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历史

揭密:日本侵略者1943年在抚顺「龙凤防疫区」制造的惨剧

2022-11-25历史

原创 抚顺李延国

「日本人把传染霍乱还没有死的小孩,拉倒河沟西(抚顺市玻璃厂位置),驾上劈柴炼了。」龙凤矿老工人李长新说这话的时候满脸愤怒。把活人扔进炼人炉你信不信?这是1943年抚顺龙凤发生霍乱疫情,抚顺日伪当局防疫采取的法西斯手段,令人发指。

日伪时期,在抚顺坑南干线(今煤都路)东段,龙凤矿竖井楼北面有一处抚顺金泰窑业公司龙凤窑业工厂,生产焦炭供应鞍山制铁所。

1943年8月初,新招募来的华北劳工及家属122名,被分配到龙凤窑业工厂。初来乍到,有些人水土不服,在工棚连拉带吐。有一名叫卢银田的工人出现腹泻症状,卧床不起,随后又有12名劳工出现同样情况。

揭密:日本侵略者1943年在抚顺「龙凤防疫区」制造的惨剧

龙凤矿竖井楼北侧就是龙凤窑业工厂

可怕的是,这种状况在龙凤迅速扩散,被老百姓认为是瘟疫。老百姓看不起西医,只好到龙凤、搭连的中药铺子抓药,未见病情好转。龙凤采炭所诊疗所也收治了几个病人,按常规痢疾治疗没有明显疗效,意思到问题的严重性。

太平洋战争爆发,急需煤炭,这一时期抚顺因井下事故频发、招募的劳工期望值反差太大,到了龙凤没干几天就逃回关内。煤矿用工不足,导致煤炭产量急聚下降,是往日的一半。

突然出现的劳工肠道疾病,有的不能下井造成龙凤煤矿局部停产,令日本抚顺煤矿当局惊恐万分。他们不在乎中国人死活,怕的是产生疫情影响煤矿出煤,给他们的侵略战争带来影响。

揭密:日本侵略者1943年在抚顺「龙凤防疫区」制造的惨剧

日伪时期抚顺市公署

9月4日,抚顺炭矿医院对部分患者抽样化验,得出诊断:确诊龙凤出现的病情为霍乱。

霍乱,是一种霍乱弧菌污染的食物或水引起的烈性肠道传染病。早期症状为腹泻、呕吐、脱水等,可导致身体多器官衰竭造成死亡。

抚顺市公署成立了抚顺霍乱防疫本部,抚顺市长后藤英南兼任部长。抚顺炭矿成立防疫委员会,由炭矿次长长人见担任委员长,具体工作由抚顺炭矿防疫本部负责。并把龙凤确定为重点防疫区,成立龙凤采炭所防疫所,龙凤诊疗所负责具体工作。

揭密:日本侵略者1943年在抚顺「龙凤防疫区」制造的惨剧

这是目前看到的一张龙凤1943年防疫照片,躺着的死亡病人

确定了东至东洲河,南至茨山,西至新屯桥,北至浑河的龙凤工业广场防疫范围。设置了路障,主要路口有警察、矿警队、把头看守。里不出外不进。当时连接抚顺矿区东部工厂、煤矿的抚顺炭矿运输事务所的南干线电车,也停止运行,实行交通管制。

9月4号开始,龙凤的矿工发现矿大门关闭,不让矿工下井、进入厂房。允许进入矿内的是井下通风、消火、排水、泵房运转、提升系统,维持矿山运行需要的人员,统一到龙凤采炭所进行肛检。

工人不上班没有工钱,没有3毛钱的保健饭票换窝窝头,有些人和看门的把头发生争吵。

龙凤、搭连矿工居住的集中区乌龙沟、茨沟、马蹄沟(今天锦山街)、夜海沟、小阿金沟(今巴黎都市南)、小新屯、龙凤坎村,这时候开始有煤矿的人架设铁丝网,有军警持枪站岗。龙凤采炭所安排人在几个矿工居住区的简易旱厕撒生石灰,压井、笼井、水沟、垃圾堆、住宅喷洒防疫药物,贴上通告。

揭密:日本侵略者1943年在抚顺「龙凤防疫区」制造的惨剧

龙凤居民核酸检测

疫情检疫的有日本军医、抚顺炭矿医院的防疫大夫,穿着防护服装。矿工们看到带着猪鼻子的面罩,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面罩有点像他们在井下看到的救护队员,戴的防瓦斯面罩相似。

在每个区域,搭设了席棚子,龙凤、搭连派出所的伪满洲国警察通知老百姓做肛检。把头领着拿枪的日本士兵到各家各户,驱赶动作慢、不愿检疫的老百姓。当时,老百姓管霍乱叫「虎烈拉」,光知道是一种可怕的传染病。虎烈拉是霍乱的英语发音,由采炭所的日本人先叫出来,以后叫着顺嘴又喊成了「火立拉」。

龙凤、搭连每个区段防疫检查设在席棚子里,老百姓站成两队,人挨着人密密麻麻。防疫大夫在肛门处用小勺截取粪便,发现稀便的装入玻璃试管准备化验,然后强行把人送进隔离所。老工人李长新向我介绍:「小勺像汤匙,比它小。你脱裤子慢了,他用小勺怼你、拿脚踢你,旁边有拿枪的鬼子谁也不敢知声。」

日本防疫大夫,对怀疑染病对象强行扒开裤子取便,动作粗鲁。把肛门抠出血,日本大夫像没看见,一摆手下一个赶紧上来脱裤子撅腚。「撅腚不服」和「就得让日本人抠你屁眼子」,以至于成为解放后老矿工开玩笑、批评人的用语。

一些鬼子、汉奸把头,趁机调戏妇女,使矿工、家属倍感屈辱。住在搭连嘴子的搭连坑采煤工人周世清,性格腼腆,人送外号「大姑娘」。妻子吴氏长得眉清目秀,刚刚怀孕几个月,被日本人、把头不怀好意强行褪去裤子。验便过程中,鬼子和狗腿子动手动脚,吴氏回到家上吊自尽。周世清看到此景,悲愤交加,一病不起。三口人就这样在防疫中把命丢了。

家里出现疫情死了人,在日本兵的监督下,跟班的工人把这户的门用井下3寸钉子钉死。意味着全家共赴黄泉。怕日本人灭门,往往把死人藏进炕洞、煤堆或偷偷埋在屋后。其实,参与「防疫」的汉奸、把头、矿警也知道中国人把死去的亲人藏起来,但怕告发引起众怒也就睁眼闭眼算了。龙凤矿离休干部李树海,是我爸爸河北邯郸籍的同乡,在家里谈到一个叫李豪忠的人引起我的极大兴趣。他说日本人从矿里木场子拉来沥青、板皮,准备把龙凤大房子钉死连同矿工一块烧掉灭菌。给日本人做事的翻译李豪忠,说你把没病的矿工一块烧死,今后谁还能替日本人采煤。救了许多无病的矿工,也算有点良心。

揭密:日本侵略者1943年在抚顺「龙凤防疫区」制造的惨剧

抚顺煤矿初期大房子的工人食堂,细看有人留着辫子

龙凤矿破产前,上级征集龙凤矿老干部、老工人在日伪时期的亲闻、亲历资料,很多人提到1943年龙凤防疫的惨状。

而日本人在自己的社宅,龙凤町(今员工街)封堵了进出口,进行了大面积喷洒消毒。重要岗位员工在防疫期间需要到单位上工,佩戴口罩,不与中国工人近距离交流。取消了童工到龙凤町替日本员工取饭盒。到龙凤町卖菜的中国人检查了身体,持有抚顺炭矿的「防疫证明」,带袖标才能进入。期间,为日本员工家属注射了霍乱疫苗。曾经在龙凤町干杂役的龙凤矿退休老工人胡英宾,住在海新街老圈楼四楼,他讲员工街的日本人也进行了验便,但没有警察看押。

在南山设立了隔离所,今天十栋楼锦山社区办公室的位置,搭设了6个席棚子。对发现的疫情患者,日本人不是给以治疗,而是送到隔离所关押,阻断传染源。

2019年国庆节,我与摄影师白念礼来到员工街正通公司楼,采访了原龙凤矿调度室主任李有林。他说:「1943年夏天那场瘟疫,我被关进了南山隔离所。每天只给一点粥,不给治疗,在席棚子里黑乎乎全是人。几天后,管防疫的人让你跑100米,跑不下来那就完了,证明你有病没有恢复。我使出吃奶的劲拼命跑,要不命就没了。旁边就有砖砌的炼人炉,看着冒着黑烟的炉火,不知道下一个是不是自己。有的人半夜逃跑,跳铁丝网被电网过死的、发现之后给打死的都有。最可气的是,有个叫韩英卓的掌子头充填工人,本来就是感冒发烧起不来炕,被日本人当成虎烈拉送到隔离所。几天后,推进旁边的炼人炉,把个大活人给炼了。」

揭密:日本侵略者1943年在抚顺「龙凤防疫区」制造的惨剧

作者李延国采访1943年龙凤霍乱幸存者李有林

在防疫中,龙凤地区笼罩着阴云,对日本人防疫的手段产生恐惧,整日提心吊胆。把没有咽气的,甚至把年老体弱的人当成霍乱病人送进炼人炉,到了人人自危的程度。我在一次采访小新屯原住居民侯庆银的时候他曾说,解放后在西山(当年龙凤采炭所斜井),小的时候看到过日本人的炼人炉。后来扒了。

更加恐怖的是,龙凤人听到老虎台传染霍乱的人被日本人使用毒针杀死,不再相信日本人。东山有的人偷偷来到老君庙,烧香拜佛,祈求保佑平安。由于缺乏科学知识,迷信地认为是瘟疫,是老天爷对人类的惩罚。

疫情发生后,迅速向老虎台方向蔓延,一直到西部的古城子。据日本抚顺官方统计的数字,疫情从9月10日开始,到23日结束,历时13天。霍乱患者共有85人,死亡23人。而经历龙凤1943年霍乱疫情老工人回忆,实际疫情是40多天,龙凤、搭连地区死亡人数有五百多人。

疫情结束,家里有死人的才敢把尸体入殓,草草埋葬在附近山岗。

造成这次疫情的原因:

  1. 水土不服。闯关东背井离乡到龙凤,一路风餐夜宿,吃不饱,身体抵抗力下降。看到龙凤的现状,跟把头说得完全不一样,心里产生落差。
  2. 居住条件恶劣,造成疫情的扩散。龙凤劳工居住的大房子,恶劣的生存条件,几十人群居在一百多平方米狭小的空间,形成了传染病的传染渠道。在大房子使用的压井、笼井,做饭、洗衣服的水混用,已经形成水源地污染。
  3. 医疗条件不足。龙凤煤矿就有一个抚顺炭矿医院分支的龙凤采炭所诊疗所,有四个日本人。老百姓看不起西医,基本上是到中药铺子抓药。龙凤地区疫情发生后,中医没有化验设备受到局限,按照普通痢疾去处理。另外,由于条件限制和习惯,矿工在井下喝顶板自然渗水、充填水也是疫情传播的一个原因。

4、对疫情的恐慌,加剧了疫情的蔓延。日本当局采取法西斯手段,一人有病全家跟着遭殃。有的怕日本人殃及全家人,不敢报出家里有病人,结果导致家人、邻里互相传染。

解放后,龙凤街道13委j组在1990年左右也发生过一起霍乱疫情,龙凤矿职工医院、卫生科在上级部门和地方政府的帮助下,积极处置没有造成疫情的扩散和死亡。

揭密:日本侵略者1943年在抚顺「龙凤防疫区」制造的惨剧

龙凤街道兴龙社区居民有序进行核酸检测

编后语:不忘历史,珍爱和平。谨以此篇致敬工作在抚顺市抗疫一线的工作者,祝福抚顺人民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