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历史

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从东部新贵到普世君王,终是黄粱一梦

2022-11-24历史

奥地利原本只是奥托一世建立的神圣罗马帝国的一个东方边戍侯国,最初的名字称为「Ostarrîchi」,意思是「东部边疆」,后来才演化为「Österreich」即「奥地利」。

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从东部新贵到普世君王,终是黄粱一梦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奥地利并没有在帝国中扮演重要角色。12世纪中叶,它才升格为大公国,但在当时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

不过,奥地利有一个「镇国利器」,就在于它特殊的地理位置。它是帝国同东南欧(尤其是拜占庭帝国)之间进行经贸往来的必由通道,有着收买路钱的绝佳资本。

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从东部新贵到普世君王,终是黄粱一梦

哈布斯堡(Habsburger),最早只是发源于今天瑞士北部的一个伯爵领地。随后,它沿着南部和东部的边界线一步步向莱茵河东岸地区扩展。

13世纪,哈布斯堡家族出了一位德意志国王——鲁道夫一世。在他的推动下,哈布斯堡把经营重心移向帝国东部,在120年的时间里占领了施蒂里亚、上奥地利、奥地利和下奥地利,成为奥地利公国的公爵。然后,哈布斯堡家族又以各种方式继续获得了蒂罗尔、卡林提亚、卡尼奥拉、的里雅斯特等地。

哈布斯堡与奥地利的结合,开始的时候只是靠着地利获得了经济与文化的繁荣,但并没有给奥地利在帝国内部带来什么政治砝码,甚至一度被排斥在「七大选帝侯」之外。

可是时隔不久,选侯们发现,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却是帝国皇位的最佳人选。因为它地处帝国东方边陲,担负抵御外族入侵和开疆拓土的重任。而哈布斯堡家族这个东部新贵,也非常乐于接受这项「天子守国门」的光荣事业。

于是,从15世纪中叶起,哈布斯堡家族登上了帝国的最高点,开启了奥地利的高光时刻。在近400年时间里,奥地利的君主几乎总是独霸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宝座,选举制已同世袭制没什么两样。

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从东部新贵到普世君王,终是黄粱一梦

经过300年的扩张,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的领地已经遍布欧洲。尽管期间发生了宗教改革及由此引发的三十年战争,但是奥地利人似乎并不在乎。他们仍在埋头苦干,向着「天下大同」的帝国梦想努力前进。

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拓展领地的两大利器,一个是战争,一个是联姻。比如,先通过征服手段获得尼德兰和勃艮第,后借助联姻得到西班牙及其西属殖民地和那不勒斯-西西里等。人们只知道西班牙是第一个「日不落帝国」,其实16世纪上半叶的奥地利也是「日不落帝国」。

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从东部新贵到普世君王,终是黄粱一梦

1683年,奥地利还成功击退了奥斯曼帝国的进攻,不但拯救了欧洲,也获得了整个匈牙利王国的归属权。18世纪时,西班牙哈布斯堡家族绝嗣,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虽然在英、法等国的施压下,没有获得西班牙及其海外属地的继承权,但仍收获了西班牙在欧洲的大部分领地,如米兰、尼德兰、那不勒斯。

奥地利的哈布斯堡家族仍然是神圣罗马帝国名义上的最高统治者,奥地利更是帝国境内统治面积最为辽阔的邦国,而且拥有着一大片非德意志地区的领土。难怪一位奥地利官员直言不讳的叫嚣:「只要奥地利愿意,他可以拥有一切!」

从东部新贵到普世君主,身为皇族的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一路高歌猛进,然而却犯下了最严重的错误——为了「名正言顺」地统治,不惜与一对过时的制度纠结在一起:即神圣罗马帝国和天主教会。

于是,当英、法等国正在热火朝天的建设自己的民族国家时,这个德意志的最高统治者却不能、也不愿意规划本民族的未来,更不愿意进行宗教改革,始终认为一个以天主教为唯一信仰的多民族的帝国才是理想状态。

于是,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的固步自封,使其人才大量流失国外,逐步与时代精神渐行渐远。更不幸的是,这个白日做梦的家族还于1740年遭遇了一场绝嗣危机。这场危机充分暴露了哈布斯堡家族过分依赖联姻方式的弊端。

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从东部新贵到普世君王,终是黄粱一梦

最终,奥地利的哈布斯堡家族还会延续它的普世君王之梦吗?显然不能,因为一个足以同其匹敌的邦国已经崛起,它就是普鲁士。或许更令它不能预料的是,作为曾经的德意志最高统治者的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竟然最后被排斥在德意志之外,多么滑稽而讽刺的结局。

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从东部新贵到普世君王,终是黄粱一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