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生活

亲爹和后母合伙推女儿下山崖,跛脚女儿回来后竟做了状元夫人

2022-11-21生活

在一个小山村里,有个小姑娘被自己的亲爹背上山推下了山崖,摔断了一条腿。没想到小姑娘因祸得福,当了状元夫人。


小姑娘叫翠花,14岁那年,因爹爹和一个小妇人好上以后,家里的母亲就被活活气死了。继母也顺理成章被迎进了门。从此以后小翠花的苦难算是真的开始了。继母进门后,家里什么活都是翠花,有因亲爹重男轻女,也不把她放在心上,有时还合伙和继母打骂小翠花。

亲爹和后母合伙推女儿下山崖,跛脚女儿回来后竟做了状元夫人


一天早上,翠花做好饭,往碗里盛时,不小心在锅台上撒了一点面条,这时一只小白耗子怯生生地爬上锅台,吃掉了锅台上掉的面。眼珠子还咕噜咕噜地看着翠花。翠花觉得非常可爱。


从那以后翠花每天做饭时,都会在锅台上故意撒一些饭菜。万物生灵,皆有灵性。时间久了,白耗子也懂得了感恩。就不知道从哪里叼来了一只银镯子。放在了翠花的衣柜里。


这一天继母的儿子玩捉迷藏,钻进了翠花的衣柜了。便看到了这只银镯子。就拿给了自己的母亲。继母就问「翠花镯子从哪里来的」翠花也不知道啊?就说自己不知道。继母骂了声「你个小蹄子,给我等着。」就带着镯子,转身进了屋子。


等翠花爹干完活回来。继母就添油加醋说「这肯定是翠花不知廉耻,是外面那个野男人给送的。并表示她可不养这样恬不知耻的人。快快送走。」


翠花爹怕老婆,早上起来就说「翠花,你好久没去过你外婆家了。今天,我送你去外婆家住两天。」翠花看爹爹今天和颜悦色,就大着胆子问「爹我有外婆吗?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啊?翠花爹说「有啊!你小时候还去过呢,就是太小没记住。」


翠花就坐上了她爹的牛车。车子走了好久,天都黑了,她爹把车停下,让翠花下车。这里是一处断崖边,哪里有什么人家?只有山里的风呼呼地刮着。趁翠花没注意,他爹就把翠花推下了断崖。自己却跑了。


不知过了多久,翠花醒了,她想爬起来,可是腿疼得站不起来。原来,是她的一条腿摔断了。她就往前爬,也不知道爬了多远,竟爬到了一户人家门前的枣树下。翠花又饿又疼,看到地上掉落的枣子,捡起来就吃了。吃完疲惫地靠着枣树就睡着了。


这户人家是哥嫂和小叔子李仲一起生活,。嫂子善良贤惠。公婆死后,她就把小叔子当自己孩子一样照顾。虽然家里没啥钱。但还是想方设法的送小叔子去念书。小叔子也是个念书的好料子。成绩一直都很好。

亲爹和后母合伙推女儿下山崖,跛脚女儿回来后竟做了状元夫人


这天早上,李仲起床比较早,就扫完院子打开了院门。门一打开吓得大叫起来。哥嫂也已经起床,听到叫声,就急忙跑出了房门来看。就见一个全身是伤,披头散发,腿上还流着血得的小姑娘靠在枣树旁晕过去了。


他们赶忙把人抬进了家里,嫂子给她清理了伤口,做了包扎。换上了自己干净的衣衫。等翠花醒了就问「姑娘你是谁?从哪里来的?怎么把自己搞成了这个样子?」翠花就说了自己的过往。几人听了,都气的咬牙切齿。嫂子便说「可怜的孩子,你就留在嫂子家里养伤,把这里当家就成了。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翠花的伤也好了,就是腿伤太严重,大夫也没办法。留下了残疾的毛病。干活也不利索,走路还缓慢。心里就觉得特别亏欠嫂子一家。打算辞别他们,免得拖累这一家好人。


嫂子看出了翠花的顾虑,和家里人一说。李仲先不乐意了说「她一个姑娘,腿脚还不方便。能去哪里?」嫂子看李仲梗着脖子,便知道了他的心意。故意说「那可怎么办好呢?要不给她找个婆家?」李仲更急了「不行,她就得在咱家。我娶她。」说完脸一下红透了。


亲爹和后母合伙推女儿下山崖,跛脚女儿回来后竟做了状元夫人

隔天早上嫂子就把翠花拉进屋里说「你呀,以后就留在我家吧。给我弟弟做媳妇可好?」翠花连忙低下头,两朵红云爬上了脸说「我是个瘸子,干活也不利索,我就是个吃闲饭的,你们养着也没啥用?他又是个读书人,我怎么能配得上他呢?我不能拖累了他。」嫂子笑着拉过翠花的手说「啥也不用你做,我弟弟也不嫌弃你,他巴不得找你做媳妇呢。」


就这样翠花和李仲成了婚。一家人对她都非常好。半年后,李仲要进京赶考,临走前的夜里,哥嫂就把他单独叫进了房间。嫂子苦口婆心地说道「李仲,你这一走就要好久,我丑话说在前头,翠花是个可怜的孩子,我们对你也只有一条要求。你高中后可不能做那陈世美变了心。」李仲连忙保证到「请哥嫂放心,翠花是我媳妇。我疼她都来不及。一定不会负了她。」


早上送行时,看着眼含泪珠的妻子,李仲还是放心不下,便对嫂子说「嫂子,翠花身体不好,就麻烦哥嫂多照顾她,等我高中后回来一定接你们去享福。」便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家人上了路。


亲爹和后母合伙推女儿下山崖,跛脚女儿回来后竟做了状元夫人

李仲走后半年翠花就生下一个男孩,一家人高兴的不得了,对翠花照顾的更好了。孩子的一切嫂子都大包大揽,照顾得妥妥贴贴。家里多了孩子的欢笑声,家里过得更幸福和谐了。


三年一晃就过去了,李仲离家后把所有的思念都埋在了心里,发奋读书,就盼着早日能考中和家人团聚。成绩出来后,他考上了头名状元。


因离家路途遥远,李仲还要等史部的具体分配文书。就由报喜的官差先行回家报喜。官差走了三天还没到,这一天,天快黑了,官差走到山下的一个村子,看到一户人家门开着,就想先借宿一晚,明早再赶路。


进门后,看到俩夫妻正在院子里纳凉,两人一看是官府的人也都不敢怠慢。进屋给做了一碗面条,男人便问「大人,这是干什么去啊?」官差想着也是大喜事,就说「送喜报的,这个状元郎也是有情有意之人。听说他高中后,圣上本是要给指婚的,但他说他的妻子被她爹推下断崖,还摔断了一条腿,他不能抛弃她,圣上听了还甚是感动呢。」官差没注意到,两人脸上都变得古怪。


原来,这两人便是翠花得继母和父亲。继母笑着说「大人,我一个妇道人家还没见过喜报呢,让我们开开眼吧。」官差想,这也没啥,就拿出给他们看。果然上面有女儿翠花的名字。


晚上继母就骂丈夫「你怎么不弄死她,现在可好了,她当了状元夫人,回来包袱我们怎么办?」两人商量半天。夜里趁官差睡着,偷出喜报把「糟糠之妻不敢忘」改成了「糟糠之妻不能留」。做完一切又放回了官差得包袱里。早上起床官差告别了两口子就上路了,可他不知道,喜报早就被篡改了。


他把喜报送到家就回去交差了。一家人都高兴得不得了,嫂子打开喜报看着看着,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随后红了眼眶,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下来。嘴里还说着「这个没良心的,他高中了,就变心了。」


翠花不识字,听了嫂子的话眼泪也跟着流了出来说「嫂子,他现在是状元郎,我一个瘸子怎么能配得上他呢!我还是带着孩子走吧。你们对我已经够好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嫂子急了「你的腿脚不方便,带着个孩子可怎么过?不行,我不同意。小叔子如果不要你了,我们家也容不下他。」翠花苦笑着说「嫂子你尽管放心,我一定会把孩子养大的。哥嫂怎么都留不住。」


没办法嫂子含着泪,给她装了不少干粮,又把家里所有的银两都给了她。还从箱底拿出一把小银锁挂在了孩子的胸前说「这是他爹小时候带着的,留着做个念想吧。」


翠花便带着儿子走了,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天也黑了,在路上遇到个白发老阿婆问「她姑娘啊!你带着个孩子这是要去哪里啊?」翠花说「我们现在没有家,也不知道能去哪里。」老婆婆就说「看你腿脚不好,你再往前走走,有个姑子庙,那里有个师太医术了得,你去看看吧。」


翠花谢过老婆婆就去了姑子庙,敲开门,说了来由,老师太说「好吧!你们就住在庙里,我给你看看腿,你平时可以在庙里干些杂活。但是,孩子一定要看好,不能让他乱跑。打扰到上香拜佛的人」翠花连连答应。


十来天时间,翠花的腿也被老师太治好了。又过了几天,庙里来了一个新中的状元,路过姑子庙进来歇一下脚,喝口水。这状元郎不是别人,就是李仲姑子们连忙将他迎进庙里,给奉上了清茶。


这时有个小男孩跑到了前堂。原来是翠花忙着干活,一时没看住,孩子自己跑出来了。李仲一看这孩子怎么和自己长的有几分相像,又看到他胸前的小银锁。这不是自己小时候带的物件吗?便问这庙里怎么有孩子啊?姑子一听吓得只好说出了实话。看状元郎不但没生气,还让她把孩子的母亲叫来。就急忙去了后院。


翠花随着姑子来到大堂,李仲一看,进门的这不是自己的妻子吗?她怎么在这里?腿脚还治好了。就问她「你们娘俩怎么来这里了?难道是哥嫂把你们撵出来了?」听他这么问,翠花的眼泪就夺眶而出。把送喜报的前前后后都说了一遍。李仲一听气愤地说「我怎么可能写过那样的话。等我查出是谁改的,我定饶不了他。」


亲爹和后母合伙推女儿下山崖,跛脚女儿回来后竟做了状元夫人

说完拉着翠花的手,诉说了这些年对她的思念,抱着儿子,更是舍不得放手。当即便要她收拾东西和他一起回家。回到家,翠花和孩子睡着了他就没忍心打扰,自己先下了马车,进了门,哥哥嫂子看他高中状元特别高兴。


进了屋,嫂子就沉下脸说道「李仲你怎么回事,自己刚中状元就变了心,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们的。」李仲被说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忙问「我怎么就变心了,我不是说中了状元就回来接你们吗?我这次回来就是来接你们进京的啊。」嫂子说「那你为什么不要翠花了?还在喜报里说不能再留她了,害得他们娘俩现在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受苦呢。」


李仲听了,抬头就看见翠花带着孩子进门了。笑着说「嫂子,你看他们不是回来了吗?」嫂子转头就看到弟媳妇抱着小侄子进了门。是又惊又喜忙接过孩子问是怎么回事?李仲便也说了在姑子庙遇到她们的经过,又说「喜报的事,我也不知道,看来得查送喜报得人了。」


便差了人快马加鞭去找送喜报的官差了。官差找来后,李仲就问「是不是你把我的信给改了?」官差连忙跪地说「大人啊!我都不认识您,怎么会去改你的信呢?这根本就不是我做的。」李仲想了想又问「你在送信途中,可有打开看过。」官差一想,就把那天天黑住进人家,让夫妻两人看过得事给交代了。


李仲马上让人带他去找来了那对夫妻。这对夫妻一进门,男的就认出了站在状元郎身边正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吓得头再也不敢抬起来了。翠花也认出了这对夫妻就是害她的亲爹和继母。看他们得声色还有什么不明白得呢。


李仲一审,他们便和盘托出。残害亲女,篡改书信,两罪并罚。就把两人打入了监牢。办完这一切,李仲就把哥嫂,妻儿都接进了京城,过上了美满,富贵的日子。


「我们要相信,在每个人生命了出现得人,都是他该遇见得人,要么他会教会你一些东西,要么他会从你身上学到一些东西。对人要付出真心才能换回真心,因为珍惜才配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