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生活

被拿来当挡箭牌的女人

2022-11-24生活


老周家有三个孩子,一个女儿和两个儿子。

女儿外嫁,不常回来。老周和老伴就由两个儿子照顾!

两个儿子的脾气都随了老周,有点软不拉几的,遇到一点事情都撑不起来。


幸亏读书不错,都能磨个正行正业!

可可老周家的两个儿媳倒是性格干脆利落的人!

尤其是大儿媳谢芳,真是嘴一份手一份,能干但又泼辣,什么人也不怕,遇到什么事情都是她出头出脑的。


她那个软弱好面子的男人遇到什么事情都喜欢躲在她的身后,等到事情摆平了,他就心安理得地享受既得利益!

长此以往,谢芳就落下了泼妇的人设!


其实只有她心里知道,如果自已不这样,指望男人,那这个家就败了!吃屎都是冷的!

二儿媳也是得理不饶人的人,这样两个妯娌在一起,时间长了,难免会因为家里鸡毛蒜皮的一点破事计较起来,总之针尖对麦芒,都是一样的主!

这段时间,因为妯娌的母亲癌症晚期住院,妯娌为了给她妈看病,闹得全家入身不安的!

她想全家老小把钱拿出来救她妈,可认识的医生私下说了,没有必要再把钱往里塞了,不如回家好吃好喝,度过最后时间!

可妯娌不让,逼她男人想法拿钱,家里闹得鸡犬不宁的!当然谢芳和她丈夫和小叔也参与其中了!

01

这不这一天,谢芳拎着刚买的菜到了楼下,迎面走来的女人扬手就给了她重重一巴掌,打得她眼冒金星。

那女人正要打第二下,被赶过来的邻居架住。她不甘心地挣扎着,对着谢芳哭吼:你不得好死!你赔我妈的命来!

谢芳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她伸手捂住脸,然后抬头看到打她的女人竟是她的妯娌。妯娌被邻居死死拉住,过不来,干脆冲着谢芳吐了口唾沫。

谢芳回过神来,只觉得自己遭的是无妄之灾。何况就她的这个暴脾气,哪能忍得下这口气!

她扔了手里的菜,扑上去想抓住她妯娌的头发扯,想返回她一个大嘴巴!

邻居见状,忙加紧了劝说,总算把她妯娌给推搡走了。

可妯娌被迫离开前说的话:谢芳,你害死了我妈!你给我记住!这句话让谢芳摸不着头脑!

晚上谢芳做好了饭,周光掐着点儿回家。进门换了鞋后就去房间换衣服洗手,然后坐在桌子前,整个就是一等着伺候的大爷。

要是以往,谢芳也懒得对他动气。可刚才她被人打了一巴掌,心情正烦躁,看见周光的大爷样,气不打一处来。

「怎么?我就是伺候你的老妈子?我脸上这么大块红的你看不到啊?」谢芳夺了周光手上的筷子问。

周光这才抬头看她,右边脸上确实一片红。他皱眉:怎么了?你跟谁打架了?我告诉过你,脾气不要那么急。

谢芳一听就火了,这男人怎么就一口咬定问题出在了她身上?她正想和他掰扯掰扯,周光的手机响了。他接听了一会儿,说,走吧,弟妹的妈刚走了。

谢芳心里咯噔一下,下午时,妯娌来势汹汹,不分青红皂白对她动手,还说她害死了她的妈。

现在,周光就接到了电话。妯娌的母亲,真的去世了。

02

等两夫妻到了医院,小叔子迎了上来,特意看了一眼谢芳,脸色不太好:嫂子就别进去了吧,小霞有点接受不了。

谢芳脸色也难看起来,小叔子这么说,简直是坐实了她和那位老太太去世有关一样,她心里十分不舒服。

可是周光也对她她说: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进去。

想到刚挨的一大巴掌,谢芳也有点生气,懒得解释,索性转身就走。

身后小叔子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声音刚好能让谢芳听到:哥,以前别的事我都不提了,没意思。可这件事,她真的过分了。

连「大嫂」的称呼都省去了。

谢芳忍不住想回去和小叔子争辩。想想毕竟妯娌妈走了,不想在医院这里争吵,让人觉得她不讲道理,就加快脚步。

隐约中她只听到她丈夫周光的最后一句话:你嫂子就是那个脾气,不是存心的,我跟她结婚这么久,知道她不是那种人,节哀顺变吧。

走出医院,谢芳才停下脚步,叹气。

她当然知道她的脾气太急躁,很多事情都是被脾气给惹上身的。也知道大家觉得她泼辣。

可是这么多年来,她习惯了凡事冲在前面,为自己的小家遮风挡雨。

周光就是个万事不理的甩手掌柜。


关键遇到点事情,就会往后退,性格软不拉几的,一点样子都没有,除非对她倒有脾气!

遇到这种性格的男人,女人再不上前,日子真是没法过了!真是烂泥扶不上墙了!

03

当年,是周光追的谢芳,当时的周光,白面书生的外表,又是大学生,但贫穷的家境也让很多女孩望而却步,但高中文化的谢芳对大学生的周光很满意。就不太计较他的家庭条件了!

恋爱时的浪漫很快结束,结婚后,谢芳才知道,周光除了上那点班,生活中就是个四体不勤的巨婴男,软蛋男!

所以他才对性格风风火火的谢芳一眼看中,可能互补的性格也有吸引力吧!

关键是谢芳结婚几年后,两人还是没有孩子。明明夫妻生活是正常,甚至是频繁的,可谢芳死活怀不上。

最后两人都去了医院检查,结果表明,问题出在谢芳身上。她有宫寒,加上体胖,不好怀孕。

时间长了不生孩子的女人,好像是种怪物。就会有人指指点点。

但周光这点上对谢芳还比较体谅,谢芳身上的压力也小了很多,可心里到底发虚,自觉地就想多付出一些,好不辜负周光的宽厚,所以生活中就把巨婴丈夫有种当儿子服侍的感觉!

于是就出现了这么一个现象:家里的大小事情,无论在哪里,都是谢芳冲锋陷阵唱红脸,周光就躲在老婆身后唱白脸和稀泥。

谢芳的性子本就既直又急,遇事脑子转得飞快,嘴皮子不停歇地跟着说,跟挺机关枪似的,让人招架不住。

而在她把该得的利益都捞回兜里后,周光再来善后,给人说好话。

不过话里话外都让别人别介意谢芳的脾气,说她有口无心,对事不对人……其实也就是把责任都推给了妻子。

时间长了,谢芳落了个类似泼妇的名声!

有一次周光回家抱怨了自己调工资的事情,觉得领导给自已小脚鞋穿,和自已一样的资质的人工资都增加了,可就自已没动。

听到男人受委屈,谢芳冲到周光的单位,找了他的领导说了一通。

也不知道和领导说了什么,过后领导私下就把周光的工资调整到和别人一样了!

领导还找了周谈话,说单位是讲原则的,自已也为难!但让一个妇道人家找上门来,怕胡闹影响不好,没办法,自已私下只能帮忙协调,但以后可不能这样子了!

周光就低眉顺眼地说,我家那口子,文化程度不高,心直口快的……就是那么个脾气,我也管不了她……

05

因为夫妻俩这样的性格,在一个大家庭里,尤其是家务事 ,大事小事不断,时间长了人聚在了一堆,自然会有矛盾。

尤其是两兄弟在抚养老人啊,老人偏心眼啊,出钱出力啊,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往往最伤人的感情!

于是就会出现两兄弟两儿媳妇相互推诿指责的情况。

每到种时候,谢芳肯定是使劲护着自己的丈夫,都是她出面和那两口子吵得面红耳赤。


而周光只负责在事后和二弟沟通,至于沟通些什么内容,谢芳没有过问。

但比起谢芳的能干和能说会道,小叔子两口和谢芳比,往往就差了一个量级,自然被谢芳占去了不少便宜。

时间长了,谢芳在老周家的人设就被定型了:自私,刻薄,脾气大,不好相处。

谢芳虽然知道自己的人设给立歪了,可她心里有自己的分寸,只要不涉及原则性的问题,她也懒得纠正。觉得这样也好,起码不受人欺负!

但真正和妯娌矛盾加大的,真正让小叔子夫妇记恨谢芳的,就是谢芳闹着不准公婆借钱给小叔子他们付首付,说要么就一家借一半,要么就各家自己挣首付。

因为妯娌彼时已经怀孕,一心想搬去新房子里住。孕妇本就情绪不稳,听见大嫂的话,一激动差点流产。

从那时,妯娌心里,就种下了对大嫂的恨。

可是他们都不知道,第一个提起那件事的人,挑拨她出头的就是丈夫周光。

周光和她说,,自己出面和二弟谈会落埋怨,于是就让妻子挽了袖子上阵,差点酿成大祸。从此妯娌俩心里就结了疙瘩。

妯娌的母亲几个月前查出了癌症,晚期,已经没有了治疗的必要。但是女儿对自已的母亲感情都是很深,不管怎样,也想尽办法让母亲能多活几天。

就几个月,治疗费就折腾进去了几十万,小叔子的家底都被掏空了,还面临着房贷车贷孩子的费用等一堆开销。

据周光说,二弟和弟媳妇吵过。高昂的治疗费只能让一个濒死的病人再痛苦地熬上几天,除此之外,毫无意义。

弟媳妇却疯了般,毫不在乎。她眼里只看得到她母亲一人,只知道缴一天的费,她母亲就能多在她身边一天。

最后,他弟弟实在撑不住了,让父母开了口。

原本老周和老伴都不愿意出面说这件事,毕竟他们也老了,也可能会有个大病小灾的。

让他们说服儿媳妇放弃对亲家母的治疗,他们难以启齿。

可是,儿媳妇的固执已经影响到了儿子,以及大儿子。未来,肯定会涉及到他们两个老人。

公婆刚一开口,二儿媳妇就像座被点燃的火山,先是骂,再是哭,差点把老两口给折腾得背过气去。

等二儿子把自己老婆拖走后,老两口气得要命,说再也不管这些事了,由着她去。

07

二弟无法说服自己的老婆,只得硬着头皮向大哥借钱。周光还没说话,谢芳先不答应了。

他们辛苦积攒了一笔钱,就想在一个新的小区换套房子。

他们现在的房子比较老旧,很多设施都需要维修,但是没有物业公司,社区也不会管。

小叔子说自己老婆舍不得她妈放弃治疗,就在在家里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小叔子招架不住。

可各家都要生活啊!毕竟医生都说治不好了,钱还想流水一样往里填,搁谁家也吃不消啊!

弟兄俩在阳台上抽烟商量,聊了很久,谢芳也不知道聊什么。

钱自然是没借的,小叔子也没再上门。谢芳暗自松了口气。她心里隐约有些内疚,那是亲家母,脾气很好的一个老太太,说话客气温柔。

可是她的病,不是使劲砸钱进去就能够治好的。只能说,这是她的命。

那些钱,用在老太太身上,纯粹是扔水里。对于他们而言,却能够解决实在的、眼前的烦恼。

这次丈夫做事倒是挺干脆利落的,他和谢芳说干脆提前付了首付,只要钱没在自己兜里,等到妯娌再来,他们就有了正大光明的理由。

可最后等来的妯娌过来上门了,在路上给了她这一巴掌。

如果说妯娌的上门情有可原,那么小叔子在医院里说的话,谢芳感觉自己真的听不懂。

还有丈夫那些开解的话语,听起来也怪怪的。不过事情过了就过了。


谢芳也参加了葬礼可始终感觉有人看着她,还在窃窃私语。她循声望去,正好和两个女人对上眼。


那两人被她发现后,赶紧停止说话,还对她笑笑,笑容很勉强。

谢芳感觉莫名其妙。

葬礼快要结束的时候,谢芳想叫周光一起回家,抬头看到丈夫和她小叔子站在院子外面的树下,两人点上了烟,说说笑笑。

她就悄悄地走过去,不想惊动别人,隔不远就听见小叔子开了口:哥,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出的主意,我都不知道怎么应付小霞。

听见周光笑着说,都是兄弟,还说什么「谢」字。

谢芳不打算打断他们的温情聊天,可小叔子接下来的一句话,把她钉死在了原地:就是有点对不起嫂子,让她背了那么大个锅。

09

像一道闪电劈开了云层,谢芳瞬间明白了,她背了一口大锅,一口「害死了妯娌母亲」的大锅!

难怪刚才那两个陌生女人会用那种眼神看她,原来,他们都在议论她这个间接凶手。

周光的声音宛如从天边飘来,带着残忍的意味:反正你大嫂就是那个脾气,弟妹过了那段时期,也知道怪不到你大嫂身上。亲家母那个病,拖累的是活人啊。

二弟附和着,是啊,道理是明摆着的,可是小霞就是听不进去,有什么办法。

周光宽慰着他弟弟:好在现在都解决了,以后大家都好好过日子。

去你妈的好好过日子!


谢芳怒极,冲上去,结结实实给了丈夫一个大嘴巴:你个王八蛋!一辈子像个缩头乌龟,我为了这个家,你特妈的原来就这样泼我脏水!

她向周光提出了离婚,劝了很久,都没能让她回心转意。


谢芳是铁了心,不想和这个鼻涕虫一样的男人过了。


正好两个人暂时也没有孩子!这样的男人一辈子能为她挡什么风雨!

周光苦口婆心地说:我知道你心里过不去那件事,可是你想想,你本来就是那么个人,除了你,还有谁能阻止得了弟妹?


她那时候一门心思要借钱,要花在一个快死的病人身上。那可是咱们多年的积蓄啊,你不是一直都想搬进新房子里吗?

谢芳看着丈夫,眼里蒙上浓浓的失望。她才知道,事到如今,这男人也没有对向她身上泼脏水的事有过内疚和歉意。

她付出了一切,不顾及自己的名声,只想对他好,对家好,结果,却换来他的背后一刀。

10

而她百般维护的丈夫,又为她做了些什么?

谢芳不是不知道周光是怎么和那些她得罪了的人沟通的,无非就是说她嘴快,没有恶意,无非就是说她文化程度不高,做事方法比较不近人情,无非就是说他作为丈夫也拿她无可奈何,只能为她善后。

开始也会生气,觉得丈夫是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可想到他就是这样的软不拉几的性格,确实他得到了利益,她达到了目的,也就罢了。

可让谢芳想不到的是,丈夫竟然不分青红皂白,没有原则和底线的把自己卖了!

他拿自己卖了个人情,让自己成为了妯娌心里最恨的人。还美其名曰说她就是这样的性格,别人都知道!

可那个女人不喜欢被保护被宠爱啊!女人的泼辣和坚强不都是因为男人的无能懦弱,被逼无奈才出头露面的嘛!

可男人不仅不体谅不心疼,还要以这样的借口,让自已的女人成为众矢之的,任人诋毁。

他只知道娶到了一个可以为他挡风遮雨的老婆,还是个能被他肆意利用的傻子。

他不在乎别人对她怎么评价,他只知道,谢芳可以为他做到很多他不敢去做、又很想做的事。

所以,在和他弟弟商量着,要推她背锅、让她阻止妯娌的冲动行为时,丝毫没有想过,这事儿对自已的妻子会造成多大的伤害。

妻子对他的好,是出于对他的爱。他却肆意地利用了这种爱,把妻子变成了一个道德上的恶人。

她一辈子可能就是丈夫手里的挡箭牌,为他抵挡一切风雨和为难,给自已一个岁月静好的舒服空间!可却从来体谅不到:挡箭牌上的伤痕累累!

想到这些,房间里的谢芳,缓缓跌坐在地上,捂住了嘴巴,还是没能捂住指缝间流出的呜咽。

被拿来当挡箭牌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