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科技

硬蹭特斯拉,富士康连名字都懒得改,新车名字像是骂人

2022-11-18科技

知嘹汽车/陈欣

「跨界SUV 「Model B」上市,特斯拉发新车了?」关于这个疑惑,不在少数。

硬蹭特斯拉,富士康连名字都懒得改,新车名字像是骂人

马斯克和郭台铭曾有一段隔空拉扯的对话。马斯克说:「汽车和手机相比非常复杂,你不能去找富士康这样的供应商说,给我造辆车吧。」

富士康没有浪费这个机会,给了马斯克一个「积极」的回应,郭台铭说:「苹果汽车不过是四个轮子的iPhone。我们既然能造iPhone,为什么就不能造电动车?」

硬蹭特斯拉,富士康连名字都懒得改,新车名字像是骂人

Model B、Model V上市,Model家族量产在即

「硬蹭」特斯拉,看起来是富士康的战略。近日,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科技集团发布了旗下两款新车,分别为跨界SUV Model B和皮卡电动车Model V,车型命名延续了「Model」系列。这已经是鸿海发布的第五款电动车型,其种包含已推出的 Model C 原型车、Model E 轿车以及 Model T 电动巴士 。据悉,Model C 预计从明年开始陆续交付。

从车型命名上,鸿海和特斯拉之间的拉扯感达到了新高度,相信每个用户看到都会恍惚其与特斯拉之间是否有特殊的关联。在新车发布会上,鸿海集团董事长刘扬伟也不客气的对马斯克喊话:「希望有一天,可以帮特斯拉造车」。

硬蹭特斯拉,富士康连名字都懒得改,新车名字像是骂人

(鸿海Model C)

以 Model C 的平台为基础,Model B最高续航里程450公里,零百加速6.6 秒。Model V 电动皮卡采用了两厢式 5 人座的空间设计。其作为鸿海在乘用车与大型商用车中间拼图的里程碑,拥有1吨的载重能力及3吨的拖曳能力。

据悉,Model C量产版在开放预购三小时后,订单数量突破 1.5 万辆。鸿海表示,「作为 MIH 开放电动车平台打造的首款电动车,在 0.28 的低风阻值下,提供零百加速度 3.8 秒的动力表现、以及近 700 公里续航力的阶段调教成果,预计明年下半年品牌客户就会陆续正式交付给车主。」

「我们过去造PC、造手机,未来我们要造EV(电动车),并坚守CDMS的初衷,不会改变。」显然,对于CDMS-委托设计制造服务,富士康是认真的。

面对巨大的蛋糕,富士康坐不住了

从轿车、SUV甚至到皮卡,富士康几乎集齐了各种车型。新车发布更像是在证明自身的代工实力。当然,汽车代工也算不上什么新闻。海马汽车曾为小鹏G3代工4年之久;长江汽车曾经是零跑的代工厂;江淮汽车自2016年和蔚来签订了代工协议。

和这些已经「半退隐」的老牌车厂相比,富士康有其自身特有的竞争力。

富士康代工汽车并不是一时兴起。早在2015年,富士康就投资爱驰汽车,进行了初期试水。2020年,富士康控股,与台湾裕隆成立合资公司鸿华先进,去年首发了三款车型Model E、Model T以及Model C。与其他造车新势力不同,富士康依旧站在代工厂的角色下场造车。

硬蹭特斯拉,富士康连名字都懒得改,新车名字像是骂人

2025年至2027年,全球电动汽车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3000万辆。富士康的目标是在那时抢占10%的市场份额。近日,刘扬伟表示,「鸿海的目标不变……一步一步来,首先计划在2025年的电动车市占率要达到5%。」尽管鸿海阶段性下调了目标,但是面对3000万辆造车市场,5%的市场占有率即150万辆,已经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了。

以2021年为例,国内乘用车市场销冠上汽大众的全年销量,也不过118万辆。新能源电动车市场中的翘楚特斯拉,全年销量93万辆。富士康一旦打开代工市场,则直接升级为新能源造车的幕后大佬。

硬蹭特斯拉,富士康连名字都懒得改,新车名字像是骂人

目前,富士康已经成功拿到了几张代工订单,尽管是针对初级车型。2022年,富士康与泰国石油集团合资成立电动车公司Horizon Plus,为当地企业提供代工服务。10月,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与美国电动车公司INDIEV签署了协议,协助其代工制造原型车。

「富士康最大的优势就在于供应链。」刘扬伟认为,「我们遍布全球 24 个国家,这无疑成为我们进军电动汽车行业需求的巨大优势。」

汽车代工,是一门好生意?

不过,这一门好生意吗?

尽管代工规避了销售风险,但是自主权是要遭到极大的挑战的。汽车不比3C产品单价较低、销量足够大。新的汽车品牌或新车型在建立初期要进行大量的市场铺垫,销量有限。而成熟后,代工厂是否会被甩开,品牌自己建厂造车。如同当下一众新势力的「玩法」,没有造车牌照选择了代工;一旦时机成熟,即刻单飞。

硬蹭特斯拉,富士康连名字都懒得改,新车名字像是骂人

回溯近几年中,这些汽车代工厂的运营似乎都遭受了极大的挑战。代工蔚来的江淮汽车江淮近五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93亿元、-18.77亿元、-9.78亿元、-17.19亿元、-18.84亿元,亏损面持续扩大。甚至,代工零跑的长江汽车早在2020年就已破产清算。

代工没能救了这些老牌车厂。随着造车新势力的加入,汽车市场愈发拥挤,这也不禁让人质疑,汽车代工究竟是否是门好生意。

知嘹汽车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联系平台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