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社会

老闫是个好人

2022-11-24社会

老闫是个好人

文/厚石

老闫是个好人

初次认识老闫,应说在1990年秋天。那时我刚师范毕业,分配到温水镇梭庄小学任教,那年老闫正好在梭庄学校干校工。老闫是谁?老闫名叫闫佩秋,退伍军人,中共党员,1971年1月入伍,1975年3月退伍,温水镇梭庄村人。

梭庄村,明朝闫姓建村,初名小闫家庄,清末改为闫家薛庄,后为闫家梭庄。梭庄可是个风水宝地。相传,明朝大移民时期,闫姓先祖来在温水安家,起初日子过得不尽如意,说是闫姓犯地名,盐(闫)溶于温水即化。于是闫姓先祖又拖家带口向东一公里,来到浚河东岸此地安家,从此日夜劳作,繁衍生息,人口兴旺,现闫姓人口已达到三千余人。这只是个传说,梭庄地处蒙山固城河入浚河河口,是河流冲击地带,土地肥沃,水源丰富,树木葱郁,是宜人居住的上佳之地。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土肥水美养育了老闫淳厚朴实的品格和健康强壮的体魄。70多岁的他身板挺直硬朗,一点让人感觉不到老,走路一路小跑,爬楼脚步噔噔作响。他在学校看守大门,学校教师及家长都戏称他闫科长。我直接喊他老闫,戏称有时感觉不尊敬,我觉得老闫更亲切。

有人说老闫太懒。八十年代,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土地按人头分开,各自耕种,极大激发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只要有地种好,日子就可以变好。而老闫可是个另类,他义务来到学校,既当护工又当伙夫。三十来岁,年青力壮,白天黑夜地懒在学校,家里地里的农活全都扔给家属。九十年代,市场经济浪潮冲击着神州大地,人们大都务工打拼,纷纷富裕起来,而老闫仍是懒在学校守着清贫。别说打工挣钱,就连一家四口人的土地,也很少见过他帮忙。就像种花生这种多人手的农活,家属都一人去做,刨埯、施肥、浇水、撒种、封埯……有人劝他伸伸手,他说越是农忙季节,看护校园越不能马虎;有人劝他别干了外出打工,他说脱离不了学校。

这一干就是四十多年。四十多年里,老闫干过学校的所有杂活;四十多年里,都是孩子们最喜欢的「老爷爷」;四十多年里,都是老师们最敬佩的人。

老闫是个好人

2005年夏天,原来的学校撤并,临沂团市委希望工程兴办的求贤希望小学成立了。希望小学设在了梭庄、花园、仁孝三村交界处,地处野外,看护工作困难。搬入新校的那些天,老闫可不「懒」了!从5里外的老校,又是搬运柴火,又是搬运锅灶。推起蒙山小车,「吱呦吱呦」地来回如梭。老校里的「瓶瓶罐罐」他可舍不得扔,全都运到了新校园。那些破烂不堪的「瓶瓶罐罐」与崭新的校园真是格格不入,导致于镇领导对他进行了埋怨。伙房还没有整理好,他就搭起临时锅灶;刚打的井水师生喝不惯,他就用水桶从家里运水。尽管他受到了领导埋怨,但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因为他没有耽误师生的吃饭和饮水。

有人说他懒,我可不承认。在新校区,总能看到他忙碌的身影。有时挽起袖子,挥铲清除泥土;有时舞着扫帚扫着碎石;有时推着小车运送垃圾。平时茶水烧开后,他都要用暖瓶一一送到办公室里,这是常态!看到老师的水杯空着,他都热心地倒上水冷着。那个时候,学校的厕所还不是生态厕所,每天下午放学后,他都打扫得干干净净。

有人说老闫太傻。七八十年代,乡亲们都穷,义务看校也就罢了。改革开放后实行党的富农政策,乡亲们都富裕了,村队领导看到了他的清贫,决定年底给他一点补助。老闫再三推辞说:「我15岁成为孤儿,没有机会进学校大门学习。部队培养了我四年多,是党教育了我。始终觉得党的恩情比天高、比海深,我要抓住在学校的机会报答党。」多么朴实的话语!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老闫是个好人

1984年秋天,老闫积劳成疾,病倒在校园里。人们心疼地责怪他说:「这样不要命的工作,图个啥?」在领导和老师们极力劝说下,老闫勉强住进了医院。至今他还觉得,在医院的那段日子特别难熬,不是病痛的折磨,而是心里总放不下那份工作。老闫短期休养之后,继续学校的看护工作。考虑到身体原因,妻子劝他辞职,他坚决不同意。老闫经常说道:「也许身边人不理解我的所作所为,但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有我的活法。离开了我的工作,我将失去意义。」从老闫的只言片语中我们读懂了一位老共产党员的心迹。

记得一个秋天,新学期开始,李广信老师因患胃病手术后,一天吃饭要七八顿,老闫请求领导并给李老师说,「你七八顿饭我也要做,绝不耽误!」他承担照顾起李老师的任务。为了把工作做好,他买面、蒸馒头、买菜、炒菜、烧水、送水。做面食,包水饺最大限度的做好。

2012年,山东省实施乡村代课及民办教师补助政策。平邑县以乡镇为单位,进行摸底统计。在学校工作三十多年的老闫无动于衷,学校领导知道后劝他登记,他说,「我没有文化,也没进过课堂,我不符合政策要求。」不少人暗地里说道,他真是傻得出奇。

2020年那个难忘的甲子年,老闫又干了回傻事。2月9日,他来到温水镇党政办公室留下1110元钱。工作人员本想让老闫留下姓名,但是拒绝了。「要写就写一名党员」说完,就骑车离开了。没有姓名,没有住址,只知道是一名党员,还有监控镜头里的一段视频。办公室工作人员在温水镇工作群里发起了一场寻人活动,希望各村根据照片提供爱心老人的信息。他的面容很快被大家认出来了,正是平邑县道德模范闫佩秋,临沂市2018年第四季度敬业奉献模范闫佩秋老人。

温水镇党委政府领导找到了他表示感谢,老闫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现在国家有难,我不能袖手旁观,作为一名普通党员,虽然我年纪大了力量小,但也能为疫情防控做点贡献」。

在与老闫周围的人交流的过程中,我们一直感动于他对工作的那份执着和坚守,感动于他对孩子的那份真爱。据不完全统计,闫佩秋捐资济困已达1万多元。一万多元,对于收入微薄的老闫来说,何谈容易,他都是偷偷地瞒着家人做的。

老闫是个好人

作为一个校工他对在校的每一位孩子,每一位留守儿童都特别关心,都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天天问寒问暖。尤其是对本村闫春玲、姬星两个孤儿的照顾更是无微不至。这两个孩子家境贫困,性格内向。闫春玲父母双亡,跟着爷爷奶奶。姬星父母双亡,轮流寄住在叔伯家。闫佩秋经常谈心,鼓励他们乐观向上,充满信心。

老闫平时省吃俭用,穿着朴素,从不乱花一分钱,但只要对这两位孤儿的生活照顾尤其大方,从不犹豫吝啬。记得那是冬天的一天,大雪纷飞,寒风刺骨。姬星同学上身只穿着一件单薄的夹衣,冻得哆哆嗦嗦并且吭吭地不断咳嗽。老闫看在眼里,疼在了心里。他二话没说,骑上了自行车走进了冰天雪地,奔向了8里之外的温水联合超市,为他购买了一件崭新的羽绒服。「爱之深,意之切。」老闫对姬星说:「人生百年,酸甜苦辣都是享受,再大的坎坷都是通途」。话如其人,他对这样的处事心态影响了他周围的人,感染了学校的孩子们。于是,全校师生纷纷向姬星同学伸出了温暖之手,使姬星同学在那个冬天没有「寒冷」。不,而是在他一生中没有「寒冷」!

有人说老闫爱管闲事。老闫是个闲不住的人,虽然没有文化,但理解党的政策的能力很强,加上他辈分很大,所以在村里的威望也就很高了。九十年代末,梭庄村进行街道整体规划,村队「两委」班子经常听取他的意见,并邀请他一道共同谋划村子的发展规划。在村委办公大院里,经常看到老闫的身影。有人戏侃说,老闫爱管「闲事」,就是梭庄村里的「半个书记」。他听到后总是笑着说:领导干大事,我们就做小事,把边角缝隙里的小事做好。他积极响应并积极带头支持村里的工作,哪家通街想不通了,他婆口苦心地去说服;哪家拆迁不走了,他努力地去做工作。河东的居民要搬迁河西,可以任意选择地方。老闫在河东率先处理掉了自己的老宅基,但是他没有选择好的地方,而选了当年大汪坑。大汪坑平均3米多深,自古以来村民眼里的「万人坑」,光填平大汪的一项支出就能建造一位宅子,老婆孩子埋怨他「万人坑、坑万人」。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积极为村委当好参谋,积极为村民牵线搭桥,积极参与美丽乡村建设。正是梭庄村的老闫和「老闫们」的努力付出,梭庄村的面貌焕然一新。现代化的社区就像一座明珠镶嵌在浚河东岸,风景优美,绿树成荫。

老闫是个好人

近80岁的老闫,由于政策原因,他辞去了学校看守工作。这位1972年入党的老党员,有着50年党龄的「夕阳红」又被蒙山公路站公益事业岗位聘任上了。从蒙山路口到327国道这段公路上,天天还能看到他那熟悉的身影:头戴黄帽,身披红马甲,手持扫帚……

「夕阳,晚开的花,醉人的酒,不老的情。」把这段话送给老闫最恰当不过了!

老闫是个好人!

老闫是个好人

作者简介:刘善磊,笔名厚石,1968年2月出生,平邑县温水镇人,中共党员。平邑县作家协会会员,温水镇中心校高级教师,临沂市优秀希望小学教师、县骨干教师、县优秀班主任、县优秀教师、县教学工作先进个人。热爱文学,爱好写作,作品发表于【小学生语文报】【山东教育报】【临沂日报】【沂蒙教育】【少年天地】【齐鲁晚报·齐鲁壹点】等刊。在「泉城杯」「泰山杯」「浚河之梦」「建党一百周年」等征文中分别获得奖项。部分作品分别收录于【沂蒙故事】【人文齐鲁】【故乡山川】等。

壹点号 厚石

新闻线索报料通道: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齐鲁壹点」,全省600位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