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社会

北大硕士给动物当编剧走红,287万人追更短视频版「疯狂动物城」

2022-11-24社会

30年前,那个喜欢坐在电视机前看【动物世界】的湖南伢子,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他真的拥有了自己的「动物宇宙」。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又到了动物们繁殖的季节。」童年最常听到的那句解说词,在他心里埋下一颗种子,终于在36岁这一年开出一朵关于「热爱」的花。

黄鑫硕士毕业于北大,做过编剧,如今是一名科普博主。他在抖音带着287万粉丝一起「磕动物」,被亲切地称呼为「嗑叔」。

北大硕士给动物当编剧走红,287万人追更短视频版「疯狂动物城」

喜欢脑洞大开讲动物的「嗑叔」

他讲的动物千奇百怪,从现实版「哥斯拉」海鬣蜥到「铁憨憨」印度犀,从兔狲的毛到蝠鲼的粪,从「羊毛有毛用」到「树懒有多懒」。

他讲动物的方式脑洞大开,谐音、押韵连连,比喻、联想不断,翻车鱼被赐名「小芳」,林鸱被比作「林妹妹」,安康鱼也有爱情,穿山甲也得带娃。

看似无厘头,但做科普,嗑叔是认真的。段子手的解说背后,他是个典型的「学者型」博主,查资料、做调研,一字一句都要科学可考。

在@嗑叔磕动物 的视频面前,有粉丝不禁感慨,「动物真比CP还好嗑。」

北大硕士给动物当编剧走红,287万人追更短视频版「疯狂动物城」

在抖音,嗑叔发布了近300个科普视频

01

动物世界,不只弱肉强食

青藏高原的「老实人」喜马拉雅旱獭,平时爱劝架、爱放哨,但被逼急了它能一口咬住对手的鼻子,一招致胜。

撒哈拉沙漠「最靓的仔」耳廓狐,顶着两只大耳朵踩着四只小长腿,却喜欢在漫天黄沙中寻找沙漠毒蝎子,见一只干一只。

怼天怼地怼一切的虎鲸,唯独对人类很温柔,会给路过的「两脚怪」送礼,遇见喜欢的潜水员还会变身几吨重的「嘤嘤怪」。

北大硕士给动物当编剧走红,287万人追更短视频版「疯狂动物城」

被人类幼崽逼到墙角的旱獭,对人类温柔的虎鲸

在嗑叔的视频里,每一种动物,似乎都有两副面孔。

「大众传统认知里,动物世界似乎更多的是猎捕、屠杀和弱肉强食,但和人类一样,动物身上也有很多温情、有趣、智慧、美好的瞬间。」嗑叔觉得,带着温度去看动物,更有人文关怀的意义。

作为一个动物爱好者兼科普达人,嗑叔在抖音做视频博主的初衷,是想展示丰富的动物知识。但后来,他更想向大家传递一个观念:地球上所有的生命都是平等的,它们有权利与人类共享这个星球。

于是,他把动物们当作亲密的朋友一样介绍、调侃。

讲企鹅换毛,他给视频取名「企鹅毛不易」,描述他们的造型「有时候像狼外婆回家,有时候像摇滚歌手开趴,有时候像贵妇一样优雅」;讲狍子有多呆,他形容「大兴安岭的雪再大,也没有狍子的心眼大;长白山再长,也没有狍子的反射弧长」;讲藏狐虽然看起来面瘫,其实多才多艺、会引吭高歌,「别看眼睛小,眼神却很好;别看脸很方,嘴巴却特能装。」

北大硕士给动物当编剧走红,287万人追更短视频版「疯狂动物城」

换毛期的企鹅,一天一个造型

为了让动物朋友的「简历」有趣又好懂,他仿佛是把比喻、押韵、谐音梗刻进了DNA里。

比如,绵羊的毛要是忘了剪,夏天容易热死在毛球里,就成了「毛里求死」;黑貂一年换两次毛,夏季是黑色、冬季是淡黄色,「一个是夏日浓情巧克力,一个是冬日芒果混合奶昔」。

北大硕士给动物当编剧走红,287万人追更短视频版「疯狂动物城」

嗑叔用比喻科普黑貂换毛

在这些「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视频里,他的节奏感有着【动物世界】那样一本正经的诙谐,语调里又常常露出掩盖不住的南方口音。以至于有粉丝感慨「总感觉在听TVB解说」,还有人发问,「他究竟是个动物专家还是个段子手?」

为了满足粉丝的好奇心,去年3月,嗑叔特意拍摄制作了一份自己的「视频简历」,讲述自己做动物科普的缘由和日常。

但在之后的更新中,他依然不在视频里露脸,他的绝对主角,必须是这地球上千奇百怪的动物们。

02

会「嗑」,更要会「磕」

嗑叔不是动物专家,更不是段子手,事实上,他过去的学习和工作经历与动物也没什么关系。但讲动物,嗑叔是认真的。

他从小喜欢动物,最喜欢看的是各类动物纪录片,最喜欢读的是各种动物科普书籍,最喜欢逛的是各地的动物园,最喜欢买的是稀奇古怪的动物仿真玩偶。

北大硕士给动物当编剧走红,287万人追更短视频版「疯狂动物城」

嗑叔和他的动物玩偶们

因为痴迷动物,他一直在网上做相关的文字科普。2020年6月,刚辞去工作不久的嗑叔,决定把自己写的动物科普做成视频试试。

他给自己取名「嗑叔磕动物」,「嗑」是「唠嗑、随便聊聊」的意思,意在强调短视频表达的通俗和趣味,老少皆宜;而「磕」就更有「钻研、搞明白」的深意,「用独特的风格讲解动物知识时,更要有理有据、科学可考。」

每一个短短两分钟的视频,背后都有大量的科学考据工作。

确定要讲一种动物后,嗑叔先要查阅相关的全部中英文资料及所属国家地区的网站,再把搜集到的视频素材看一遍,消化完所有资料后酝酿角度,找到动物身上最独特的、可能会被观众喜欢的点,再进行创作。

「每次调研,纸上都密密麻麻记满了资料内容,比如这种动物的分布、历史、习性等等,如果本地动物园有这个动物,还要去现场看一看,有机会的话,也要找专家聊一聊。」嗑叔说。

北大硕士给动物当编剧走红,287万人追更短视频版「疯狂动物城」

嗑叔在动物园拍摄动物

他不觉得枯燥,反而很享受,「如果你本身就喜欢获取信息、吸收知识,你觉得掌握这些动物的相关信息很有价值,就会有源源不断的原动力去做这件事情。」

视频的创作过程,是更磨人的。

他必须反复琢磨每一个点、每一句话、每一组用词。有时候,文案写完他会全部推翻重写,再推翻再写,甚至发布之后不满意再删掉重做。也有的时候,当他发现以前讲过的动物身上更突出的特质,会用新的角度再讲一遍。

比如,去年初他在讲虎鲸时,介绍了「胖虎」的外形、习性、攻击力和捕食能力等;今年9月,他又连讲两期,更聚焦地讲述了虎鲸对人类的温柔和捕食时的「心机」。

这种打磨是有用且有必要的,因为有时候,粉丝比他还有「磕」学家精神。

在嗑叔的抖音评论区,除了各种脑洞大开的「神回复」,还有许多人补充他视频里没讲到的知识点或饲养经验。

北大硕士给动物当编剧走红,287万人追更短视频版「疯狂动物城」

嗑叔视频下的「神回复」

有一次,他讲到一种生活在南美洲的双冠蜥蜴,拥有「水上漂」的绝技,原因是脚蹼拍打水面时张开,增大了水的阻力。一位粉丝纠正称,应该是增加了浮力,「我一核查粉丝说的确实是对的,后来在编书时就纠正过来了。」

还有一次讲黑貂,一位粉丝回复了自己养安格鲁貂的经验,称「咬人很疼,满屋蹭蹭跑,会拆家,排泄物味道大」,提醒大家「不要一时看着可爱就养,要对小生命也对自己负责」。在这条点赞破百万的视频下面,这条评论获得了5.7万点赞。

北大硕士给动物当编剧走红,287万人追更短视频版「疯狂动物城」

在「貂条真香」的视频评论区,粉丝分享自己的养貂经验

对此,嗑叔觉得很欣慰,「原本以为很多动物没什么人关注和喜欢,但事实上大家是愿意去了解和学习的。」

03

抖音上的「疯狂动物城」

两年前来到抖音的时候,嗑叔其实没想过自己会火。

他的第一个爆款,出现在建号两个月后。那是一期讲「树懒有多懒」的视频,「它们能躺下就绝对不站起来,站起来一秒就要立即躺下,一周只上一次厕所,每天最多走38米……」这不禁让许多网友感同身受,称「我没有树懒的命,得了树懒的病」。

北大硕士给动物当编剧走红,287万人追更短视频版「疯狂动物城」

「树懒有多懒」获赞40多万

嗑叔发现,切入点越独特、越聚焦,描述越具体、越接地气,就越能获得网友的喜爱。

他开始充分发挥自己原来当编剧时的想象力、创造力和文字审美能力,在写视频文案时,逐渐习惯性思考如何把动物的日常讲成有趣的故事,寓教于乐。

五个月后,他的粉丝破了100万。2021年夏天,他连续创作了几个超百万点赞的视频,比如「最蠢的国宝」「来北极捡海豹」「神兽的诞生」。

北大硕士给动物当编剧走红,287万人追更短视频版「疯狂动物城」

连续获赞超百万的嗑叔

嗑叔成了动物们的「编剧」。他自己最喜欢的两个视频,一个是「树上坐着个林妹妹」,讲的是叫声忧郁的林鸱,最擅长模仿一棵树,有时候演到自己都感动,打雷下雨也纹丝不动。

另一个是「蝠鲼的粪」,讲蝠鲼的排泄物其实是海洋中的精华液,被许多鱼类哄抢,甚至有的鱼因为争食钻进肠道被活活闷死。

这两个视频,比较典型地代表了他的两种创作思路和特点美妙的联想和真实的猎奇。他以「作品」来称呼「树上坐着个林妹妹」。

北大硕士给动物当编剧走红,287万人追更短视频版「疯狂动物城」

被称作「林妹妹」的林鸱

不过,相比爆款和走红,他更大的成就感,来自粉丝的回应。

幼儿园老师小辛,是嗑叔的忠实粉丝。嗑叔的每一条视频,她几乎都反复看过好几遍,有些被她放进专门的收藏夹,用来作为自然科学的教学素材。

「城市里的小朋友,本就很难有机会见到小猫小狗之外的动物,疫情当下,更不太可能直接接触动物。」小辛说,因此,很多老师只能利用视频教学。

「给小朋友看的科普视频不能太长,语速不能太快,讲解要生动有趣。」一次偶然,她在抖音刷到嗑叔的视频,发现非常符合她的需求,从此「入坑」。

还有宝妈粉丝告诉嗑叔,因为容易理解又好记,孩子能全篇背诵他有些视频的文案;带孩子去动物园,也会边看边听视频里的讲解。

更多人给他的留言是,「看了你的视频,才知道这世界上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动物。」

北大硕士给动物当编剧走红,287万人追更短视频版「疯狂动物城」

287万网友在抖音跟着嗑叔学知识

两年前,当嗑叔决定成为全职博主的时候,他就给自己立下目标:做「视频版动物百科全书」。

他建了一座「疯狂动物城」。在这里,每个动物都被当作独特的生命看待,而不仅仅是躺在百科上的一个个词条。

现在,他正在写书,对过去两年多的视频进行再创作。书中,他把各大洲有趣的动物想象成当地的居民、有自己的职业,描绘它们如何在这片土地上生活。

他觉得,自己找到了做动物科普的意义和使命所在:「让更多人关注动物、关心动物,与动物和自然和谐相处。」


文/李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