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历史

革命老同志汤涛回忆文章:血战泗县城

2022-11-25历史

血战泗县城

汤涛

泗县城是原皖东北一座古城,它西靠津浦,北临陇海,是当时兵家必争重地。1946年7月底,国民党桂系主力第七军第一七二师,在师长朱乃瑞带领下(包括地方土顽)占据了泗县城,意图保护津浦、陇海两条铁路畅通。同时,我华野陈毅军长调来山东八师,在师长何以祥指挥下主攻泗城北门,该师是我华野头等攻坚兵团;其次,调二纵等部助攻西南两门,主要是执行对灵璧、五河方向来敌的打援任务;九纵则在东门东南方向,协助八师攻城。

革命老同志汤涛回忆文章:血战泗县城

国外流入的桂系第七军士兵图片

当时我在皖东北七地委任青年干事,和七地委青年主任刘星在泗城东北大周庄进行土地改革,不久也到泗城北约25公里的郭庄,住在陈毅军长指挥部附近。那时我们组织群众全力支援部队,其场面是相当壮观的。后陈毅军长作诗:「十万旌旗泗水扬,淮南淮北遍玄黄,陆攻空炸天地窄,烧杀抢掠鸡犬亡,还乡土劣旧奸伪,美械蒋军新虎狼,人民怒撼山河动,背水奇功敌尽降。」

国民党一七二师占据泗城后,借泗城城墙坚固,又加城河宽大,水深丈多,居高临下,易守难攻,更主要的是封锁北门进攻通道,在城的外围屏山用一个加强连固守,和泗城遥相呼应;在北门借一土山丘修筑暗堡,封锁攻城通道,城内两侧除修内外暗堡外,借城墙两侧居高临下,也和暗堡互相配合,这就给八师执行主攻任务,带来很大困难。

革命老同志汤涛回忆文章:血战泗县城

泗县战役外围战斗屏山战斗桂系士兵阵地

8月5日夜我九纵一个营夜袭屏山,上半夜很快扫清屏山外围障碍,用山炮打掉屏山高堡,敌人仍顽固抵抗,不久又用炸药炸掉最后一个暗堡,直打到6日天亮。泗城之敌因被我军围困,未敢出城救援,只能望屏山兴叹。我军最后用话筒呼敌投降,不久堡内竖起白旗,我军俘敌80多人,将俘虏带到小郭庄指挥部,已是中午。我在一个大院内亲眼看到,敌人都是泥土满身,衣帽破烂,情绪很不稳定,此时我军院内外都有机枪严密封锁,防止敌人暴动。九纵打下的这批敌人思想是很顽固的,后经了解大都是广西人和广东人,也有少数湖南人,它们都是国民党在重庆专训打共产党的,八年来从未打过日本鬼子。

革命老同志汤涛回忆文章:血战泗县城

桂系172师哨兵照片

由于广东广西人语言不通,陈军长调来广东广西籍教员给俘虏上课,说明蒋介石打内战错误,他们是受骗者,我们的政策是优待俘虏。其次给俘虏调来大米白面,给敌吃好菜,在当时我们吃的是三三制粗粮,很少吃到大米,有很多人对此思想不通。但事实是,由于我军的俘虏政策,俘虏情绪有了很大变化,脸上逐渐现出笑容,有的把头发梳得光亮,反抗情绪一扫而空。

8月6日,我八师围城任务已基本完成,不论是地道掩护还是从村庄出击,都有序不乱,但这时天降大雨,给八师执行主攻任务带来困难,如炸药包有的潮湿,可能失效。当夜八师一个排将敌照明打灭,爆破人员两次送炸药到位,都因天雨爆破不成,而牺牲数人。最后用两挺机枪封锁堡眼,用集束手榴弹炸掉暗堡,消灭掉攻城的第一道障碍。

革命老同志汤涛回忆文章:血战泗县城

泗县战斗中遍布护城河的竹签、竹钉等障碍物

第二天接近天亮时,北门西北高坡两门重山炮开火,将北城门炸平并将城门左右侧机枪阵地打掉。这时,我军发起全面冲锋,乘炮火硝烟未散之机,我军山东机枪连大汉冲锋在前,手榴弹排冲锋在后,枪弹、手榴弹在企图阻挡我军进攻的敌群中开花。遇到暗堡,则机枪掩护,消灭敌人。这次攻城战斗大约投入一个团兵力,和敌人展开肉搏,开始和敌人成班成排成连拼杀,直打到敌人向街道两侧分散。由于敌为广东广西人,个头太小,而我八师山东大汉凶猛异常,因此敌人已形成溃散。这时进城我军转向北城墙,向内城敌人进攻,以掩护我城外攻城部队,同时我城外部队,也在炮轰北门之后,用云梯搭桥攻城,但牺牲很大。不久也攻进城内和进城我军会合,直到7日天黑,大雨不止,和敌人开展了短时间巷战;敌人大部转入民房,凭借武器优势死守,很难接近拼杀。

此时东门九纵也攻入城内和八师会合。直到第二天天黑,敌人在民房里龟缩不出,我军只好用手榴弹和敌人打房通战,就是说冲进民房,如遇不到敌人就打通山墙,用手榴弹开路,一旦遇到敌人就当面拼杀。就这样连续进攻,直打到8月9日夜,这种雨中激战一直未停。

不久据西门电话,灵璧方面增援之敌,多次都被我军打回。但敌白天飞机不断,夜晚灯火成片,还有增援之势,陈军长看到血战已进行两天两夜,天降大雨不利再战,同时我军已歼敌3000余人,自身亦伤亡2000余人,决定撤出泗县城,转入更大战役。

这时我在郭庄,直到部队撤完,把剩下70多名伤员送走,才和地委向洪泽湖方向撤离。

本文选自【足迹】一书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