的身子怎么也动不了。

原来当天,香莲在地主刘泰武变态的蹂躏之下流产了,晚上,看着被折腾得奄奄一息的香莲,身体下在不停地流血,刘泰武才停了下来。担心香莲死在家里,他让管家安排牛车将香莲和刘二牛送回了家。

因此,香莲再也没有怀上孩子,后来她的姐姐,看香莲生无可恋的样子,就生了一个男孩,送给了她。香莲看着襁褓中,可爱的养子,才勉强活了下来。

眼下头发全白了的香莲,已经七十多岁了,她的孙子在公社司法所上班,孙女在公社医院上班,儿子在村里的学校教书,儿媳妇是大队卫生所的医生。因老奶奶在村子里辈份长,儿孙又有出息,不管是刘姓家族还是其他杂姓的人家,都十分敬重她。

「大奶奶,我真的不想活了,」此刻张桂平抬起头,注视着一言不发的老人说完,又呜呜地痛哭起来。

老人从痛苦的回忆中,被张桂平的哭声,拉了回来。她低头看着面前已哭成泪人的张桂平说:「傻孩子,你眼睛一闭,是清净了,但你想过没有,这三个孩子怎么办?尤其是从明还这么小,离开妈妈,他怎么活啊?」

张桂平听完老人的话后,停止了哭声,抬起头注视着香莲老人说:「大奶奶,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我该怎么办啊?」

老人想了想说:「孩子,你是被那个畜生给逼迫之后才这样做的,现在是新社会,不要委屈自已了,赶紧去政府告他,为你讨回公道。」

事后,张桂平听从了老人的话,去公社告刘昌全威逼利诱强奸了她。当天下午,还在家里睡觉的刘昌全,被赶来的公安人员给带走了。

一个月后,刘昌全因强奸罪名成立被批捕坐了牢。消息传开后,村子里大多数的人,都为刘昌全鸣不平。见到张桂平,就骂她不要脸,什么主动勾引男人,最后还倒打一耙,说什么难听的都有。

就这样,张桂平全家五口人白天都不敢出屋。随后村子里去大队部要求惩罚张桂平的老百姓,也是一拨接着一拨,最后老支书实在支撑不住,只好将具体情况向公社领导做了汇报。为了平息老百姓的怒气,大队部撤销了张桂平家的一年的口粮供给。

就在那年冬天,刘保华因伤心,再加上没有吃的,最终是被活活地饿死在家里。剩下张桂平孤儿寡母在村子里也待不住了,在除夕的那天夜里,她带着三个未成年的孩子,悄悄地离开了家,开始了她们逃荒要饭的生活。

离开家后的母女四人,饥寒交迫,常常是整天也要不到一碗热饭。每到晚上,她们就找个背风的草垛或者没人住得窝棚,为了取暖,四口人紧紧地抱在一起,十分艰难地度过了那年的寒冬。

就在她们离开家后的那年春天,张桂平的二女儿翠梅,一天夜里突然发起了高烧。对于身无分文的孤儿寡母,她们根本就拿不出钱,去找医生抓药,只好听天由命,希望翠梅赶紧好起来。

作为母亲的张桂平在难受之余,此刻能做的,就是为翠梅要到一口热饭。于是张桂平让儿子守在昏迷不醒的翠梅身边,她带着大女儿翠红,赶在农村吃早饭的时候,出去讨饭。

她们穿着破烂不堪的衣服,手里拿着一个已经掉了好多瓷片的大搪瓷缸和一根鸡蛋粗的打狗木棍,走出了一家人暂住在村外的那个废弃的窝棚,向北边不远处的村庄走去。

就在她们母女来到一户人家的门前,看到一个左眼瞎了的老奶奶,坐在茅屋的门旁,手里端着一个蓝边大碗。咬了一口腌制的已经发红的萝卜干,接着嘴里发出了「嘎巴、嘎巴」的清脆声响,随后又「吸溜、吸溜」地喝了一口玉米稀饭。

张桂平走到老人的面前,弯下腰,一边用渴求的目光注视着老人,一边低声哀求着说:「大慈大悲的婶子,你就行行好吧,我女儿发烧生病了,一口热饭也没有吃上,就请你老赏我们一碗稀饭吧?」

「快走、快走,我们自己都吃不饱,哪里有饭再给你们?」这时,从茅草屋里弯着腰走出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绷着脸走到张桂平母女面前,恶狠狠地赶着她们。

「奶奶,求你了,可怜可怜我们吧,我的妹妹真的病了,求求你了,」这时站在一旁的翠红一边哭着,一边哀求着老人说。

「快走,再不走,我就要打人了,每天这么多人来要饭,都要把门槛踏破了,」陌生男人伸手拿起身旁靠在土坯墙角的一把扫帚,起身就赶此刻弯着腰站在老人面前的张桂平母女俩。

这时,老人一边夺下身旁男人手里的扫帚,一边说:「栓子,你干什么?是人都会有遇到难处的时候,不到了万不得已,谁会出来讨饭啊?去把锅里的稀饭给她们装一碗,」老人说完话,扭头看了看身旁叫栓子的男人。

这时那个叫栓子的男人,鼓着嘴,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于是,老人伸手撑着墙,想站起来。

「妈,饭给她们了,我们就不够吃了,」栓子一边伸手将老人搀扶了起来,一边嘟囔着说道。

老人抬头看了看儿子,随后伸手从张桂平手里拿过那个白色的,因掉了瓷片,留下了好多黑色圆圈的搪瓷缸,挪动着小脚,走进屋里。不一会啊,老人端着热气腾腾的稀饭走了出来,一边递给了张桂平,一边和蔼地说:「拿着,快走吧,以后不要再来了,我们也很困难啊。」

张桂平一边不停地点头道谢,一边接过老人手里的盛满稀饭的搪瓷缸,像是捡到了宝贝似的,满脸带着微笑,小心翼翼地捧着搪瓷缸,向村子外面的窝棚走去。

进了窝棚后,张桂平首先给儿子刘从明倒了一碗,随后又倒了半碗稀饭,转身递给了身后的大女儿翠红。

接着转身从放在地面上的布口袋里摸出一支断了把的汤匙,舀了一勺稀饭去喂眼睛已经睁不开的二女儿翠梅。看着张不开嘴的女儿,脸色苍白,张桂平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哀求着说:「闺女,妈求你了,快张嘴吃一口吧。」

这时翠梅艰难地睁开眼睛,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妈,我不饿,刚才我看到大(爸)了、、、、、、」

听翠梅说完,张桂平一边伸手擦了一把眼角的泪水,一边说:「闺女,你吃点吧,不要恨妈,都怪妈没本事,让你受罪了。」

「妹妹,你吃点饭,赶紧好起来,」这时翠红端着手里的半碗稀饭走到翠梅的身旁,一边坐下,一边把碗递到翠梅的嘴边说。

此刻翠梅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眯缝着眼睛看了看窝棚外面的阳光,随后盯着翠红的眼睛说:「姐,我、我好想和、和你一起出去讨饭、、、、、、」

那天深夜,翠梅让张桂平抱抱她,躺在母亲那温暖的怀抱里,翠梅慢慢地闭上了她的眼睛,任由身旁的姐姐翠红怎么叫喊,她的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自翠梅死后,张桂平常常在夜里梦到她,站在自已的面前,眼泪汪汪地喊:「妈,我饿、、、、、、」此时,张桂平就会难过地流起眼泪,想想自已是有家不能回,这两年受得罪,她真想一死了之,可再看看身旁熟睡的两个孩子,张桂平只好打起精神,慢慢地熬着。

路旁的青草又一次枯萎了,冬天的时候,她们逃荒来到江苏北部一个叫「刘圩」的村子,天空中灰蒙蒙的,傍晚,就开始飘起了雪花。

雪越下越大,一顿饭的工夫,地面上就全白了。张桂平此刻浑身一点劲也没有,两条腿像装上了沙子,重得迈不动。已经一整天没有吃饭的一家三口人,晚上是饥寒交迫,渴望着能喝上一口热稀饭。

于是三个人相互搀扶着,走进了前面的一个村子。这个村子很大,前后十几排,因为她们错过了吃晚饭的时间,前前后后走了几十家,也没有讨到一口热水。

眼看着家家户户都关门睡觉了,这时张桂平已经精疲力尽,她实在走不动了,就带着孩子,找了一个草垛,躲到背风的地方,拉了一些草盖在身上,紧紧地抱在一起,她很快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雪下了一整夜,第二天清晨,整个村子都披上了厚厚的白雪,四周白茫茫的一片。这时一个妇女,下身穿着蓝色的棉裤,上身穿着带着兰花点的棉袄,棉袄外系着黑色的围裙,头上扎着蓝色的围巾,右手挎着一个篮子,从屋里走了出来,随后来到屋后的草垛前,准备扯些麦草回家烧火做早饭。

就在这个妇女拨开盖在草上的白雪,伸手抱草时,被雪下露出的两个人头吓得,发出「啊」的一声惊叫,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

我想有个家(4)——讲述一个远嫁异乡女人的故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