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房产

远洋集团再获远洋服务输血,出售资产、债务展期两不误

2022-11-18房产

编辑导语:远洋集团当下的疲于奔命,完全是「咎由自取」。

远洋集团再获远洋服务输血,出售资产、债务展期两不误

图/百度百科

11月17日,远洋集团公告称,公司完成10亿元公司债本息兑付,并表示年内到期信用债已偿还完毕。

在房企接连爆雷的当下,远洋集团能够按时偿还债务,确实难能可贵。

不过,距离今年结束,也仅剩一个多月时间。

据2022年中报显示,远洋集团账面上的现金,早已无法覆盖短期债务。而在今年下半年,远洋集团已对多笔债务进行展期。

债务压力之下,远洋集团全年不断通过出售资产来回笼资金,合计超百亿元。

就在几天前,远洋集团还向子公司远洋服务出售两处物业,获得7736万元。

在筹钱还债的道路上,远洋集团不得不接受物业公司的反哺。

子公司远洋服务输血

11月13日,远洋服务发布公告称,于2022年11月11日(联交所交易时段后),北京物业买方(公司的全资附属公司)与北京物业卖方订立北京物业买卖协议,及深圳物业买方(公司的全资附属公司)与深圳物业卖方订立深圳物业买卖协议。

据此,北京物业买方已同意收购总建筑面积为3316.14平方米的北京物业,总对价为人民币4896.83万元;深圳物业买方已同意收购建筑面积为1555.84平方米的深圳物业,对价为人民币2839.29万元。

该等物业将由远洋服务占用作为其自用办公楼。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简单意义上的买卖。此次远洋服务收购的北京物业,由远洋集团持股51%,深圳物业则由远洋集团直接持股100%。

也就是说,远洋服务这是从母公司手中拿下这两处物业,共计耗资7736万元。

而作为远洋服务的母公司,当下的远洋集团正面临债务难题,因此市场有声音认为,远洋服务此举是有意反哺母公司远洋集团。

另外,在11月14日,远洋服务公告称,更改全球发售所得款项用途。

据悉,截至公告日期,远洋服务尚未动用全球发售所得款项净额约为5.47亿元,将重新分配用途金额约为5.32亿元。其中,7740万元用于根据该等买卖协议收购自用办公楼。

也就是说,远洋服务此次用于收购母公司物业资产的资金,还是靠动用了IPO资金。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远洋服务第一次反哺母公司了。

今年8月,远洋服务拟斥资5亿元向远洋集团、远洋资本收购红星物业全部股权。

彼时,这一收购被市场认为是双赢的举动,一方面能够补充远洋集团的现金流,另一方面,能够有效扩大远洋服务的物业规模。

不过,就目前来看,给远洋集团补血,才是最主要的目的。

逃不脱的债务展期

就在不久之后的11月17日,远洋集团宣布完成「17远洋01」公司债的本息兑付,共计约10.4亿元。

据了解,该笔债券将于11月21日到期。至此,远洋集团年内到期信用债均已偿还完毕。

貌似,远洋集团很好地应对了到期债务,但真实的情况是,今年下半年以来,远洋集团已经对多笔债务进行了展期。

事实上,远洋集团的危机,早在今年3月就显露出征兆。

彼时,远洋集团旗下的多笔债券接连出现异动,甚至远远背离正常的价格估值。而当时有分析认为,远洋集团面临美元债临期的巨大压力,同时其北京某项目开发贷出了问题,导致机构出库。

为了安抚市场,远洋集团提前偿还了两笔一年期的ABS债券,分别是「21前海致远ABN」、「致远2优」,两笔债券合计金额8.75亿元。

然而,该来的终究回来。

今年9月初,远洋集团旗下的融资平台——远洋资本的一家子公司,被澳门银行发函催债。起因是其于2021年8月向澳门银行贷款2000万美元,到期日为2022年8月24日,远洋资本是这笔贷款的连带担保人。但借款人、担保人均未在到期日履行还款和担保义务。

违约之后,远洋集团最终走上了债务展期的道路。

9月5日,远洋资本召开第一次债券持有人会议,同意将本金为10亿元「的20远资01」,展期一年至2023年9月9日。

在此之后,远洋集团再次被传出旗下债务即将发起展期的消息。

而此次能够按时「17远洋01」,至少可以说明,远洋集团还没有到无药可救的地步。

大肆收并购的恶果

而远洋集团「活下去」的手段,正是靠出售资产。

今年4月,远洋集团转让了北京朝阳区酒仙桥的颐堤港一期的项目公司部分股权,筹得资金30亿元。

6月中旬,远洋集团将其位于北京市丰台区丽泽商务区的锐中心项目股权出售给了中国人寿,交易对价50.15亿元。

7月,远洋集团以质押成都远洋太古里项目50%股权为代价,再次向中国人寿筹资约40亿元。

10月,远洋集团出售北京中国人寿金融中心10%股权,回笼资金2.33亿元。

再加上远洋服务的不断输血,远洋集团今年以来靠出售资产,已经回笼资金超百亿元。

可即便如此,远洋集团仍无法逃脱债务展期的命运。

正所谓有因必有果,远洋集团当下被动的局面,完全是自身的问题。

2021年,房地产行业深度调整的讯号已然明了,但彼时的远洋集团仍抱有逆势扩张的想法,不断通过股权投资、项目收购来扩大规模。

这其中,尤以与红星美凯龙的「200亿元」交易关注度高。

此外,远洋集团旗下远洋资本,同样在资本市场上大杀四方。

然而,局势急转直下。本来游刃有余的远洋集团,同样在去年下半年遭遇到楼市降温、融资渠道收紧等挫败。而大肆收并购给远洋集团带来的直接影响,便是资金流动性的承压。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底,远洋集团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同比减少的幅度达44.7%,从上一年的391.29亿元降到了216.55亿元。

同期,远洋集团的短期借款为186.68亿元。

也就是说,远洋集团账面上的现金,刚刚能覆盖短期借款。

而到了今年上半年,远洋集团的流动性继续恶化,其账面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只剩下146.2亿元。而同期其短期借款,高达182.2亿元。

资金缺口如此之大,远洋集团只得一边出售资产、一边债务展期。

如此看来,远洋集团当下的疲于奔命,完全是「咎由自取」。

原文作者:梁华梁

编辑:王婷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