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美文

民间故事:男子纵情声色,常感叹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真累死了

2022-11-24美文

成帝天性浪荡,以醉心于酒色为能事。成帝化名张公子,和富平侯张放、定陵侯淳于长等一帮贵族子弟微服出宫,到郊野各乡镇看斗鸡走马,抢夺美色的女子。

张放是车骑将军张安世的玄孙,是元帝姐姐敬武公主和驸马张临的儿子,在辈份上,正和成帝刘骜是表兄弟,而他的夫人又是许皇后的亲妹。

淳于长是皇太后王政君的姐姐的儿子,极得太后的宠爱。这么一帮皇亲国戚、贵胄子弟陪着皇帝出外游乐,还不随心所欲,搞得天翻地覆?他们还会顾忌什么?


民间故事:男子纵情声色,常感叹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真累死了

有一天,成帝一行人来到姐姐阳阿公主家,公主赶忙兴高采烈的设宴摆酒。

酒酣耳热,公主为了给皇帝弟弟助兴,吩附献上歌舞。只见一片柔软的丝幕后转出一个女子,肌肤如玉,柔若无骨,腰如柳枝,姗姗而出,宛如弱柳扶风,美色夺人。

成帝半张着嘴,呆在了那里。只见女子喉如莺歌,舞如燕飞,成帝一时竟丢魂落魄,不知道自己是谁?身在何处?

成帝再也坐不住了,便拥着这位美人,走进卧室,宽去衣带,当即占有了她。

随后,将她带人后宫,日夜宠幸,纵情享乐。这位美女便是身轻如燕的赵氏赵飞燕。赵飞燕知道,自己迷住皇上的不是容色,而是舞姿和歌喉,是艺而非色,如果要论色,能长久迷住皇上的只有靠自己的妹妹赵合德。

于是,赵飞燕在得宠的时光中,没有只顾自己一味享乐,而是在和成帝的忘情恩爱中选一个最佳时机,向成帝引荐了自己的妹妹赵合德,让她一同共享恩爱,共同占有皇上,对付其他美女。事实上,赵飞燕的这一举动十分成功。

绝代佳人赵合德走进了后宫。赵合德不仅天生丽质,还别有一番情韵,独具万种风情,能在无言中夺人魂魄。


民间故事:男子纵情声色,常感叹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真累死了

这等绝代佳人,成帝刘骜好色成性,当然看傻了眼。成帝本来就迷醉在赵飞燕的温情中,被赵飞燕的美色、才艺所迷惑,几乎不能自拔,没想到,赵合德竟然比姐姐赵飞燕更加秀美,更有风韵,更具风情。

成帝刘骛目瞪口呆,瞅着美人迷迷糊糊的。成帝贴身的随侍也都看傻了眼,不敢相信这是人间的女子,人间能有这样超凡脱俗的女子?披香博士淖方城只见过书上关于美人的描述,没想到真的见到了。

学问渊博的博士竟也经不住美人的诱惑,口中津液横生,口水外流。淖方城博士咽着口水艰难地对成帝说:这是祸水啊,灭火绝没问题!博士都如此绝望地哀叹,何况好色如命的成帝?

成帝占有了赵氏姐妹,每天就和赵氏姐妹泡在一起,纵情玩乐。别的后宫女人便只有认命,长叹而已。

时间长了,成帝偶尔也临幸别的女人。鸿嘉三年时,王美人怀孕。许皇后的姐姐就是以此为契机;用巫蛊诅咒王美人,想让成帝回心转意。

赵飞燕探知此事,密告王太后。结果,拷问得实,王太后一举将许皇后收拾,并祸及皇后家族:许等人以大逆不道罪处死;许皇后废处昭台宫;皇后族人遣归故里山阳郡。一年后,许皇后再迁长定宫。幽囚九年,因淳于长一案,许皇后被降旨赐死于长定宫。

许皇后被废的第二年,忘情于赵飞燕柔情的成帝便下旨要立赵飞燕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太后王政君觉得有些不妥。

王太后倒不是对赵飞燕印象不好,恰恰相反,赵飞燕迷人、漂亮,很招太后的喜欢,加上赵飞燕甘当太后的心腹,共同对付许皇后,大获全胜,太后越发喜欢赵飞燕。

可是,喜欢归喜欢,突然间,要立赵飞燕为刚刚废去了皇后之位空缺出的皇后,太后心里有些不大舒服。

当然,赵飞燕出身寒微,立了皇后不会引起后族媚起,从而和太后家族抗衡,进而分庭抗礼,有了这一层,太后心里就好受多了。

太后对立赵飞燕为皇后,没有什么特别不同的意见,太后最后只是说,赵飞燕出身太寒微,猛然间母仪天下,朝野会服吗?淳于长给成帝献计:先封赵飞燕的父亲为成阳侯,赵飞燕就是侯门之女,还不尊贵?尊贵了其父,再立其女,不是名言顺?

成帝觉得这主意很好,就奏告太后,太后也觉得这还过得去,便同意。

这样,赵飞燕的父亲先封成阳侯,七个月后,赵飞燕堂而皇之地做了母仪天下的皇后。赵飞燕的妹妹赵合德自然也获得名号,封为仅次于皇后的昭仪。


民间故事:男子纵情声色,常感叹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真累死了

宫中的这一变动在朝野引起了巨大的反响。要知道,皇后的废立可不只是皇家的事,而是整个国家的大事,所以,朝臣们自然不会保持沉默,纷纷上书,表示自己的看法。有的大臣写得直截了当,反对立赵飞燕为皇后,措词用句十分辛辣。

谏议大夫刘辅在奏疏中说:自古以来,兴则降符瑞,衰则降灾变,当年武王、周公时,顺承天地,国运昌隆,天下有鱼鸟祥瑞,而君臣仍然谨慎相戒;如今皇上纵情声色,迷恋于卑贱寒微的女子,最后竟要立其为皇后,母仪天下,这不是胡作非为吗?

成帝看了这份奏章,气得七窍生烟。这是什么话,难道出身寒微就不能母仪天下吗?真正岂有此理。成帝天性柔弱,盛怒之下,还念及刘辅是宗室子弟,没有加以死罪,而是降死罪一等,判为鬼薪,就是终身为陵墓拾柴火。

成帝这样重刑施于刘辅,自然是杀鸡给猴看,让那些自以为是、仗义直言的大臣们懂点分寸,检点一点,别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没有一点儿畏惧,不知道还有王法!

赵飞燕坐镇后宫。赵氏姐妹迷惑着成帝,终日沐浴着雨露恩爱。但也许是天意,做了皇后的赵飞燕如同许皇后当年一样,就是不怀身孕。许皇后的结局令赵飞燕恐惧,试想想,如果许皇后怀孕生子,还会有赵飞燕入主后官这样的美事吗?所以,要想固位固宠,务必要怀孕生子。

可是,想尽了千方百计,赵飞燕还是怀不了孕。赵飞燕就想别的办法,看能否怀孕。和成帝怀不上,难道和别的男人也怀不上吗?赵飞燕就把成帝拱手让给妹妹赵合德,她自己就另召别的美男子私通。

许皇后的悲剧在于不隐秘。赵飞燕聪明过人,和男人私通自然要做得天衣无缝。赵飞燕长于音乐歌舞,对于音乐天生喜好。成帝有位侍郎,名叫庆安世,年方十五岁,却长得眉清目秀,像美人一样漂亮。庆安世精通音乐,擅长鼓琴,曲调出神人化。庆安世最拿手的节目是【双凤离鸾】,弹奏缠绵哀惋,如醉如痴。

赵飞燕极喜听【双凤离鸾】,时常召庆安世进入皇后寝宫,弹奏和欣赏着这段妙曲,两人也在妙曲的催导下双飞双栖,忘情寻欢。

庆安世成了赵飞燕的情夫。

以后,日月便有了新的光泽。庆安世自由出入皇后寝宫,凤床卧室也是毫无禁忌。庆安世儒雅伟岸,风姿出众,他脚踩着柔软温馨的轻丝履,手持招风扇,披着皇后赐赠的紫绨裘,留连于皇后深宫,嬉戏欢情于床第之间。赵飞燕如此涉险私通,既是肉欲的满足,更是为了怀孕。但是,十分遗憾,不管赵飞燕如何努力,怀孕一直没有成功。

赵飞燕不是那种轻易认输的人,怀不上孕自是不会善罢甘休。当然,赵飞燕尝到和美男子纵情私通的欢娱和美味,更加沉溺其中,希望能获得更多的美男子。

赵飞燕就奏请成帝,想别开一室,早晚祈祷神灵,望早日得子。成帝对这一请求肯定表示赞同。

赵飞燕便把祈祷神灵的秘室改建成纵情寻欢的场所。建好秘室以后,赵飞燕约定,在她进入密室时,宫中一应人员,包括皇上在内,都不许入室,以免冲撞了神灵。事实上,秘室中没有神灵,只有阳刚十足的肉体精灵,任何人不许入内是怕冲撞了赵皇后的美事。


民间故事:男子纵情声色,常感叹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真累死了

赵飞燕先派心腹精选宫中的美貌侍郎,再选壮硕伟岸的多情少年。赵飞燕还是没有怀孕,就命人选官室和皇室中生有多子的侍郎、属官、宫奴,凡是英伟、美貌、多子多女的都一一淫通。

还是没有怀孕。嗜男色成性的赵飞燕就派手下心腹,在京城四出寻探,凡是美貌、壮硕的轻薄少年,都一一收来,化妆成女人送进后宫,每天十数人和赵飞燕纵情寻乐。赵飞燕享尽人间春色,但肉欲满足了,还是没能怀孕。

赵飞燕如此纵欲,自然不对妹妹赵合德隐瞒。赵合德每天和成帝泡在一起。成帝已然离不开赵合德。但赵合德深知,一旦姐姐和外人野合的淫行被皇帝知道,后果将不堪设想。

赵合德就一方面继续迷惑汉成帝,寻欢纵欲,一方面想方设法,为姐姐掩饰。有一次欢情过后,赵合德泪眼汪汪地看着汉成帝,成帝莫明其妙,问怎么回事?

赵合德泪如珍珠,成帝哪里受得了这个?怜香惜玉的成帝便拥着赵合德,问个中缘由。

赵合德平静了一点后,幽幽地说:陛下,我姐妹有今日的荣华富贵,全得陛下的宠爱;可是,宠爱易招嫉妒,尤其是姐姐,性情刚烈,易招人妒恨;如果有人诬陷我们姐妹,我们赵家就有灭族之祸!

痴情的汉成帝听说是这么回事,一颗虚悬的心便踏实了些。这么娇美的美人,谁敢诬陷?诬陷了她们,灭了赵氏家族,我还活着有什么快乐?成帝发誓赌咒,一个劲宽慰和劝解赵合德,让她尽放宽心,不管有谁诬陷,有皇上做主还能如何!

果然不出聪明过人的赵合德所料,过不多久,有人秘密进奏成帝,说赵皇后不守妇道,时常召美貌少年入官,大肆淫乐。

成帝一听就火冒三丈,清纯如水的赵皇后,哪里会召少年入宫?果真像美人赵合德所说的,是妒恨所引起的诬告。

成帝当即下令,将上告者立即处死,以儆效尤。有了赵合德掩盖和保护,赵飞燕就越发无所顾忌了。

赵合德实在是一代尤物。汉成帝迷恋赵合德,有点不能自拔。终日沉醉赵合德温柔乡中醉生梦死的成帝不理朝政,只是一味的看着美人,喃喃自语:温柔乡,我只要温柔乡,不要白云乡。白云乡是梁武帝的追求和向往,是长寿、成仙的代称。成帝不求长寿,也不追仙道,只希望终日拥有赵合德,不管是生是死。

成帝流连于赵合德的美色,天长日久,以致产生了一种怪习惯,就是只有握住赵合德的那只纤细如玉般的小脚,成帝才会引起性冲动,才会做爱。否则,一切努力都会无济于事。成帝觉得奇怪,奇怪过后越发迷恋赵合德。

御医认为成帝沉湎于赵合德的美色,有些太过,这终日握脚寻欢,实际上已是一种病态,是药物无法医治的怪病。

赵合德沉鱼落雁,美色惊人。赵合德天份极高,还极善于梳妆打扮。赵合德初入宫时,天生丽质,巧为打扮,一身光辉,顿时令后官佳丽黯然失色。

赵飞燕发明了一种美容术,就是远山黛:她用一种膏状的东西抹在头发上,把头发卷起来,做成一个耸立的发髻,十分迷人。她又把眉毛细心描得又细又长,看上去极为秀美,称为远山黛。她还发明了一种美容妆:在脸上先抹上粉,再略微施以朱色,若有若无的模样,看着如一朵朝阳映照的云层,于不经意间层层叠叠,富于立体感和柔美的色彩,称为慵来妆。

赵合德天生美貌,又如此风流多情,长于风月,柔若无骨,率意任性,娇嗔可人,成帝当然抵挡不住,只有在石榴裙下俯首称臣。赵飞燕身为皇后住在中宫。

赵合德封为昭仪住在昭阳宫。成帝离不开赵合德,终日就流连在昭阳宫中。昭阳宫风景幽雅,被赵合德布置得温馨可人,富丽掌皇,独具一格。迷人的昭阳宫简直可称为人间的天堂。

昭阳宫庭院清幽,门窗廊柱彩雕朱漆,画满了彩画山水和故事人物。昭阳宫中的门限都是用上好的黄铜包裹的,外面再涂上一层金粉。庭院中花草争芳,中间是石板、灰砖铺成的甬道,殿前是汉白玉石阶。辉煌灿烂的殿室中,四壁用金环玉装饰,明珠缀饰翠羽,彩幔映衬丝帘。奇珍异宝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民间故事:男子纵情声色,常感叹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真累死了

成帝在赵合德身边呆久了,便有点想换换口味。性嬉渔色的成帝有一天和赵合德一块闲聊,无意中说到后宫中容貌秀丽的许美人,说她刚生下了一个儿子,有几天了。

赵合德一听,顿时红颜失色,粉脸狰狞。赵合德扔掉了手中的茶碗,掀翻了桌椅,失声大哭。成帝呆在了那里,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对付,更不知道该怎么劝慰。

赵合德闹过一阵后,稍事平静。赵合德泪眼汪汪的哭着说:好你个陛下,你有的时候不回昭阳宫,说是去中宫,满以为你就去姐姐那里,原来还有一个许美人,一个骚气十足的孤狸精!你到说说,许美人是怎么怀上的,怎么就凭白无故的生下了一个儿子!

赵合德边说边哭,边哭边诉,一哭诉到伤心处,便痛不欲生,用小手狠狠地揪自己的头发,抓自己的脸,打自己,折腾自己。

赵合德当然清楚,她不是没事干非得这样虐待自己不可,她是只能用这种苦肉计才能彻底征服成帝。

成帝爱赵合德是不遗余力的,看着自己心爱的美人这等伤害自己、虐待自己,成帝心如刀割,如同伤害了自己一般,成帝便也跟着心痛地流泪、哭泣。

赵合德见这种手法十分奏效,就越发不可收拾,更为来劲。赵合德哭泣着,就朝着成帝所在的墙壁撞过去,头撞在墙上咚咚的响。成帝一阵阵心痛。赵合德在泪眼朦胧中欣赏着成帝的痛苦,心中翻滚着辛酸、悲愤、喜悦和幸福的复杂感觉,各种情绪涌动,越发感到委屈,赵合德就势干脆从床上滚了下来,一头栽倒在地上,伤心地痛哭。

成帝急得团团转,只是手足无措地在一旁落泪。宫女们慌忙不迭地从地上扶起美艳照人的赵合德,小心地侍候着。

可是,赵合德谁也不认,谁的账都不买,只是一个劲地痛哭,整整哭闹了一宿。赵合德伤心的哭闹,一夜上没有睡觉,成帝也陪在一旁落泪,一晚上也是心痛地陪伴着美人,无法安歇,也无心安歇。

第二天,赵合德双眼红肿,在昭阳宫绝食。美人本来就瘦弱,如此绝食,岂不是更要命?成帝见赵合德,便自己也陪着,不吃不喝。

一天过去了,赵合德饿得不行,成帝也饿得有气无力。赵合德觉得成帝真、慢待自己,便有些心痛成帝。

赵合德知道,这闹一闹不过是给成帝一点颜色看看,但总不能老这么闹下去。两人就这样僵持在昭阳宫中。


民间故事:男子纵情声色,常感叹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真累死了

赵合德怕成帝饿坏了身子,遂含着泪对成帝说:我是陛下的使女,是奴婢,是一文值不上的女人,我饿死了不值一钱,谁也不相干!你是皇上,是统御天下的圣明天子,天下的女人都是你的,你何苦陪着小妾,在这儿受罪?你高兴的时候,对我们姐妹发誓,绝不再娶,也决不变心,哈,现在多好,心没有变,却弄出了一个儿子;还不快些立这个儿子做太子,将来好做皇帝?

成帝像做错了事的孩子,只是一个劲地陪罪认不是。成帝再次赌咒发誓,说如果再负于她们姐妹,一定不得好死;日后一定好好相待,永远宠着她俩,让她俩过上谁也比不上的富贵荣华的日子。赵合德半嗔半怒,装作不相信。

成帝越发着急,恨不得把心掏出来交给美人。赵合德逼成帝就犯,便使着性子说:陛下要是真心待我姐妹,就下旨将许美人的儿子赐死,看陛下敢不敢?

成帝一心想讨好美人,只想让美人欢心,重新拥有她,哪里会考虑什么儿子骨肉,更不会想到什么江山社稷和皇家子嗣。成帝真的下一道旨,命人将许美人生下的才几天的儿子抱过来。

侍从领命去了。许美人哪里知道自己的儿子面临着人为的末日,原以为是多年无子的皇上想看看心爱的儿子,许美人就放心而幸福地让侍从抱走了自己的儿子。

很快地,许美人的儿子抱到了昭阳宫,交给了成帝。成帝看着襁褓中的儿子,连眼都不眨一下,将自己唯一的儿子捏死在箧中。

赵合德破涕为笑,但表面上还是在为自己也为孩子伤心落泪。赵合德知道,她完全占有了成帝,成帝的迷恋已经超出丁常规,宁肯捏死自己的儿子而求欢于美人,这在自古以来都是少有!

成帝纵情美色,没有节制,也不讲人伦礼义、王朝法统,成帝的荒淫生活不久便传出宫廷,让大臣们得知。

光禄大夫刘向忧心如焚,便决定将历代贤妃美妇光耀国家和历代美色淫女败亡国家的古时事例,编成一书,献给成帝,以为鉴戒。

刘向熟读史书,很快将书编成了,取名【列女传】,进呈御览。成帝看了,大为高兴,对刘向的举动赞赏不已。但成帝依旧我行我素,该干什么依旧干什么,还是终日游乐在赵氏姐妹的温柔乡中。

成帝在通常寻欢招式中渐渐觉得乏味,便花样翻新,寻求更大的刺激。成帝把深官和赵氏姐妹寻欢的地方,都让近侍重新装饰,四面摆上屏风,屏风上画着生动的纣王、妲己长夜淫乐图。成帝昼夜如此放纵,再怎么补也挡不住身体的亏空,便日渐消瘦,神思恍惚。成帝日常行动便依倚着近侍张放。

张放虽是男身,但长得秀气,像个女人。成帝宠着张放,张放实际上是成帝的同性恋者。

成帝纵情声色,和赵氏姐妹纵欲寻欢,弄垮了身体,太后知道了。可是,太后又不能直截了当,指责赵氏姐妹,或批评成帝,太后便拿男宠张放开刀。

太后召成帝到太后宫中,婉转劝解成帝,不要过于宠幸张放,要珍重身体,亲理朝政。太后便当即逼成帝下一道旨,遣男宠张放回自己的封地,立即离开皇宫,远离京师。

成帝离不了张放日常扶持,张放一离开,成帝哪里受得了?可是,太后的懿旨下来了,谁能抗旨?张放只能接旨出宫,成帝也救不了他。

张放离开皇宫前,成帝特地送行。多情的成帝哭得像个泪人,依依不舍地送走了张放。

凉州刺史谷永觉得成帝这样不是圣明天子的作为。一次天象有变,谷永借题发挥,上奏成帝,说成帝弃万乘至尊,乐于做家人仆役的贱事,厌恶高贵的尊号,而好匹夫小人的卑名,终日同群小厮混,昼夜寻欢,不理朝政,公卿百官不知道陛下身在何处,已经有好几年!成帝一笑置之。

成帝纵欲的结果,便是加速了自己命归黄泉。成帝四十六岁那年,就是公元前7年春天,成帝终于病倒了,鼻歪嘴斜,不能说话,卧床不起。御医忙得不可开交,想尽一切办法,仍然无济于事。

成帝最后还是一命归西。太后王政君心生疑惑,正当壮年的成帝怎么会就这样离开了人世?太后派大司马王莽追查此事,详细查实成帝卧病前的生活起居。查到了赵合德,是赵合德和成帝在一起,忘情寻欢。赵合德知道自己死有余辜,便一狠心,在宫中畏罪自杀。

后来,世间流传着一首诗,这样描述着成帝这段迷人的生活,描述着成帝舍命相陪的美人,诗句栩栩如生:

纤纤媚骨自生香,

谁谓温柔不断肠?

拼得情九消受老,

合欢枕工便为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