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旅游

警惕,旅游业「集体返贫」危机

2022-11-24旅游
警惕,旅游业「集体返贫」危机

旅游因其庞大的生态链和超强的就业接纳能力,在带动地方经济发展的同时,也让不少人依靠旅游过上了好日子。

但在口罩问题的持续影响下,这些刚过上好日子没多久的旅游从业者,终又被打回了原形。

01/旅游业的「集体返贫」危机

38岁的老刘出生在豫西的一个小县城,家里的条件不算好,也算不上太坏。

酒店管理专业毕业的老刘,大学毕业后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从事酒店管理工作,而是选择到一家旅行社做了一名带团导游。

老刘说在旅行社上班的那几年,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中国旅游市场最好的黄金时代。一到周末,广场上的旅游大巴一眼望不到头,火车站到处是飘动的导游旗,机场出发大厅到处都能看到送团和带团的领队。

积累了一些经验后,老刘另起炉灶,和另外一位同学一起成立了自己的旅行社。虽说入局较晚,没有赶上线下旅游市场的最好时候,但赶上了互联网的那波红利,凭借互联网的优势和自己灵活的头脑,老刘的旅行社生意做的有声有色。

通过旅游,老刘有了自己的事业,买房、买车、成家立业,实现了自己的中产梦,这一切在2019年冬天被划上了休止符。

出境游停滞,国内游反复,业务量不到以前的两成。心急如焚的老刘开始尝试各种方法转型。

因为第一次创业尝到了互联网的甜头,老刘把转型目标放到了移动互联网。开发系统,推广宣传,两年多的时间,前前后后投入了200多万,到现在为止一分回头钱都还没见到。这200多万除了前些年的积蓄之外,有很大一部分是用房子抵押贷的款。

眼看2022年就要结束,旅游市场的形势依然不太明朗。这几天,老刘所在的城市又静默了,窝在家里的老刘整夜整夜睡不着觉,只有支出没有进项的日子不知道还要过多久?

三年时间,从中产到返贫,老刘唯一的收获就是一身负债。

02/未富返贫的乡村旅游大军

旅游业的返贫现象不仅仅只在旅行社存在,景区、酒店、民宿、交通等等和旅游关联的业态都有。

今年7月份,一份「暂停接待游客上岛,建议在岛游客尽快离岛」的紧急通知,让今年暑假成了涠洲岛史上最短的旺季。

来自四川的邓涛和妻子一起在涠洲岛经营民宿生意,在被疫情影响的两年多时间,亏损了80多万。本来打算坚持到今年年底,如果生意不见好转就撤退,没想到这个暑假又赔进去了10几万。

为了维持日常运营,邓涛不得不通过多张信用卡拆东墙补西的办法来解决。如今,每个月光信用卡的刷卡费就要几千块。现在一到月初和月中,就是他最头疼的时候,各个银行的还款信息让他直冒冷汗。

邓涛说,身边有许多朋友和他的情况差不多,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还有信心,但随着时间越来越长,很多人都顶不住了,最终带着一身负债彻底离开了这个行业。

2019年10月,在河南经营云南旅游批发的王栋来到丽江,以每年40万的租金,接手了丽江古城的一家酒店,打算用来经营民宿。王栋的想法是,在云南有了自己的酒店,就有了一手资源,发往云南的游客质量就会更有保证。

花费了近百万装修费后,一天都没营业的酒店就赶上了疫情,白白浪费了近半年房租之后,总算是开业了。

反反复复的疫情,不仅酒店的生意入不敷出,旅行社的生意也一落千丈,原本的经营计划全部泡了汤。

今年暑假,和王栋一起合伙的投资人实在扛住,也撤了,留下王栋一个人苦苦地支撑着。

03/乍暖还寒,行业期待更多改变

早在6年前,原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发展室主任易宪容曾这样描述「中产返贫」危机:

国内的中产者基本上是由小企业主及生意人组成,而不是如欧美国家主要是由专业人士组成。当经济进入「金融空转」时代,国内90%的中产家庭将出现财富缩水,陷入「返贫危机」。

2019年出现的「疫情黑天鹅」,进一步激化了这个危机,旅游、餐饮、文娱、运输等,这些受损最严重的行业表现更为明显。

大众旅游时代,旅游业发展成果要为百姓共享,旅游业要充分发挥为民、富民、利民、乐民的积极作用,成为具有显著时代特征的幸福产业。

这是我们对旅游业的定位,在这个定位中「旅游助力乡村振兴,迈向共同富裕」被赋予了更多的期待。疫情前,许多乡村凭借蓬勃发展的旅游业的确也过上了好日子。

但在疫情的影响下,这种好日子正在发生变化。景区因疫频繁关停,大量外地游客无法到达,淡季没游客,旺季工作人员比游客还多,甚至有的地方一关就是一个多月。

那些靠贷款建起来的酒店、民宿、游乐项目等等,不要说盈利,可能连启动资金都没有收回。那些依靠辛苦努力,通过旅游过上好日子的人们陷入了新的危机。

最近,文旅部取消了历时一年三个月的跨省游熔断机制,卫健委也优化调整了不少措施,对于旅游业来说是一种利好,但旅游业面临的很多实际问题,还没有得到真正的解决。

期待出现更多改变,让旅游这个利国利民的幸福产业早日走出寒冬。

来源于「旅榜」,作者仁万乐,仅用于学习交流,不做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