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情感

77岁教授退休后想找老伴,提择偶条件,婚介所:您还是打光棍吧

2022-11-21情感

77岁的林齐(化名)退休前是杭州某大学的教授。

年过古稀的他,从未走过婚姻,刚退休那会儿,巨大的孤独感来袭,林齐找了几家婚姻介绍所,希望能找到一位女士与自己共度余生。

林齐是头婚,学历高,工作好,退休金也不少,还在杭州这种寸土寸金的大城市里有房,很多人在听见他的条件后都表示乐意与林齐交往。

然而在看到他的择偶条件后,不仅这些不满,就连婚介所也表示:您还是打光棍吧

他的条件是什么?

77岁教授退休后想找老伴,提择偶条件,婚介所:您还是打光棍吧

退休教授的艰难相亲路

现年77岁未婚的林齐是在退休那一年决定要组建家庭的。

2005年,林齐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就被巨大的孤独感所包裹,以前在工作单位的时候,还能和同事、和学生打打交道,但在退休后,连这些人都很难见上一面了。

退休对别人来说是一段漫长的休息,但对于林齐来说,却意味着失去了与人交往的通道。

林齐没有结婚,也就没有家庭。

年轻的时候,林齐可以自由而潇洒,但随着年岁的增长,身体健康状况下降,他开始渴望家庭,希望能在生命的最后一个阶段找到一个知心的伴侣。

为了完成这个愿望,林齐联系了三家婚姻介绍所,一共交了两千四百多块钱的服务费。

他大致描述了一下自己对伴侣的要求:「心情温和,气质佳」。

林齐理想中的伴侣应该是这样的:有涵养有气质,能和自己有精神共鸣。

他希望能找到一个灵魂伴侣,陪他走完人生的最后阶段。

林齐的简历很漂亮:大学退休教授,杭州有房,北师大本科,南开大学硕士,耶鲁访问学者……虽然年龄很大,但还是吸引了众多适龄女性的注意,纷纷前来应征。

77岁教授退休后想找老伴,提择偶条件,婚介所:您还是打光棍吧

林齐也想试着和这些女士接触,他想和对方聊哲学,聊艺术,聊文化,但女方显然对这些并没有兴趣,她们只想知道林齐是否愿意把他在杭州的房子加上自己的名字。

几乎所有来应征的女性都给林齐提了这个要求,这让林齐感觉受到了冒犯,他痛斥这些人的物质,没有高雅的品味和境界。

很多相亲对象林齐只见了一面,便坚决不见面了。

几番折腾下来,婚介所也没有办法找到林齐满意的对象。

婚介所曾试着劝说林齐教授将择偶标准降低一点,增加相亲的成功概率,但林齐都拒绝了,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标准。

他并不愿意接受七十七岁高龄的年纪找伴侣需要提供一些物质基础的事实,他自信自己的学识和修养能吸引到心仪的对象。

毕竟,他有着一般人难以企及的履历。

林齐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他学习成绩优异,顺利考上北京师范大学,1979年,他又考入南开大学读研究生,作为新中国恢复高考后的第二届研究生。

七十年代的大学生就已经可以算作是「天之骄子」更何况是林齐这位名校研究生呢?

77岁教授退休后想找老伴,提择偶条件,婚介所:您还是打光棍吧

在迈进南开大学的校门后,林齐的桃花就不断。

周围的人见他学历高,有前途,都积极主动地给林齐介绍对象。

在短短三年的研究生生涯中林齐就见了有三四十位女孩子,也试着交往了几位女朋友。

但林齐所有恋情持续的时间都不长,并不能修成正果。

至于原因,就在于林齐的挑剔。

他会嫌弃别人家庭环境不好,说女友一家是「小市民做派」;会嫌弃对方家庭环境太好,说她的家人「很虚伪」;会挑剔别人的长相,说对方「皮肤太黑;会嫌弃她们没有见识,和自己没有共同语言……

总之,每一位女友,无论高矮胖瘦,林齐都能说出她们的缺陷来。

漂亮的因为太漂亮而不安定,不漂亮的林齐也不是很喜欢;家境好的人架子大,家境不好的人格局小……

林齐就这样坚定且平等地将身边的所有女人都拒绝掉。

所有人都不知道到底怎样的女人可以达到林齐的要求,因此,林齐的婚姻也越拖越晚。

77岁教授退休后想找老伴,提择偶条件,婚介所:您还是打光棍吧

一晃几年过去了,林齐没能在二十几岁的年纪完成结婚生子的目标。

好在婚姻市场对林齐这位学历事业都不错的男人够宽容,他在三四十的年纪时,还是追求者不断。

当年他到美国耶鲁大学访问,在很短的一段时间里,就有一位美国女孩儿被林齐所吸引,对他展开了热烈的追求,后来还是被林齐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了。

三四十岁的桃花,林齐还是没能把握住。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不知不觉中,林齐已经到了五六十的年纪。

这个时候的他身体机能已经倒退,光彩不复当年,连上个楼梯爬个台阶都费劲,桃花运也没有年轻时那么好了。

等到他退休后开始认认真真相亲为结婚做准备时,已经太迟了。

再没有那些热烈地追求他的女人了,现在愿意和他组建家庭的,都是看中了他的物质条件,看重了他那套在杭州的房子。

77岁教授退休后想找老伴,提择偶条件,婚介所:您还是打光棍吧

一生都在追求完美伴侣的林齐断然无法接受一个物质的女人,他在努力了一段时间后,索性就不努力了,他放弃组建家庭的想法,不再进行任何的相亲活动。

曾经身边很多人都提醒过林齐,说他可以适当降低一点自己的要求,不然是无法找到另外一半的,林齐虽然自己也承认是「自己把自己给耽误了」,但他还是不愿意妥协,就在等待、寻找、挑拣和放弃中过完了孤独地走过了七十多年的时光。

放弃结婚后的林齐偶尔会被后悔的情绪所吞噬。

他会默默怀念以前的那些可能的组建家庭的机会,然后对自己自责一番。

但这种情绪并不会持续太久,林齐就将自己的独居退休生活安排得满满当当。

既然此生已经注定不会有家庭,那么余下的日子里,他要尽可能地过得充实且满足。

未婚退休教授的退休生活

刚刚退休时的林齐应该是他一生中为找对象一事最为努力的时光,但在经历了几次失败后,他就彻底放弃了这个念头,开始自己的生活。

作为一个学者,林齐还是选择用书填满自己的生活。

77岁教授退休后想找老伴,提择偶条件,婚介所:您还是打光棍吧

林齐很爱读书,他收入中的绝大部分都用来买书。

他大学读的就是英语系,有着不错的英文水平。在退休后又自学了意大利等多国外语,毫不夸张地说,林齐其实是一位精通多国语言的人才。

除了语言外,林齐还在十年的时间里读完了五千本书,内容涉及政治、经济历史、哲学、医学等领域。

林齐读书不是不求甚解的泛读,他会将所学所思写下来,并对外投稿。

身为大学教授的林齐的写作水平毋庸置疑,他的稿件很容易被杂志社采用,并形成长期的合作关系。

读书与写作打消了林齐的孤独感,让他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一句:「有这么多书围着我,我怎么会孤独?」

从精神境界上来看,林齐的确不能算作是孤独。他的退休生活也因为这些书的存在而显得充实。

不过生活中的不便也是有的。

他为数不多的写作乐趣因为自己跟不上时代的潮流而大大减弱。

由于拒绝使用电器,林齐没有学会使用电脑,以前纸媒发达的时候,林齐尚且可以用自己的手稿向杂志社投稿,随着纸媒的没落,与林齐合作的杂志社陆续停刊,他的手稿就很难再投出去了。

77岁教授退休后想找老伴,提择偶条件,婚介所:您还是打光棍吧

此后再写东西,林齐也就没有读者了,他只能孤芳自赏。

不仅仅是写的作品再无人问津,林齐的生活中的不便之处也越来越多。

他不会用手机,哪怕是功能简易的老年机也无法分清楚按键,经常会误将准备要接听的电话挂掉。

林齐的亲朋好友都很担心他,因为他们无法及时和林齐取得联系。

此外随着纸币被移动支付所取代,林齐的生活也越来越不方便。

曾经有些年轻人提出可以教林齐用手机,但都被他拒绝了,因为他担心电器会影响到自己的健康。

健康是七十七岁的林齐最看重的一件事了,也是占据了他晚年「学术研究」的最大的一部分空间。

他虽然倔强而骄傲地向外界展示自己的独身生活中的亮点,但还是不可避免地会恐惧无人照料的突发的疾病。

林齐早年间在书上看到说吹空调会得空调病,于是就坚决不买空调,从书上了解到电器有辐射,也就不愿意用其他电器。

77岁教授退休后想找老伴,提择偶条件,婚介所:您还是打光棍吧

杭州夏天气温能达到三四十度,林齐宁愿在房间中汗流浃背,也不愿意去买空调。

这两天,气候越来越反常,夏天也远来越热。

林齐在没有空调的情况下,被热出了热射病,经过抢救才捡回一条性命。

但就算是因为太热而住院,林齐也不愿意买空调,他会在房间里打上几桶凉水,把脚放在凉水里,用凉水擦洗身体,就靠着这样的方法给自己降温。

除了不用空调、电脑、手机外,林齐也不看电视,他说不看电视的生活能让他看更多的书。

他完全保持了自己年轻时候的生活习惯,他坚持认为,脱离电器的生活才是健康的。

除了坚持不用电器外,林齐还以学术研究的方法来养生。

林齐会从各种相关书籍上摘抄知识,然后再总结手写到纸上,并且严格执行。

林齐的养生哲学比较偏向自然,他相信天然食材是最好的养生品,所以每餐虽然烹饪方法简单,但食材却非常丰富,有时一餐就需要吃掉二十多种不同的食材。。

77岁教授退休后想找老伴,提择偶条件,婚介所:您还是打光棍吧

他保持着良好的作息习惯,早睡早起,每天早晨起床后会坚持锻炼身体。

自己做饭,自己吃饭,自己读书,自己学习,自己写作,自己养生……

林齐的晚年独居生活显得充实而健康。

然而到了七十七岁的年纪,死亡自然成为了林齐不得不去思考的问题。

他虽然不愿意在自己的房产证上加上另外一半的名字,但是却同意在死后将所有的财产都捐给他曾经执教的大学。

当年相亲的时候婚介所曾经劝过他同意在房产证上加上女方的名字,理由是「这些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从他的做法上看,林齐虽然同意这句话的内在逻辑,但并不认同将房子给一个在他看来带着目的女人的。

他终究带不走他毕生奋斗而来的财产,只能将它们再捐给社会。

现如今的林齐自己住在家里,他在努力地生活,以自己喜爱的方式生活。

回顾林齐七十七年的人生,他骄傲过,奋斗过,努力过,坚持过,自责过也饿后悔过,但最终还是按照遵从本心,按照自己的想法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