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历史

东汉孝顺帝-刘保

2022-11-24历史
东汉孝顺帝-刘保

刘保,东汉王朝第八任皇帝,为东汉安帝刘祜之子,母为宫人李氏。

东汉安帝元初二年(乙卯,115年),刘保出生。不久,其生母被汉安帝刘祜的皇后阎姬毒杀。

东汉安帝永宁元年(庚申,120年),6岁的刘保被立为皇太子。

东汉安帝延光三年(甲子,124年)八月,汉安帝刘祜的乳母王圣、大长秋江京、中常侍樊丰,诬陷太子刘保的乳母王男以及厨监(古代宫庭厨官)邴吉,致使二人被杀。刘保时常为此叹息,王圣等惧怕他日后继位报复,遂又构陷太子及其属官。

同年九月,刘保被废为济阴王,居于德阳殿西钟下。

东汉安帝延光四年(乙丑,125年)三月初十,汉安帝刘祜在出巡途中驾崩,身为汉安帝唯一血脉的刘保理应继承皇位,因为阎皇后曾杀其母,如登皇位,定然对己不利,于是改立汉章帝之孙刘懿(济北惠王刘寿之子)为帝,史称‘少帝’。阎皇后被尊为太后,掌控朝政大权,其兄阎显为车骑大将军。刘保因被废黜,不得上殿亲临父亲灵堂,于是悲号不食,内外百官为之哀痛。

同年四月,车骑将军阎显忌大将军耿宝位尊权重,指使有司奏其党与中常侍樊丰、虎贲中郎将谢恽、侍中周广、野王君王圣等更相阿党,互作威福。当月,樊丰、谢恽、周广皆下狱死,家属流徙比景;贬耿宝及其弟子林虑侯承皆为亭侯,遣就国,耿宝于途中自杀;王圣母女徙雁门(今山西朔州东南)。

七月,西域长史班勇调发敦煌、张掖、酒泉3郡六千骑兵,以及属国鄯善、疏勒、车师前国军队,进击车师后部王军就,大破之,斩首虏8000余人,马畜50000余头,将活捉的军就与匈奴持节使者,带至索班阵亡处斩首,首级传送京都洛阳。

十月,越巂山崩。时值,刘懿病重,阎显、江京等皆守其旁。于是,江京对阎显说:「北乡侯一病不起,国家继承人的事应当及时确定;先前没立济阴王刘保,如果再立,以后必定怨恨,因而不如早做准备,征调其他王子,从中挑选为帝。」当月二十七日,年幼的刘懿仅做7个月皇帝,夭折。阎显、江京等奏请阎太后,秘不发丧的同时,征调济北王、河间王的王子来京。刘保得到消息,遂将宫门紧闭,屯兵自守。

十一月初四晚,两位王子尚未到达京城,宦官孙程、中黄门王康等19人发动宫廷政变,将阎显、阎景、阎晏兄弟及其党羽全部诛杀,阎太后被迁至离宫居住,其家属迁往比景县。于是,时年11岁的刘保被拥立为帝,是为汉顺帝。由于其皇位是靠宦官而得,遂封孙程等19人为侯,并将大权交由他们。后来,宦官与外戚梁氏勾结,这才开始了长达20余年的梁氏专权。

这一年,京师及16郡国发生地震。

东汉顺帝永建元年(丙寅,126年)正月,大赦天下。当月,阎太后卒,谥曰‘安思皇后’。

同年二月,陇西(今甘肃临洮)钟羌反,护羌校尉马贤率7000兵士击之,战于临洮,斩钟羌千余级,羌众皆降,马贤因功进封都乡侯。自此,凉州再无战事发生,始得安宁。

八月,鲜卑寇代郡,太守李超战殁。

十月,朔方以西,障塞多坏,鲜卑因此数侵南匈奴。于是,南匈奴上书朝廷,乞请修复障塞,顺帝诏准:「黎阳营兵出屯中山北界,令缘边郡增置步兵,列屯塞下,教习战射。」于沿边复置屯兵。时值,马贤因犀苦(烧当羌部落首领东号之子,麻奴之弟)兄弟数叛,遂将他们关押令居为质。此时,马贤为朝廷征召回京,免去官职,由右扶风韩皓接替护羌校尉之职。

十一月,西域长史班勇更立车师后国故王子加特奴为王,又遣部将斩杀东且弥王,另立其本种人为王,于是车师西域6国悉平。

十二月,班勇调集各属国士兵攻北匈奴,呼衍王逃走,其从二万余人皆降,生得单于从兄,班勇使加车师王加特奴亲手斩之,以结车师、匈奴之间仇恨。北单于亲率万余骑攻打车师后国,进抵金且谷(今新疆奇台县西),班勇遣假司马曹俊前去救援,单于率军后撤。曹俊追击,斩其贵人骨都侯。此后,呼衍王迁至枯梧河畔居住,车师不再遭到匈奴侵犯,城廓皆安。于是,西所有城邦国归服汉朝,只有焉耆王元孟尚未投降。

这一年,虞诩接替陈禅担任司隶校尉,发现中常侍张妨滥用职权,收受贿赂,依法追究。然而,所上奏章往往遭到扣压,不得上报,虞诩遂将自己捆绑起来,去见廷尉,直接面奏:「从前孝安帝任用樊丰,扰乱正统,几乎亡国;如今张妨玩弄权势,国家又将遭受祸乱;臣不能与张妨一起,所以捆绑前来,不要让臣走杨震之路。」张妨见此,遂在顺帝面前流泪申诉,致使虞诩坐罪,罚往左校(囚徒营)为徒。张妨并不甘心,还欲致之死地,两日竟然4次拷打传讯。狱使劝之自杀,虞诩道:「宁愿受尽折磨斩于街市,以警示世上之人,也不愿默默无闻的自杀。」 张妨残害忠臣之事,在朝野掀起轩然大波,大臣多半愤怒,碍于张妨深得皇帝宠信而不敢进言。宦官浮阳侯孙程、祝阿侯张贤、中常侍高梵等先后入宫直言不讳,虞诩才得释放,得为尚书仆射,张妨因罪流放边疆。

东汉顺帝永建二年(丁卯,127年)正月,中郎将张国以南单于兵,攻击鲜卑其至鞬,破之。

同年二月,辽东鲜卑寇辽东玄菟,乌桓校尉耿晔发乌桓以及缘边诸郡兵,出塞击之,斩获甚众,鲜卑30000人诣辽东降。

三月,发生旱情。

六月,班勇奏请出兵,攻打焉耆王元孟,朝廷遂遣敦煌太守张朗率河西四郡之兵3000,归由班勇指挥。于是,班勇又调发西域诸兵40000余人,兵分两道,进击焉耆。班勇走南道,张朗走北道,约定日期至焉耆城下会师。然而,张朗因为之前犯罪,为了邀功自赎,赶在约定日期之前抵达爵离关(今龟庇北),遣司马率军提前进攻,斩首二千余。元孟害怕被杀,遣使乞降,张朗直接进入焉耆城,受降而还。就这样,张朗得以免罪,班勇却因未能按期到达,下狱免官。不久,班勇虽得赦免,最终老死家中,再未得到重用。

七月,出现日食。

这一年,有人弹劾宦官孙程等结党营私,扰乱朝政,顺帝下诏罢免孙程一干人等之职,将他们封地全改至偏僻贫瘠地区。紧接着,又令19侯须在一定限期离京,各就封国。

东汉顺帝永建三年(戊辰,128年)正月,京师洛阳发生地震。

同年六月,发生旱情。

七月,茂陵园寝发生火灾。

九月,鲜卑寇渔阳(今北京密云)。

十二月,南匈奴乌稽侯尸逐鞮单于卒,其弟休利嗣立,是为去持若尸逐就单于。

这一年,顺帝因为想念孙程人等,遂将19侯全部召回京城,参与朝政。

东汉顺帝永建四年(己巳,129年)正月初一,大赦天下。当月十一日,顺帝行成年加冠礼。

同年五月,顺帝下诏:「海内颇有灾异,朝廷理应修政,太官减膳,珍玩不御。然而,桂阳太守文砻,不思竭忠宣畅朝廷,反而远献大珠,以求幸媚,今封以还之!」

十一月,鲜卑寇朔方。

东汉顺帝永建五年(庚午,130年)四月,京师大旱,京师以及12郡国发生蝗灾。

同年十月,定远侯班超之孙班始尚顺帝姑姑阴城公主刘坚得(清河孝王刘庆之女)为妻。然而,公主骄淫无道,班始积忿,将之杀死。于是,班始腰斩,同母兄弟皆遭杀戳。

东汉顺帝永建六年(辛未,131年)三月,顺帝以伊吾卢(今新疆哈密)膏腴之地,傍近西域 ,置伊吾司马,再开屯田。

同年九月,早年安帝薄于艺文,博士不复讲习,朋徒相视怠散,学舍颓敝,鞠为园蔬,或牧儿、荛竖薪刈其下。时值,将作大匠翟酺奏请修缮,顺帝从之,缮起太学,凡所造240间房舍,1850庐室。

这一年,护乌桓校尉耿晔遣兵击鲜卑,破之。时值,护羌校尉韩皓转湟中屯田置两河间,以逼群羌,朝廷遂以张掖太守马续代任护羌校尉。西河地区羌人因朝廷所设屯田逼近,害怕遭到算计,各部化解仇恨,结盟发誓,以为戒备。马续到任之后,为了化解这种紧张状态,上书朝廷,请求移屯湟中,羌人各部方安。

东汉顺帝阳嘉元年(壬申,132年)正月,顺帝立梁贵人为皇后。当月,京师大旱。

同年三月,扬州(今安徽和县)六郡章河等起兵,攻掠49县,杀伤长吏。

四月,梁皇后的父亲梁商加位特进,拜为执金吾。

十月,耿晔遣乌桓戎末魔等钞击鲜卑,大获而还。当月,鲜卑复寇辽东属国,耿晔移屯辽东无虑城,以拒之。

十一月,尚书令左雄对人事制度进行了一系列改革,顺帝诏令各郡国推举孝廉,限40岁以上。

闰十一月,恭陵百丈庑发生火灾。

东汉顺帝阳嘉二年(癸酉,133年)三月,顺帝册封乳母宋娥为山阳君,又封执金吾梁商之子梁冀为襄邑侯,尚书令左雄阻之。于是,梁商遂让儿子上书辞封。

同年四月,京师发生地震。

六月,雒阳(洛阳)宣德亭地裂,长85丈。顺帝不安,召引公卿举荐贤人能士,询问相关对策,李固直言不讳,指出:应该以前朝安帝为鉴,‘罢黜宦官,削减他们权力,仅留品德方正常侍二人,左右听候驱使;再保留有才智的小黄门5人于殿中供职。’顺帝深以为然,当即命乳母宋娥搬出皇宫,回到自己私舍。因此,宦官与宋娥对李固恨之入骨,伪造书信,捏造罪名,诬陷李固。顺帝信以为真,下令查办,宦官竟然不将诏书送抵尚书台,直接传达下去。大司农黄尚、尚书仆射黄琼救之,求助执金吾梁商,奏请顺帝遣人重查事实。然而,李固还是被关押很久之后,才被无罪释放,却不再受到重用,调任洛县县令,李固于是辞官回乡。

八月,鲜卑寇马城,代郡太守击之,不克。

东汉顺帝阳嘉三年(甲戌,134年)四月,车师后部司马率后王加特奴等,掩击北匈奴于阊吾陆谷,大破之,并擒获单于之母。

同年五月,因为春夏连旱,顺帝诏以大赦天下。

七月十七日,钟羌良封等再次进犯陇西郡、汉阳郡。诏拜前校尉马贤为谒者,镇抚诸种。

十月,护羌校尉马续遣兵击良封,破之,斩杀数百。

东汉顺帝阳嘉四年(乙亥,135年)正月,北匈奴呼衍王侵车师后部,顺帝遣敦煌太守发兵救之,然而不及。

同年二月十六日,顺帝诏封孙程的养子袭爵,开中国允许宦官养子继承爵位的先河。时值,御史张纲上书反对,顺帝不予理会。当月,谒者马贤发陇西将士以及羌胡部队,攻杀良封,斩首1800级,获马、牛、羊50000余头,良封亲属部将投降;又攻钟羌且昌,且昌等率各部十余万,投降凉州刺史。

四月,顺帝封执金吾梁商为大将军。时值,梁商称疾不起已有1年,顺帝遣太常桓焉奉策就第拜封。

八月,发生日食。

十月,乌桓寇云中,度辽将军耿晔追击,不利。

十一月,乌桓围耿晔于兰池城,朝廷发兵数千救之,乌桓乃退。

十二月,京师发生地震。

东汉顺帝永和元年(丙子,136年)正月,改元,大赦天下。

同年十月,承福殿发生火灾。

十二月,顺帝升司空王龚为太尉。王龚一向痛恨宦官专权,有志狂挽局势,多次上书指责罪行。于是,宦官指使门客诬告,顺帝遂命王龚必须以真实情况说明。王龚以前的掾属李固,此时是大将军梁商的从事中郎,求其帮助王龚开脱,并说不能让之蒙冤遇害,也就是不让朝廷蒙受谋害贤能的恶名。梁商为之所动,奏请顺帝,王龚这才得释。

这一年,顺帝任梁皇后之兄、执金吾梁冀为河南尹。然而,梁冀生性嗜酒,荒淫无度,于当地为所欲为。时值,洛阳县令吕放为梁商门客,了解情况,告之梁商,受到父亲责备的梁冀,于是怀恨在心,遂遣人在道途之中将吕放刺杀。又怕父亲察觉,就将吕放被杀之事推至其仇人身上,并且假惺惺任命吕放之弟吕禹继任洛阳县令,再由吕禹负责逮捕刺杀其兄凶手。结果,吕禹将凶手宗族、亲戚、宾客等,诛杀百余。

武陵(今湖南常德)太守奏准增征蛮夷租赋,诸蛮夷不堪负担,杀官吏叛。

朝廷调任马续为度辽将军,再次任命马贤担任护羌校尉。

东汉顺帝永和二年(丁丑,137年)正月,武陵蛮2万人围充县(今湖南桑植),8000人寇夷道,顺帝遣武陵太守李进击平之。

同年二月,广汉属国都尉击破白马羌。

四月,京师发生地震。

五月初六,有人揭发山阳君宋娥勾结奸佞,以不实之词诬陷他人。顺帝查实之后,下令收缴宋娥印绶,遣送回乡。黄龙、杨佗、孟叔、李建、张贤、王道、李元、李刚等9侯,坐与宋娥互相贿赂、谋求高官、增加食邑,诏遣各就封国,并且减少享用封国租税四分之一,以作惩戒。

七月,岭南象林蛮(今越南维川)区怜等攻县寺,杀长吏。交趾刺史樊演发交趾、九真兵万余救之,然兵士忌惮远役,于是二郡兵反,攻其府,府虽击破反者,但是蛮势转盛。

十月,京师再次发生地震。

这一年,太尉王龚以中常侍张昉等专弄国权,欲奏诛之。宗亲之中有人以杨震行事谏之,王龚乃止。

东汉顺帝永和三年(戊寅,138年)二月,京师以及金城、陇西地震,二郡山崩。

同年四月,京师再次发生地震。

五月,吴郡丞羊珍反,攻郡府,太守王衡破斩之。时值,侍御史贾昌与州郡并力讨区怜,不克,为所攻围,岁余,兵谷不继。顺帝听从李固所议,任故并州刺史祝良为九真(今越南清化)太守、张乔为交趾(今越南北宁)太守,前往招降象林蛮,由是岭外复平。

十月,烧当羌那离等3000余骑寇金城(今甘肃陇西),护羌校尉马贤击破之,斩400余级,获马1400匹。那离等又引西部羌人,杀害官吏百姓。

十二月,发生日食。

这一年,中常侍张逵等欲杀大将军梁商、中常侍曹腾,诬其阴谋废立,顺帝不信,张逵于是矫诏逮捕曹腾,导致顺帝大怒,下令宦者李歙将曹腾释放,诛张逵及其党,弘农太守张凤、安平相杨皓,亦受牵连,下狱坐死。

东汉顺帝永和四年(己卯,139年)二月,顺帝欲任梁商少子、虎贲中郎将梁不疑为步兵校尉。梁商上书辞让:「梁不疑还未成年,担负不起如此大任;皇帝若要恩惠于他,可以采用其他方式。」乃改梁不疑为侍中、奉车都尉。

同年二月,京师发生地震。

三月,烧当羌那离等复反。

四月初八,护羌校尉马贤率中士兵以及万余羌人骑兵,攻杀那离,获首、虏1200余。

八月,太原发生旱情。

东汉顺帝永和五年(庚辰,140年)二月,京师发生地震。当月,南匈奴句龙王吾斯、车纽等反,率3000骑攻西河(今内蒙古东胜县东南),招诱右贤王,合兵七、八千,围美稷(今内蒙古准格尔旗西北),杀朔方(今蒙古磴口北)、代郡(今山西阳高)长吏。

同年五月,度辽将军马续与中郎将梁并等发边兵以及羌、胡,合计二万余掩击,破之。吾斯等复更屯聚,攻没城邑。时值,梁并病征,五原太守陈龟代为中郎将,然陈龟认为形成这种混乱局面,全是南匈奴单于无方御下,在未征得朝廷同意之下,督促去持若尸逐就单于及其弟左贤王自杀。这一措施虽然暂时缓和了南匈奴的内部矛盾,但是这种越权擅杀的做法,引起顺帝不满,遂将陈龟逮捕下狱、免官。

早先,那离等既平,朝廷以来机为并州(今山西太原)刺史、刘秉为凉州(今甘肃张家川)刺史。然而,二人天性惨虐,多所扰发,且冻、傅难诸羌纷叛,攻掠金城,与杂种羌、胡,大寇三辅,杀害长吏,来机等并坐征。朝廷遂命马贤为征西将军,以骑都尉耿叔为副,将左右羽林五校士以及诸州郡兵十万人,屯驻汉阳。

九月,令扶风、汉阳筑坞壁300所,设置屯兵,防御羌人。时值,且冻羌寇武都、烧陇关(今陕西陇县陇山东坡),掠夺朝廷苑马。吾斯立车纽为单于,继而东引乌桓,西收羌、戎诸胡数万,攻破京兆(今陕西西安)虎牙营,杀上郡都尉以及军司马,寇掠并、幽、凉、冀4州。乃徙西河治离石,上郡治夏阳,朔方治五原。

十二月,朝廷遣匈奴中郎将张耽将幽州、乌桓诸郡营兵击车纽等,战于马邑(今山西朔县),斩首3000级,获生口甚众,车纽乞降,吾斯逃走,率部寇边不已。

东汉顺帝永和六年(辛巳,141年)正月二十一日,征西将军马贤率五、六千骑击且冻羌,战于射姑山(今甘肃庆阳北),马贤兵败,与其两子战亡,于是东西羌大合。顺帝念及马贤功绩,赐其家中3000匹布、1000斛粮,又封马贤之孙马光为舞阳亭侯,每年租税收入达一百万。

闰正月,巩唐羌寇陇西,遂及三辅,烧园陵,杀掠吏民。

三月,武都太守赵冲追击巩唐羌,斩首400余级,降2000余人,顺帝下诏,令之督河西四郡兵为节度。时值,大将军梁商大会宾客,宴于雒水,酒阑之时,继以【䪥露之歌】,从事中郎周举闻之,叹道:「此所谓哀乐失时,非其所也,殃将及乎!」

四月,巩唐羌寇北地,北地太守贾福与赵冲击之,不利。时值,顺帝遣匈奴中郎将张耽、度辽将军马续,率领鲜卑至谷城(今内蒙古准格尔旗西南),击乌桓于通天山,大破之。然而,马续频繁征召各部人马,致使关系日趋紧张,反叛不断,朝廷免去其度辽将军之职,以城门校尉吴武代之。

八月,大将军梁商卒,其子梁冀继任大将军,梁冀之弟梁不疑任为河南尹。

九月,诸羌寇武威。当月,发生日食。

十一月,顺帝以执金吾张乔行车骑将军事,将兵15000屯驻三辅。

这一年,荆州盗贼起,弥年不定,遂以大将军从事中郎李固为荆州刺史。李固既至,遣吏劳问境内,赦免寇盗前衅。于是,贼帅夏密等,率其魁党600余,自缚归首,李固皆原谅之,并且遣还,使自招集,开示威法。半年之间,余类悉降,州内清平。时值,泰山盗贼屯聚历年,郡兵常千人追讨而不能制。大将军梁冀遂徒李固为泰山太守,李固既至,悉遣归农,但选留任战者百余人,以恩信招诱之,不满1年,贼皆弭散。

东汉顺帝汉安元年(壬午,142年)八月,南匈奴句龙吾斯与薁鞬、台耆等复反,寇掠并部。

同年,朝廷遣8位使臣(侍中何内杜乔、周举、守光禄大夫周栩、冯羡、魏郡栾巴、张纲、郭遵、刘班民),分巡郡县,表贤良,显忠勤。光禄大夫张纲埋其车轮于洛阳都亭(指停车不前往郡县,返回洛阳),并且说道:豺狼当路,安问狐狸!」回朝弹劾梁冀专权贪恣,顺帝知其直而不能用。

十月,罕羌邑落5000余户诣赵冲降,唯烧何种据参䜌未下。

东汉顺帝汉安二年(癸未,143年)四月,护羌校尉赵冲与汉阳太守张贡击烧当羌于参䜌,破之。

同年六月,南匈奴单于虚位3年,朝廷立匈奴守义王兜楼储,是为呼兰若尸逐就单于。

闰十月,张冲又击烧当羌于阿阳,亦破之。

十一月,匈奴中郎将扶风马寔,遣人刺杀龙句王吾斯。

这一年,凉州自九月以来,发生地震180起,山谷坼裂,坏败城寺,民压死者甚众。

东汉顺帝汉安三年(甲申,144年)正月,护羌校尉从事马玄为诸羌所诱,将羌众亡出塞,护羌校尉赵冲追击马玄,斩首800余级;复追叛羌至建威鹯阴河,遇羌伏兵,与战而殁。赵冲虽死,前后多所斩获,羌势亦衰,朝廷封赵冲之子为义阳亭侯。

同年四月,匈奴中郎将马寔击南匈奴左部,破之,于是胡、羌、乌桓悉降。当月,顺帝立皇子刘炳为太子,大赦天下。时值,太子居承光宫,顺帝遣侍御史种暠监太子家,中常侍高梵从中单驾出迎太子。太傅杜乔等怀疑,所以犹豫未决,种暠于是手持利剑挡住车驾道:「太子,国之储副,人命所系,今常侍来,却无诏信,何以知非奸邪?」高梵理屈,不敢对答,只得驰还奏之。直至顺帝下诏,太子乃得去。杜乔退而叹息,敬其临事不惑,顺帝亦嘉其持重。

八月,九江范容、周生等寇掠城邑,屯据历阳,为江、淮臣患 ,朝廷遣御史中丞冯绲督州兵讨之。当月初六,在位19年的汉顺帝刘保崩于玉堂前殿,时年29岁,庙号‘敬宗’,谥曰‘孝顺皇帝’,其两岁的儿子刘炳继承皇位,是为‘汉冲帝’。

九月十二日,葬于宪陵(今河南洛阳西),庙曰‘敬宗’。当日,京师以及太原、雁门发生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