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生活

都是亲戚,帮个小忙是应该的

2022-11-21生活

【我和高智商老婆的爱斗生活(二十二):人情】

我身高174,是个售后服务总监。

我老婆的智商比我身高还高3厘米,是一家游戏公司的系统架构师。

周六到丈母娘家聚餐,一进门我就吓了一跳。

麻辣小龙虾、溜肥肠、酱兔头……

都是亲戚,帮个小忙是应该的

一桌子都是我爱吃的硬菜。

我老婆皱着眉头就进厨房了,结果出来的时候,又端出一盆羊蝎子来。

这是我的最爱!

我怎么感觉有点鸿门宴的意思呢?

老丈人躲开了我询问的目光,这里边肯定有事!

我下意识的想要逃跑,但是这羊蝎子炖得也太香了,还有那兔头,肥肠……

算了,爱咋咋地吧。

我准备到厨房去跟丈母娘问好。

在丈母娘家我的传统项目是刷碗,丈母娘从来都不让我给她打下手,剥葱都嫌我笨。

我人还没进去,耳朵就先跟着我老婆的声音进去了。

娘儿两个在厨房里吵起来了。

「这忙我们帮不了,您别为难他了。」

「我让你帮忙了吗?我求着你了?我找我姑爷帮忙,你管得着吗?」

「你姑爷也帮不了,妈您别胡闹了,大不了我们回家吃泡面去。」

「你赶紧走!我还告诉你,今天我就是专门款待我姑爷的,你爱吃不吃,滚蛋!看着你我就来气。」

我老婆撅着嘴出来了。「走,咱回家。」

说着就穿鞋换衣服,老丈人拦住了她。

丈母娘拿着碗筷出来了。「让她走,别拦着她!就当我生了个白眼狼。」

说完,丈母娘和颜悦色的对我笑笑。「姑爷,来,咱吃饭。」

「你走不走?」老婆皱着眉头冲我喊了一句,看得出来,她是真生气了。

这可让我为难了。

丈母娘我是万万不敢得罪的,不过要是违抗了我们家领导的命令,下场也很惨。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老丈人拿出了一家之主的威严。

「都不许走,吃饭!」

我老婆撅着嘴在我身旁坐下,看着丈母娘不停地往我碗里夹菜。

丈母娘平时对我不错,但是今天这属实有点太热情了,我心里越来越没底了。

「妈,那啥,有啥事您就吩咐吧,能帮忙的我一定尽力。」

都是亲戚,帮个小忙是应该的

我可不是跟她老人家用话术啊,只要丈母娘吩咐下来,我肯定尽力,是不是尽全力办成,那得听听是什么事再说。

在职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些年,我长记性了。

「还得说是我姑爷,说出来的话让我听着就痛快,」丈母娘笑得很开心。「姑爷,从你和这白眼狼结婚以来,妈没跟你开过口吧?」

这分明是要把我先按结实了再开口啊,想不到丈母娘也是个话术高手。

此情此景,我还能说什么?

正当我要拍胸脯表决心的时候,我老婆开口了。「怎么没开过口,给小妹找工作、给老舅找大夫做手术,给三舅妈的侄女……」

丈母娘一拍桌子。「我问你了!你给我滚蛋,看见你我喘气就不痛快!」

眼看着娘儿两个又要开战,这时候我不能不说话了。「妈,您别理她,有事您说,只要我能办的,肯定不让您为难。」

这次是二姨托付丈母娘,想让我给她大孙子找个工作。

就是时常在娘家群里败坏我的那位二姨。

「那孩子今年19了,又聪明手还巧,小伙子一米八的大个,跟你差不多胖,虎背熊腰的可壮实了。」

都是亲戚,帮个小忙是应该的

丈母娘夸了半天,我还是对这孙子一点印象都没有。

「就是现在没工作,在家里闲着成天打游戏,把你二姨和你表哥两口子愁得啊……」

说实话,冲着那位二姨,这事我是真不想管,她们一家子都挺……那啥的。

那位表哥也是整天游手好闲的不干正事,还找我们借过钱,说是要创业,被我老婆严词拒绝了。

但是我丈母娘今天这架势,分明是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的意思。

「妈,就这事?一点问题都没有。我有个朋友开了家物业公司正招保安呢。

我跟他说一声准行。

您让那孙子,不是,让我那个表外甥跟我联系一下,周一就去报到。」

我老婆扑哧一声笑了。

丈母娘啪嚓一声怒了。

「你这是跟我说话呢?」

「不是,妈,当保安赚得不少,工作也轻闲……」我看着丈母娘逐渐立起来的眉头,赶紧转弯。「要不,我介绍他到工厂去当保安,赚得更多,就是辛苦点,不过年轻人嘛,多历练……」

丈母娘一拍桌子。「少废话!你二姨就是求着我,想把他大孙子弄到你公司去上班,你们不是啥高科技公司吗。」

这就有点开玩笑了。

「妈,那公司不是咱家开的,想让谁当保安谁就能当……」

我老婆咯咯笑出了声。我老丈人也被酒呛着了,一个劲地咳嗽。

「再跟我贫嘴,我扇你!」丈母娘真生气了。

我真诚地对丈母娘说:「妈,我没跟您瞎说,我们公司现在只招软件开发的,连我那个部门都在裁员。」

「就是软件的,没错,」丈母娘一拍手。「你二姨说了,就让她大孙子去做软件,那孩子本来也是学计算机的。」

都是亲戚,帮个小忙是应该的

学计算机的,19岁就毕业了?那是人才啊。

我刚一愣的功夫,我老婆来了一句:「确实是学计算机的,学校也挺好,就是上了半年就退学了,说是要创业,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看来她们家创业的基因是传承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

丈母娘忽然掉泪了。「我们娘家人想办点事,就这么难啊……」

接下来就是长达5分钟的痛说家史,说二姨小时候有多照顾她,说我老婆和我老丈人有多瞧不起她们娘家人,虽然没说我,但是话里话外的也没把我忘了。

我想了一下,学计算机的退学创业,也是一种潮流,我当年不是还搞了个工作室吗,年轻人创业失败了也不算什么,这倒真是可以帮一把。

「妈,您别哭了,这事我给您办妥。」

我掏出手机,给公司研发部的老大打了个电话,为了证明不是哄骗丈母娘,还开了外放。

我把事跟那哥们一说,人家满口答应了。说没问题,他们部门这种退学的牛人有不少。来吧,技术不行也没关系,肯学就行。

放下电话,丈母娘恨不得把满桌子的菜连碟子都给我夹到碗里来。

回家路上,我老婆一个劲地埋怨我,我跟她说了几句掏心窝子的话。

我当时在学校也荒唐过,如果不是老板大师兄拉了我一把,我很可能大二就被劝退了。

年轻人有梦想是好事,学历代表不了什么,IT圈里的那些顶级大牛,有几个拿到毕业证才开始创业的?

周一上午开总裁办公会的时候,我又跟研发老大客气了一番。

然后我等了一上午,那孩子也没来。

然后快中午的时候,我老婆给我打了个电话。

说二姨给她打电话说了,我们公司离家太远了,那孙子不愿意来,让我给那孙子找个离家近的工作。

我老婆说二姨家的事今后打死都不管了,这话是老丈母娘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