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生活

我的父亲如今是一个「抠搜搜」的小老头

2022-11-20生活

2003年,父亲的不惑之年我母亲意外去世了,这无疑给一向只做甩手掌柜的父亲如天塌一般。那年我大三还有一年才毕业,弟弟刚参加完高考,面对突如其来的家庭变故,父亲没有倒下却依然为我们撑起一片天。


我的父亲如今是一个「抠搜搜」的小老头

母亲的突然离世给本不富裕的家庭如雪上加霜,早些年日子苦点,有母亲陪着父亲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父亲觉得是幸福的,生活再苦仍旧可见脸上有笑容。

母亲的突然离去让父亲一下像老了10岁,变得沉默寡言了。丧妻之痛在母亲走后的两三年里,父亲都没有走出来,每当小姑过年来家,说着说着父亲就会情绪失控放声哭出来,他总觉得亏欠母亲太多,母亲在世时一天好日子都没过上。父亲也就在小姑面前伤心流泪,在我和弟面前却显得异常坚强,就是不多说话。父亲是一边承受着丧妻之痛,一边为我们扛起生活重担。


我的父亲如今是一个「抠搜搜」的小老头

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没有什么别的本事,只会种地。为完成我和弟学业,他是没日没夜忙他的农作物,那时候棉花能卖上价钱,父亲一个人种了10亩地棉花,从培苗到栽秧,再到摘收,全是他一个人。我是大学期间也好,参加工作后也罢,十一国庆节我都必定回去,帮父亲收棉花,每次到家,瞅见的是满屋子都是白花花的棉花,我不知道父亲为此熬了多少个日日夜夜。


我的父亲如今是一个「抠搜搜」的小老头

就这样一直到2007年,我弟大学毕业了。按说父亲可以松口气了。但他没有,仍旧要种他的10亩地棉花,因为他要我弟暂不要工作,在家备考,考体制内工作。我至今也不清楚当初父亲是如何考虑的,宁愿没日没夜继续摘棉花,也一定要我弟考体制,但2007年那次考试我弟没通过。

我的父亲没有为此失望,似乎早有准备,毅然决然的让我弟继续再考,他仍旧在种他的10亩地棉花。

我的父亲如今是一个「抠搜搜」的小老头

2008年我弟考试前夕,父亲为次是忙前忙后做足准备,邻居们关心问起情况,父亲故作轻松轻描淡写回应着。

其中一邻居他孩子是早些年考进体制内的,他像是传授经验似的告诉父亲,他孩子考试那天早晨,他塞了两条膏(老家一糕点,寓意步步高升)在孩子包里,父亲用心听着。

次日清晨,父亲地走5里地到乡镇一糖果店里买了两条膏放在怀里(门口小店平时没有这些糕点),到家后偷偷放了起来。弟考试临行那天早上,父亲偷偷把两条膏塞进了弟的背包里,并目送弟踏上考试征程(往背包里塞膏的事是近几年父亲才告诉我的)。

2008年我弟公务员考试通过了,成为县城里一名公务人员。这无疑是我父亲最开心的事,这一年是父亲自我母亲去世后最开心的一年,我似乎看到他那多年不见的笑容。

父亲似乎看到更大生活希望,也更有生活奔头了,弟是工作了,但父亲仍旧没有舍弃他那10亩地棉花。

我的父亲如今是一个「抠搜搜」的小老头

2008年我结婚、买房,2010-2011年我弟买房、结婚,父亲相继拿出了种棉花攒下的全部积蓄,分别为我们操办这些人生大事。这些年父亲看似苍老了,但仍旧精神抖擞。

2012年,父亲近60了,这些年过度操劳,捞下不少疾病,估计都在棉花地里一呆都是一整天,长期低头摘棉花,吃上顿没下顿的,父亲有严重的胃病和劲椎病。我和弟是坚决不同意父亲再种棉花了,父亲为减轻弟弟还贷压力,还是偷偷的了种了5亩地棉花,没有办法,只要我们有空就得回去帮他摘棉花。


我的父亲如今是一个「抠搜搜」的小老头

2016年,弟的房贷还的差不多,棉花这个时候也卖不上价,父亲种了这些年的棉花也该歇歇了,我们也有自己的家庭,忙孩子、忙工作,实在不能动不动回来帮父亲干地里活了。好说歹说父亲同意留了家门口的一亩地,当打发时间。


我的父亲如今是一个「抠搜搜」的小老头

我的工作也算稳定,弟小公务员也算混的像模像样,日子算是蒸蒸日上。当然父亲最得意就是当年让弟考体制内的英明之举,当家门口人奉承他的时候,他却故作镇定的说,孩子们工作就是糊糊嘴养活一家人,在哪工作都是一样的。说归说,我知道他内心喜悦的很。

2018年后父亲是彻底不再种棉花了,留了家门口几块地,种种花生、山芋和应季瓜果蔬菜。闲来无事,就盼望着我们能回去,盼望着孙子孙女们回去。然后把平时吃酒的那些糖啊之类拿出来给他们吃。每当看到孙子、孙女们满屋子嬉闹,父亲便喃喃地说,要是没有那场意外你妈妈还在多好。

我的父亲如今是一个「抠搜搜」的小老头

父亲是个热心的人,没让他多种地,他也没让自己闲着,为家门口或邻村那些没有对象的大小伙子、大姑娘们都操碎了心,尽忙着牵线搭桥的事了,回去时听邻居说好像真说成了一门亲事,办酒那天特地把老父亲请去了,还带回来许多喜糖!


我的父亲如今是一个「抠搜搜」的小老头

2020年,我弟为了改善居住买了套大点房子,他家俩孩子,结婚时买的80平米房子确实小了。我弟打电话和我说首付刚好,不用从我这拿钱了,他把老爸让他存的5万块钱「挪用了」,我以为弟后来和父亲说了这事。过年回家,我和父亲聊着天,说弟买房子首付没从我这借钱,把你存的五万钱暂用了,父亲并不知情弟买房子这事,愣一下,半天回一句,「二子又买房子了啊?」,我赶紧补充,「二子暂时借用一下你的五万块钱,明年就还你了」。父亲低声说道:「用了就用了,放那也是放着」。父亲虽是这样说,但神情却像个孩子一样显得有点低落。


我的父亲如今是一个「抠搜搜」的小老头

2022年,父亲70岁了,过完春节年初七那天我返程了,到家后给父亲报个平安,但打了几个电话都无人接。到下午我不放心,又拨了父亲电话,这回他接了。我问父亲上午咋没接电话呢?他说去银行存了3万块钱,手机忘带了,说这些现金放家里不安全。(这些钱也是我和弟逢年过节给父亲的,他平时不舍得吃点好的,又攒下来了。)我诧异了,我说春节这些天我们在家咋没让我们带你去存或者让弟替你存呢?父亲支吾着说自己行,反正不是太远。

我的父亲如今是一个「抠搜搜」的小老头

其实存钱地方里离父亲那有5-6里路呢?我挂完电话思前想后,才恍然大悟,父亲越发像个小孩,他是怕我们再次「挪用」他的积蓄,宁愿地走5-6里路自己存,存折要放自己跟前。

其实2021年春节我弟和父亲说把5万钱还他,父亲却说用了就算了,不要了。但之后弟弟还是默默把他的5万钱还回那张卡里了,只是父亲一直不知道,我也没告诉父亲,以为他并不在意这些,没想到他却一直记在心里呢。


我的父亲如今是一个「抠搜搜」的小老头

父亲如今年龄大了,他就像个小孩一样在找寻属于自己的那种安全感。

父亲为我们操劳大半辈子,早些年为了我和弟是倾其所有,如今却变成了一个「抠搜搜」的、可爱的小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