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科技

德国小伙倒贴支教山村,拒绝采访拒绝入选感动中国,却被流言逼退

2022-11-22科技

他自幼性格孤僻,学习成绩一般,唯一幸运的是有一个幸福的童年,长大之后凭借独特的天赋被美术院校破格录取。


期间他获得来中国交流学习的机会,并因此结识了一些大山里的孩子,渐渐地他对这片土地有了别样的情感。


大学毕业后,他放弃大好前途,从城市退到农村,最后在广西的一个贫困山村里度过了自己的整个青春。


他叫卢安克,曾在广西山区无偿支教数十年,原本应是个动人的故事却被毁在无情的诋毁和揣测之中。


德国小伙倒贴支教山村,拒绝采访拒绝入选感动中国,却被流言逼退


德国小伙倒贴支教山村,拒绝采访拒绝入选感动中国,却被流言逼退


卢安克,1968年出生在德国汉堡,他跟哥哥是双胞胎,几年后又多了一个妹妹。卢安克的父亲是当地教师,母亲只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他们都是很随和的家长,从小便不曾强迫卢安克和哥哥妹妹们一定要学会什么。


小学时候,卢安克有些沉默和孤僻,父母就把他转学到一个创造型的学校,让他在这里尽情地释放天性。


虽然国外的应试教育没有国内这般严格,但也有设置升学考试,然而像卢安克这样自由成长的孩子自然是无法通过的。


初中毕业后,卢安克开始出去工作,做过帆船工人 还去参过军,后来开始对设计帆船有了浓厚的兴趣,甚至还带着作品去参加过国际大赛。


1992年,卢安克用一幅作品敲开了汉堡美术学院的大门,教授破格在没有经过升学考的情况下录取了他。


作为一个美术院校,教授更注重学生的创造天分,所以他会招收很多天分大于知识储备的学生,之后加以培养。


卢安克在他眼里就是那种非常珍贵的拥有强大天分的学生,只需要再给他些知识便能拿出惊人的成绩,而卢安克也没有让教授失望,入学第一年就拿出了非常优秀的作品和成绩。


德国小伙倒贴支教山村,拒绝采访拒绝入选感动中国,却被流言逼退


于是卢安克得到了出国交流学习的机会,来到中国东南大学学习建筑设计,1993年又转到了广西农业大学,此后他在这里生活了三年。


课余时间,广西的山水美景成了卢安克最为迷恋的景色,他经常在假期跟同学们一起翻山越岭,有时只是为了赶上夕阳染红天边的最后一抹霞光。


在此期间,还有另一番景象引起了卢安克的注意,那便是广西山村里的留守儿童,他们粗犷的生活方式,孤独且警惕的眼神让卢安克的内心无比纠结,同时又非常想要去靠近和温暖他们。


也是在那个时候,他看了电影【一个都不能少】便更加坚定了要留在这片土地上的决心。而且在那时候卢安克就曾短暂地跟当地农村的孩子交流过,并且尝试融入当地生活,对于村里突然出现的这位高高大大,金色头发,蓝色眼睛的外国人,乡亲们和孩子们都觉得很害怕,甚至还有传言说卢安克是外国特务,直到接触久了一些之后才对他慢慢放下防备。


在中国结束了三年的学习生涯后,卢安克回到德国完成了自己的大学学业,以他优异的成绩完全可以在艺术领域拥有一份大好的前程,但是卢安克深知那不是自己想要的,他的心早就留在了中国那个小山村里。


他向父母说明了自己的想法,一向开明的父母没有提出任何意见,只是希望他能做自己觉得对的事情。


德国小伙倒贴支教山村,拒绝采访拒绝入选感动中国,却被流言逼退


德国小伙倒贴支教山村,拒绝采访拒绝入选感动中国,却被流言逼退


1997年,卢安克回到中国,辗转到过广西南宁,桂林阳朔,南京马山等地做志愿教师,但是还没等卢安克找到适当的方式去融入中国的教学提职,他就因为没有办理外国人「就业证」而被罚了3000块钱,之后被遣送回德国。


回到德国之后卢安克马不停蹄地办妥所有手续,再度回到中国后,他选择了自己曾经比较熟悉的广西,在最贫困的东兰县做一名英语老师。


卢安克认为语言是不需要靠书本去学习的,而是应该在交流和创造中成为一种了然于胸的东西。


所以,他成了那所学校唯一一个不带书上课的老师,学生们倒是对这种方式感到很新鲜,可是考试成绩却给了他当头一棒,全校垫底的成绩让他不得不引咎辞职。


离开东兰之后,卢安克给自己办了一个教育培训办事处,算是有了个合法的身份,之后他继续以志愿教师的身份参与支教,后来被当地教育部门安排到广陵屯,这里的确非常贫困,甚至没有像样的教室,很多村民都根本不愿意送孩子去上学,卢安克只能一家一家去劝说。


德国小伙倒贴支教山村,拒绝采访拒绝入选感动中国,却被流言逼退


好不容易把孩子们领到学校,可是他们在山里疯习惯了,根本坐不住,卢安克只好陪着他们漫山遍野地跑,一边玩儿一边教学。


这些孩子大多数在14-16岁之间,他们擅长劳作,执行力非常强,卢安克想要尝试让他们掌握一门生存技能,于是带着他们设计图纸,为村里搭桥修路,同时教他们说普通话。


但是渐渐地卢安克发现,这些孩子虽然能很好地完成任务,但是由于年龄的关系已经形成固性思维,他们习惯执行,但丧失了创造的能力,而且对于生活有着明确的目的,就是打工赚钱。


卢安克看见很多孩子好不容易被劝到学校,学了不少普通话之后便跟父母一样跑去外面打工,摆在他们面前的更重要的事情是生存。


于是卢安克决定去寻找更需要帮助和改变的孩子,同时他也不停地通过各种渠道对中国的应试教育提出意见建议,他在博客上发布的很多论文也引起不小的关注度。


2003年,卢安克又一次「后退」,来到距离广陵屯5个小时车程,只有拖拉机才能开进去的板烈村。


在公众认知中这样一个逐步倒退的过程似乎是不思进取的,而在卢安克看来,这是他一步步接近热爱的过程。


德国小伙倒贴支教山村,拒绝采访拒绝入选感动中国,却被流言逼退


德国小伙倒贴支教山村,拒绝采访拒绝入选感动中国,却被流言逼退


板烈村是一个典型的留守儿童村,这里的很多孩子从出生就没见过父母,小时候更不会叫爸妈,有的要长到六七岁才第一次见到父母,然而原本最亲近的人,在他们眼里却是那么陌生。


这里甚至有很多孩子都是跟兄弟姐妹相依为命,他们从小缺失亲人的陪伴和引导,早早地封闭了自己的心门,敏感、警惕,难以沟通成为了他们的普遍状态。


对于卢安克的到来,无论是村民还是孩子们起初都只是好奇,同时也因为他是个外国人而带着些许的畏惧,但是他们并没有期待卢安克能在这里待多久,毕竟他不是第一个来支教的老师,以前也来过很多老师,但是他们都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孩子们早已习惯了失去和离别,虽然每次都有不一样的伤痛。


但是渐渐地他们发现卢安克跟别的老师都不一样,他上课不用书本,有时候甚至不在教室里,而是带着学生们跑到山上、小溪边,甚至是泥塘里。


卢安克陪着那些孤独的孩子在山里疯跑、放牛、种地,任凭孩子们挂在他身上,骑在他脖子上,他把自己全部交给这些孩子,不用多说什么,做了才会有效果。


德国小伙倒贴支教山村,拒绝采访拒绝入选感动中国,却被流言逼退


每到周末卢安克就会轮流到留守儿童的家里居住,陪他们聊天做饭,给他们洗澡洗衣服。除了生活上的困难,卢安克发现这些孩子的心理问题其实更为重要,他们经常失控,会莫名其妙地打人,他们找不到发泄的途径,更不知道秩序是何物,对于那些条条框框的规矩,这些孩子根本无法接受。


于是卢安克带着他们自导自演拍电视剧,比如他们的第一部作品叫做【和平剑】,里面有一个叫荣志的英雄,扮演者是班里最调皮的问题学生,可是他承担了一个最艰苦的角色,被泡在泥水里冻得浑身颤抖。


故事里,荣志拿到了和平剑,但是这是一把双刃剑,要想驾驭他就要学会克制欲望和明辨是非,最后才能成为英雄拿着和平剑去保卫世界。


卢安克用简单的设备,经过粗糙的剪辑做出五毛钱的特效,然后把成片在班上播放,孩子们看着自己拍的作品都非常认真,那节课没有人调皮捣蛋,他们甚至可以真诚地跟卢安克讨论和平和善良,后来还有孩子给卢安克写了纸条,上面写着「我愿意为你做不可能的改善。」


此外,卢安克还带着孩子们共同完成一副画,教会他们合作,教会他们接受别人对自己前面所画的东西的改变,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呈现出更好的东西。


同时,他也带着孩子们上山,告诉他们树根紧紧抓住土壤,可以防止山体滑坡和水土流失,这样下大雨的时候山上的泥土就不会垮塌下来淹没村庄,于是孩子们就会自发地去监督劝导那些乱砍乱伐的村民。


德国小伙倒贴支教山村,拒绝采访拒绝入选感动中国,却被流言逼退
德国小伙倒贴支教山村,拒绝采访拒绝入选感动中国,却被流言逼退


然而卢安克做的这一切都没有丝毫回报,没有一分钱的工资。在广西几乎只有春夏两季,卢安克常年穿着一件破旧的篮球背心,一双裂了口的旧球鞋,一条迷彩裤。


父母每年会给他5000块的生活费,周末的时候他给人翻译书籍赚钱,然而他一个月的消费平均只有100多块,剩下的钱他全都用在了板烈村的这些孩子身上。


2004年,卢安克还曾在这里与死神擦肩,在回村的车从上坡上翻滚而下,有人当场死亡,卢安克的脊椎被挤压了三厘米。


当时很多人劝他回去,可是卢安克却觉得从那一刻起他的命便跟这个村子和那些孩子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慢慢地,广西来了个「洋雷锋」的消息很快传遍全国,很多记者想要采访他,但都被卢安克一一拒绝。


2006年,卢安克入选感动中国人物,可是他却给节目组写信申请取消他的资格,他说不是他感动了中国,是这群孩子感动了他。


德国小伙倒贴支教山村,拒绝采访拒绝入选感动中国,却被流言逼退


直到2009年,卢安克才终于肯接受央视【面对面】的采访,通过柴静的采访让卢安克的故事走遍全国。


在他的影响之也有不少人来到这里支教,但却没有一个人能留下,与此同时来自四面八法的诋毁和揣测给他带来了更多的烦恼。


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网络平台的言论越发开放,卢安克的支教行为开始被扭曲,有人说他是误人子弟,甚至有人说他心里扭曲才会拿这些农村孩子发泄欲望,还有不少人对他在博客中批判中国应试教育的言论肆意曲解,最终卢安克不得不关闭了微博,他后来在书中写到「我已经变成一个随时都有可能被媒体点燃的炸弹。」


2012年,柴静再次带着自己的节目【看见】走进卢安克,然而这次他的状态却是截然不同的,那期节目甚至变成了一场告别。


再后来,卢安克跟一位中国志愿者结了婚,随着年龄的增长,妻子希望有安定的生活,而他也一直被舆论困扰。


那次采访后不久,卢安克就离开了板烈,先是到杭州打工,后来又因为签证问题被困在越南,再后来他就没出现在公众视眼了。


德国小伙倒贴支教山村,拒绝采访拒绝入选感动中国,却被流言逼退


卢安克把整个青春都留在了那个贫困的山村里,受他的影响后来那位支教期满的老师也没有离开板烈,但是这里依旧是个萧条、贫困的留守村。


后来,很多孩子的父母有钱了就把孩子送去县里的学校,虽然一切看上去并没有多少改变,但是谁都记得有个德国小伙卢安克用他的一颗赤子之心为中国农村的教育点燃过一把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