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生活

那个被原生家庭残害的女孩,是如何把自己的婚姻作没的?

2022-11-22生活


那个被原生家庭残害的女孩,是如何把自己的婚姻作没的?

谭心月结婚的第五年,已经被她折磨的心力交瘁的她的老公杨恺,终于狠下心永远地离开了她。而就在杨恺离开谭心月的当天深夜,谭心月便身穿婚纱,手戴婚戒,从15楼一跃而下,永远地告别了这个令她万念俱灰的世界。

1990年,谭心月出生在了南方的一座历史名城。在她出生后不久,她的父亲就出轨了,情人是她妈妈最好的闺蜜,两人从小一起玩到大,她妈妈甚至还曾救过那位闺蜜的命,结果最后那位闺蜜却恩将仇报,毫无廉耻地爬上了她父亲的床。

这件事后来被谭心月的妈妈知道了,她妈妈知道以后虽然也很伤心,但却并未想过和她父亲离婚,用她妈妈的话来说就是:「我老公只是一时糊涂,他以后一定还会回到我身边的。」其实在无人的时候,谭心月的妈妈也曾哭着哀求自己的老公,不要和她闺蜜在一起,她之所以这样做,不是出于嫉妒,而是害怕老公被她闺蜜所伤害。然而面对老婆的哀求,谭心月的父亲不但毫无悔改之心,反而还理直气壮地威胁说:「我做什么事用不着你管,你最好给我闭嘴,要是再敢管我的事,以后就别想再见到你的女儿!」

谭心月6岁的时候,她父亲的情人生下了一个男孩,为了和情人继续过二人世界,她父亲就把孩子丢给了她妈妈养。对于老公的决定,谭心月的妈妈不但没有反对,而且还高高兴兴地对谭心月说:「月月你有弟弟了,以后就再也不孤单了。」

把孩子丢给老婆养之后,谭心月的父亲便很快带着情人跑去了国外,毫无廉耻地风流快活去了,在出国之前,他还向朋友借了四万块钱,这笔钱后来也是谭心月的妈妈还上的。谭心月的父亲走后,谭心月的妈妈整日以泪洗面,她也并不是没哀求过老公不要离开自己和孩子,可谭心月的父亲似乎是铁了心一般,非要带着情人出国生活,即使是谭心月的爷爷奶奶出面,也没能留住儿子必须要出国的脚步。

在谭心月14岁那年,她的父亲终于从国外回来了,不过不是他自己走回来的,而是被他的情人送回来的,因为此时的他已经再也不能行走,双腿是在一场车祸当中永远和他的躯体分离的。一见到谭心月的妈妈,谭心月父亲的情人就轻蔑地对谭心月的妈妈说:「你男人我给你送回来了,现在他变成残废了,老娘可没时间照顾他,还是你自己留着好好伺候吧!」那女人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谭心月妈妈一个人呆愣在原地,此时的她已经哭得像个泪人,一边弯下腰心疼地把老公抱进房间,一边流着泪在他耳边说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到我身边的!」

对于妈妈所做的一切,谭心月全都看在眼里,以前的她因为年龄小不懂事,因此她认为妈妈做什么都是对的。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加之父亲一次又一次地伤害妈妈的心,甚至还把和情人生的孩子丢给妈妈养,谭心月对父亲的憎恨就日渐浓烈。而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她看到因为失去双腿才回家的父亲,竟然再一次被妈妈所原谅,谭心月积压在内心对父亲的怨恨终于爆发了。她用手指着父亲残缺的身体对她的妈妈大声质问:「这就是他的报应!你为什么还原谅他?」谭心月的妈妈没有想到,对于父亲重新回家这件事,女儿的反应会如此强烈。为了安抚女儿,她只好柔声对谭心月解释:「月月你别生气,你爸再不好也是你爸,他现在知道错了,愿意回到我们身边,我们就应该原谅他。」听着妈妈的解释,谭心月都快气死了,她再次对妈妈发出了疑问:「妈妈你这样想,是在骗别人?还是骗你自己?」谭心月的妈妈被女儿的话彻底问愣了,不过她还来不及回答,房间里便传来了老公暴怒的声音:「你想饿死我吗?快去做饭给我吃!再不做饭我打死你!」谭心月的妈妈急忙应了一声,便听话地往厨房走去,在进厨房之前她对女儿说:「我这么做全都是因为,我还爱着你爸!」

望着妈妈消瘦的背影,谭心月心里很难过,那一刻,她在内心告诉自己:「如果以后我结婚,绝不像妈妈这样胆怯和卑微,我一定要把老公管的死死的,让他永远都没机会出轨,让他一看到我就害怕!」

谭心月21岁的时候,她的妈妈死了,是被她父亲推进河里淹死的。自从谭心月的父亲回家,她的妈妈就每天用轮椅推着她父亲去河边散步,而也就是这个再平常不过的习惯,却给谭心月的妈妈招来了杀身之祸。谭心月的父亲最后当然也死了,而把她父亲送上刑场的,是一个名叫杨恺的刑侦警察。当杨恺问起谭心月的父亲为什么要杀死自己老婆的时候,谭心月的父亲是这样回答的:「因为我不想活了,所以必须杀死她,只有杀死了她,她才能到地下继续伺候我。」


那个被原生家庭残害的女孩,是如何把自己的婚姻作没的?

第一次遇到杨恺,谭心越才只有19岁,正在读大学一年级。而那时的杨恺已经30岁,但并没有结婚,而且女朋友也没有一个。尽管他们有着十余岁的年龄差,不过并不影响她对他的喜欢,因为在她眼里,哪怕只是他不经意间的一个转身,一个微笑,都会令她为之疯狂而迷恋。

和杨恺的相遇,完全就是一个意外。那是春节前的一天深夜,谭心月和同学一起唱完歌后,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于是她决定先独自一人回家休息,第二天再返回学校上课。然而她刚走到小区门口,一个陌生男人突然不知从哪冲了出来,她还来不及反应,陌生男人就迅速把她拖进了地下车库。就在她即将被陌生男人锁侮辱的时候,似乎是有人听见了她的呼救声,一个身穿警服的男人突然冲了进来。慌张之下,陌生男人还来不及逃跑,就已经被身穿警服的男人打倒在地,随后迅速把他带离了地下车库,同时一起被带走的还有衣衫不整的谭心月。

这件事情发生后,谭心月曾不止一次去刑侦队找过那天救她的男人,现在她已经知道,那个男人名叫杨恺,是一位年轻帅气的刑侦警察。谭心月起初这样做,完全是出于对杨恺的感谢,可是渐渐的,她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喜欢上了他。她对他的喜欢,不仅仅是因为他曾救过她,也不仅仅是因为他长得高大帅气,而是因为在他身上,她第一次品尝到了心动的滋味,然而也正是这种心动的滋味,害了她自己,也差点害了杨恺。

和自己的妈妈一样,谭心月一旦喜欢上一个男人,她就会把这个男人当成自己的全部,哪怕是像飞蛾一样,最终惨死在男人的烈火之下,她也绝不后悔。然而和妈妈完全不同的是,谭心月追爱的方式不是卑微和服从,而是控制和占有,在她认为只有将所爱的男人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自己的爱情才不会遭遇背叛和蔑视。

起初,面对谭心月的死缠烂打,杨恺从心底对这个小女孩充满了抗拒与反感,他曾多次委婉地告诉谭心月,一,自己目前根本不想找女朋友;二,自己所从事的工作太过危险,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生活,希望她不要再纠缠自己。

杨恺原以为,在被自己拒绝后,谭心月一定不会再出现在自己面前,然而他还是低估了她的任性和占有欲,几个月后发生的一件事,让他不但心甘情愿把她娶进了门,同时也让自己度过了五年的噩梦般的婚姻生活。在被杨恺拒绝后,谭心月不但没有知难而退,反而更加坚定了她要和他在一起的决心。那是遇到杨恺一年多后的某一天,谭心月突然接到了杨恺同事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杨恺同事告诉她,杨恺在侦办一起命案的时候,被嫌疑人拿刀砍成了重伤,现在正在医院进行抢救。谭心月一听到这个消息,紧张的连学都不上了,急忙打车赶去了医院。在医生的全力抢救下,在她的精心照顾下,杨恺不但很快脱离了生命危险,而且也很快就伤愈出院了,而也就是在他伤愈出院之后,他对谭心月许下了一个令他后悔终生的承诺:「等你大学毕业,我一定娶你,这辈子我都会好好爱你!」

谭心月和杨恺结婚这年,她刚满23岁,刚刚大学毕业的她,一天班都没上,便开开心心地嫁给了自己最爱的男人。结婚的第一年,谭心月和杨恺对这段婚姻都感到十分满意,尤其是谭心月,她认为和杨恺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很幸福。尽管因为工作原因,杨恺无法做到时时刻刻都陪在她身边,但无论杨恺身在何方,只要有时间,每晚睡前,都会在微信视频里和她聊很久。为了不让她感到寂寞,杨恺还专门买了一只狗狗送给她,方便的时候,他还会带她一起去各地旅游。可以这样说,在谭心月心里,杨恺就是这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是她要用一辈子去珍惜的男人。


那个被原生家庭残害的女孩,是如何把自己的婚姻作没的?

然而无论杨恺有多爱她,无论她的婚姻有多幸福,谭心月都始终无法忘记,她的父亲当年是如何背叛她妈妈的,而最终又是如何把她妈妈推进河里淹死的。谭心月永远也无法忘记这些事,她恨父亲,也恨妈妈,是妈妈的软弱和服从,才导致了父亲的出轨,也是妈妈的软弱和执念,才导致了自己被推进河里淹死的悲剧命运。如今自己也结婚了,谭心月一直在内心告诉自己,不管杨恺有多爱自己,自己也绝不能放松警惕,一定要时刻监督他和别的女人接触时的一言一行,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妈妈的悲剧不在自己身上上演。

谭心月和杨恺的第一次争吵,是在他们结婚后的第三年,彼时他们还没有自己的孩子,而原因就在谭心月这边。她因为从小到大吃了太多生冷的东西,而且先天体质就比较虚弱,因而无论怎样调理,她都始终无法给自己爱的人生个孩子,这也成为了她心里最大的隐痛。

尽管杨恺从未责怪过她,但她自己却总是对不能生孩子这件事耿耿于怀。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谭心月开始变得越来越焦虑,越来越暴躁,她对杨恺的一言一行也更加敏感,哪怕是杨恺和其他女人多说一句话,她都会痛苦很久,继而不吃不喝,整天痛哭流涕。直到杨恺向她保证,自己和别的女人没有任何关系,她才会勉强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过从此对杨恺便越发控制起来。最严重的时候,杨恺哪怕是和小区里的老大妈说句话,谭心月都会大发脾气,杨恺知道,这都是她生不了孩子的结果,自己应该多理解她一些才是。

有一次,管辖区域内发生了一起命案,一位中年男人被杀死在了自己家里,经过一番侦查,嫌疑人锁定在了中年男人老婆的身上。为了更方便的拿到老婆杀死老公的证据,杨恺安排队里的女警萧菲去死者老婆身边当卧底,结果就是这个决定,让他和谭心月爆发了结婚以来的第一次战争。那是结案后的一天晚上,杨恺在庆功宴上喝了很多酒,回家以后,他把这件案子讲给谭心月听。也许是酒喝的实在太多了,杨恺竟然忘记了不能再老婆面前提别的女人,因而毫不避讳地夸赞起了队里的女警萧菲。就在他夸赞的正高兴的时候,已经被嫉妒的怒火冲昏头脑的谭心月,伸出手狠狠打了杨恺两个耳光,这两个耳光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打完之后她还不罢休,一边哭一边质问杨恺:「你不是说这辈子只爱我一个吗?为什么你要骗我?那个萧菲到底哪比我好?你为什么会喜欢她?为什么?到底为什么?」杨恺不可置信地望向谭心月,此刻他已经完全感觉不到脸上的疼痛,因为他的心正在一点一点地被谭心月的话所撕裂。不知过了多久,杨恺平静地对谭心月说:「月月你真的不要太过分!这几年难道我对你还不够好吗?我们认识八年,结婚三年,八年前你是我唯一的女人,八年后你依然是我唯一的女人。不过这绝不能成为你诬陷我的理由,如果长此下去,我也一定会离开你。」杨恺说完这一番话后,再也没看谭心月一眼,直接去了另外一间卧室休息,他真的太累了!第二天清晨,当杨恺推开房门,他所看到的便是如下景象,谭心月穿着他亲自帮她买的睡衣,面容憔悴地站在房门口。那一刻,他的心又软下来了,他将她温柔地拥进怀里,然后在她耳边轻声说:「别再怀疑我了,我这辈子真的只喜欢你!」

原以为,经过这次争吵,谭心月一定会明白,自己是真的遇到了一个好男人。然而或许是占有欲和控制欲已经渗透到了她的骨子里,几个月后,第二次争吵竟然又爆发了,而这一次,谭心月对杨恺的管控和怀疑较之上次更加离谱。

那天中午,杨恺陪谭心月去过生日,吃过饭后,两人一起去逛街。在一家奢侈品店门口,杨恺巧遇了他的高中同学,一个漂亮且精致的女人。他的高中同学也看到了他,于是十分高兴地主动和他打招呼。出于礼貌,杨恺也停下脚步开心地和她聊了起来,并且郑重地把自己的老婆介绍给她认识。在临分别的时候,杨恺的高中同学打算和他们夫妻俩互相留个联系方式,结果杨恺还没来得及答应,谭心月却突然性情大变,她指着杨恺的高中女同学大声质问:「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留我们的联系方式干什么?你是不是想勾引我老公?我告诉你,老公是我的,谁也不能抢走他!」谭心月的这一番操作,把杨恺和他的高中同学彻底激怒了,杨恺的高中同学丢下了一句:「当年我要真喜欢杨恺,恐怕现在孩子都会打酱油了。」随后便怒气冲冲地离开了。


那个被原生家庭残害的女孩,是如何把自己的婚姻作没的?

回家的路上,杨恺再也没和谭心月说一句话,而谭心月就像一只被人抛弃的小猫,小心翼翼地跟在老公身后。原以为,杨恺回家以后,一定会对谭心月大发雷霆,谭心月自己也早已做好了被打骂的准备。然而两天过去了,杨恺不但没有责怪她,反而和往常一样,对她依旧十分温柔。

一个多星期后,杨恺邀请他的一位朋友来家里做客,这位朋友是一位专业的心理咨询师。在杨恺看来,谭心月现在的状态已经不是控制欲和占有欲那样简单了,或许给她做一些心理治疗和疏导。他们的婚姻还能继续下去,否则他也只能对她说声抱歉了。

在吃饭的过程中,谭心月原本想回卧室休息,但却被杨恺强硬拉到了饭桌前,陪同那位朋友一起吃饭聊天。这顿饭吃了有两个多小时,席间,杨恺一直都在沉默,反而是被他邀请来的朋友全程都在主动和谭心月谈话,向她问各种问题。谭心月当时心里虽然十分不快,但也耐着性子一一回答。吃完饭,杨恺把朋友送出了家门。刚到楼下,他便焦急地问朋友:「我老婆怎么样?」朋友答:「她是典型的抑郁症加焦虑症,而且已经很重了,短时间治疗很难见到效果。」「那该怎么办呢?难道就只能这样了吗?」杨恺担忧地问。他的朋友想了想说:「你们领养一个孩子吧!或许有了孩子,她的病可以慢慢好起来。」

当天晚上,杨恺便把想要领养孩子的想法告诉了谭心月,谭心月很痛快地答应了,似乎她自己也认为这样做,才能保住自己的婚姻。

很快,他们领养的孩子便顺利地来到了家里。这是一个聪明可爱的小女孩,谭心月和杨恺都很喜欢她,尤其是杨恺,因为自从有了这个女儿,谭心月不但性格变得更加温柔,而且果然不再时时刻刻监视自己了。

然而一切似乎都是命中注定,抑或是他们的缘分已到了尽头,女儿来家的一年多后,该发生的终于还是发生了。杨恺永远也不会忘记,在他们结婚的第五年,因为一个素不相识的年轻女孩,谭心月是如何在众人面前大骂自己是渣男的,而也就是这句话,彻底断送了他对她所有的爱。


那个被原生家庭残害的女孩,是如何把自己的婚姻作没的?

那天,正是谭心月和杨恺结婚五周年的日子,早上出门上班之前,杨恺就告诉谭心月,晚上他会早点回家,然后亲自下厨准备他们的烛光晚餐。然而直到晚上八点,杨恺还没有回家,心急如焚的谭心月刚要打电话给他,却不想杨恺的电话却先打来了。杨恺在电话里告诉她,自己此刻正在医院,他在下班的路上救了一个跳河轻生的女孩,女孩的家属还没到医院,因此他还不能离开。听到这个消息,谭心月已经气疯了,她急忙开车往医院赶去,那一刻,她的脑海当中早就没有了孩子的存在。

在医院,谭心月很快见到了杨恺,令所有在场的人都没有想到,见到自己老公狼狈不堪的样子,她不但没有一句关心的话,反而旁若无人地哭着质问老公:「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今天是咱俩结婚五周年,你为什么把我抛在一边不管,非要去就别的女人?你是不是早就不爱我了?」谭心月说完似乎觉得更加委屈,她越哭越大声,越哭越可怜,哭到后来竟然又冒出来一句:「看来你和我爸是一样的,也是个渣男!」「啪」随着一声脆响,一个耳光重重地打在了谭心月的脸上。打完之后,杨恺冷冷地对谭心月说了一个字:「滚!」

第二天,杨恺便心平气和地向谭心月提出了离婚,任凭谭心月如和哀求,如何认错,杨恺都不再给她任何机会。在结束这场婚姻的最后,杨恺什么都没带走,除了被他和谭心月领养的孩子,他把所有的一切全都留给了谭心月。

杨恺走了,谭心月的心也死了,灵魂似乎正在一点一点地脱离她的躯体。两天后,当接到谭心月朋友电话的杨恺,再次见到谭心月的时候,眼前的场景让这个钢铁直男瞬间失声痛哭。谭心月就那样静静地躺在床上,她化着淡淡的妆,身上穿着结婚时杨恺为她买的婚纱,手上戴着结婚时杨恺亲自为她戴在手上的婚戒,眼睛紧紧闭着,面色虽苍白,但却带着甜甜的笑。在她旁边,那只他送给她的狗狗一直静静地守护着她,永远都不会离开她。听谭心月的朋友说,在杨恺离开的当天深夜,谭心月就是这样一身装扮,从15楼一跃而下,彻底告别了这个世界。而在她跳楼后的几个小时后,那只狗狗也追随她而去了。

在这个故事当中,无论是谭心月自己还是她的妈妈,全都为爱情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只是不同的是,谭心月的妈妈遇到的是个实实在在的渣男,而谭心月所遇到的却是一个为人善良,对爱情专一的好男人。谭心月的妈妈在懦弱和服从之余,想用自己的温柔和包容让老公回心转意,可最后却还是惨死在了渣男的自私之下。谭心月在亲眼目睹了父亲的背叛之后,想用控制和占有把老公永远留在身边,可在她一次又一次地无理取闹和胡乱猜疑之下,老公最终还是永远离开了她。

最后总结。在爱情面前,女人千万不可一意孤行,若遇渣男,应该马上止损,否则受伤害的只能是自己;若遇好男人,一定要倍加珍惜,否则后悔迟也!

那个被原生家庭残害的女孩,是如何把自己的婚姻作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