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情感

士说心语丨我的父亲

2022-11-21情感

来源:解放军报客户端·中国军号 作者:张彦君

士说心语丨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农民,在我的记忆里,他沉默寡言,经常在外打工,偶尔才回趟家。

父亲文化水平低,听他讲,他读到小学就辍学了,只能在工厂里干体力活。每月挣来的工资很少,再加上我和姐姐的学费,生活常常捉襟见肘。但我从未听到过父亲抱怨,他始终努力工作。2011年的夏天,中考结束后,我萌生了想要打工帮助家里的想法,父亲便打趣地跟我说:「如果你不怕苦、不怕晒,就来我这里吧!工地上一天八十元。」那是我第一次坐上去往大城市的大巴车,跟随父亲到了他所在的工地。这也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一路上都满怀期待,同时又因来到陌生的地方有些不安。

到了建筑工地上,我才发现这里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美好,堆积如山的钢筋、水泥,各种作业设备……当天下午,父亲就换了衣服,带上草帽开始作业。他是一名打桩操作手,抬起把手、接上钻头、把准方向……一系列操作十分熟练。我站在旁边,看着父亲的身体跟着钻机一起抖动,在烈日的暴晒下,全身都已湿透,汗水顺着他的脸颊一直往下流,当他回头看我时,嘴角还扬起一丝安抚的微笑,顿时我就湿润了眼眶。

2014年,我高中毕业。在思虑良久后,我下定决心参军入伍,既是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更是为了实现自己从小到大的梦想,让父母为我感到骄傲和自豪。当我告诉父亲我要参军入伍时,他沉默良久,随后对我说道:「好男儿志在四方,有梦想就要去实现。」父亲的这句话,始终鼓舞着我,让我在军旅路上,一直往前走,从未放弃。

2015年,我如愿以偿穿上绿军装。离开故乡的那天,父亲和母亲来车站送我,可能是因为我即将离家,父亲站在旁边一言不发,沉默地反复检查着我的行李,母亲也在偷偷抹眼泪,还在不停地叮嘱我要好好照顾自己。离别前,我用手机拍下仅有的一张父亲与母亲的合影留作纪念,看着父母被岁月蹉跎了的脸庞,我心中万分不舍,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汽车出站那一刻,透过玻璃,看到父亲母亲一直跟在车后,向我挥手,久久凝望着汽车渐渐远离的方向,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眼泪哗哗往下流。

参军这些年来,我没有让父亲和母亲失望,始终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2020年,我写了一篇文章,刊发在了军队网络媒体上。那时,我虽然接触新闻报道已有两年,但独立创作刊发的稿件还是首次。当时,正在菜地里忙农活的父亲知道这个消息后,高兴地夸道:「儿子你太棒了!我要把这篇文章转发给所有认识的人!」

我的父亲,虽然没有太高的文化水平,但每当我撰写的新闻稿件刊发之后,他都会仔细阅读。他用这种方式,每时每刻关注着我的工作和生活。

每每探亲回家,我都能看到父母额头上的皱纹又多了几道、两鬓的白发又多了一些,心里有种莫名的心酸。今年年初,父亲告诉我,他找了一份比较轻松的工作,没有以前那么苦累了。但我知道,父亲口中的「轻松工作」只是为了让我放心,哪能不苦不累呢?

这些年来,父亲为了一家人能过上好一些的日子,不辞辛劳地工作,岁月给他的脸庞染上了风霜。如今,儿子已经长大了,在军营的磨砺中有了坚实的胸膛,足以肩负起责任和担当,可以为这个家遮风挡雨。戎装八载,每每想到家中父母的期盼和嘱托,我就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努力拼搏,一步一个脚印,继续朝着梦想的方向前进。

(解放军报客户端·中国军号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