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历史

樊於期为何被秦王通缉:因他与太后有染?

2022-11-24历史

真相:一个秦宫内的中级军官,在一个特殊的日子,受到某位贵人(比如赵太后)的诱惑,稀里糊涂犯下大忌。被秦王知晓(遇到?)后逃亡。秦王怒,灭其宗族,重赏购其首。


1

樊於期是一个谜一样的人,其身份身世,仅「秦将」二字;其出秦前事迹,仅有「得罪於秦王」。其事极简,却在【史记】中留下了极为壮烈的一笔,是一个形象生动,令所有读史人都不会忘记的「酱油」。

留史只一言,但一言如何能尽?

樊於期到底是谁?到底他做了什么事「得罪於秦王」?两千年来,无数学者断须脱发,仍无法下结论,因为【史记】原文就只着这几字,而且无丝毫其他信史可供参考。倒是民间,为他自刎献头之烈,将他演绎成了一个忍辱负重、为天下而不惜一己之身的义勇之士。

数千年未有结论,也由此可知历代学者对历史之严谨,既然其人在【史记】只有「一言」,那就让所有疑问成为历史的留白吧!

但「好奇害死猫」啊!明知没有结果,读了【史记】之【刺客列传】,我还是没有忍住探究的欲望,意图去探寻历史的真相。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历史的真相永远都在那里,但是至少在目前,它还躺在它躺着的地方,没人发现。

2

两千年来,禁不住诱惑的人们,为樊於期猜想了一些出身,其中有两种代表性说法:冯梦龙在【东周列国志】里书道「樊於期传檄讨秦王」,将樊於期描写为秦王弟成蟜的手下将军,在檄文中揭露秦王「隐私」,因而为秦王所恨;而杨宽先生则在其名著【战国史】中,认为樊於期即秦将军桓齮。由于【东周列国志】是小说,而【战国史】则是历史研究,因此在学界杨宽先生的说法影响最大,近年来,甚至有不少学者将其采为信史,并在公开讲座及著作中直接采用。


樊於期为何被秦王通缉:因他与太后有染?

【东周列国故事之樊於期反秦】连环画


当然,还有将两种说法「一锅炖」的,说樊於期就是秦将军桓齮,先「传檄讨秦王」,后为秦将军讨赵失败而亡燕。这种说法基本逻辑不通,「成蟜反秦」后,桓齮还在领兵攻赵。以秦王之心胸,岂能放过写此檄文之人?更何况还委以绝对的兵权?

至于冯梦龙的演绎,本为小说家言,没有任何直接间接的史料加以佐证,只能是作者的一种猜想。不过,很显然这种猜想也同样没有逻辑:如果樊於期真的替成蟜写檄文通告天下,【史记】如何会不记载樊於期得罪秦王的原因?

事实上,成蟜是否谋反,如今在史学界尚有争议。辛德勇教授在【生死秦始皇】一书中认为,【史记·秦始皇本纪】载称:「长安君成蟜将军击赵,反,死屯留。」历代都据此认为成蟜谋反,此说不通。成蟜年幼而得秦王宠信,多有功劳,兄弟感情很好,其人又甚年轻,没有反的理由。因此,辛教授认为「反」当理解为「返」——成蟜在击赵返咸阳途中,在屯留因病(伤)死去。此说新颖,且颇有说服力。既然成蟜是「返」而非「反」,自然也不存在樊於期的檄文了。


樊於期为何被秦王通缉:因他与太后有染?


3

那么,樊於期到底是不是桓齮呢?

杨宽先生的【战国史】,是一部严肃的史学著作,其对樊於期就是桓齮的判断,主要居于两者读音相似。有此判断后,认为桓齮乃因攻赵兵败,畏罪而逃。

可是,杨宽先生忽略了几点:

其一,秦并无败将被严重追责的传统和法制。桓齮任将军期间,屡立战功,纵有兵败,也断不至于有被杀灭族之虞。而一旦判逃,则显然必被抄家灭族。以桓齮这种立下不世战功的军中悍将,会为了自己逃避责任而致「宗族皆没」?何况,如果两者真是一人,太史公有必要为他取个别名?就算是桓齮自己的化名,但既然大家都知道他就是桓齮(如果大家不知道他是谁,就不可能知道他被秦王悬赏),太史公至少可以加一句「樊於期者,原秦将桓齮也」,且不省事而准确清晰!

其二,如果樊於期是兵败为逃避责任而奔燕,则为秦国之「公敌」。但【史记】言其「得罪于秦王」,已说明他与秦王之间是「私怨」。那么,樊於期逃走的性质,应当是「避祸」,而不是「叛逃」。樊於期既不是因兵败逃避国法,而是因「得罪于秦王」所以外逃避祸,说他是桓齮兵败逃燕就没有依据了。【史记】【战国策】【资治通鉴】均有桓齮被赵国李牧所败的记载,【战国策】记其被李牧军所杀,较其兵败畏罪奔燕更为可信。

所以,无论是「樊於期传檄讨秦王」,还是「樊於期乃桓齮兵败亡燕」,都只是作者完全的猜测,没有依据。

4

樊於期到底是谁?

樊於期之事迹,除【刺客列传】外,信史再无任何记载。其在当时出名,皆出于秦王以「金千斤,邑万家」买他的脑袋;而其在后世出名,是因为在荆轲刺秦王事件中,他充当了一个悲剧的道具角色。

由此推测,樊於期大概原本就是一个小角色,军职不高也不低。不过,他的岗位应该比较特殊,能够接触秦王或其亲人,这样才有「得罪秦王」的「资格」。

那他到底做了什么得罪秦王呢?

前面说到,樊於期与秦王之间,乃是私怨,而非公仇。但奇怪的是,秦王只是给出了堪比封侯的赏赐,却绝口不提樊於期得罪他的原因;而樊於期在这一点上,与秦王保持高度的默契,从未吐露自己干了什么事导致「父母宗族皆被戮没」。

两人保持如此默契,只能说明一点:樊於期得罪秦王之事,于二人皆不光彩,二人都不愿为天下人所知。但秦王为此而怒极,对一个小角色的脑袋给出了封侯待遇;樊於期父母宗族皆被戮没,但始终「配合」秦王守口如瓶。如此私密,从古至今,还有何事为官家所忌?宫闱耳!

推到这里,我们似乎正在接近真相:一个秦宫内的中级军官,在一个特殊的日子,受到某位贵人(比如赵太后)的诱惑,稀里糊涂犯下大忌。被秦王知晓(遇到?)后逃亡。秦王怒,灭其宗族,重赏购其首。樊於期得知父母宗族没,既悔且恨,自己做下不光彩之事连累父母宗族,如果被天下人知晓原由,岂不更丢祖宗的脸?因此,两人一个喊打喊杀但绝不说原因,一个逃到燕国也三缄其口。如果可以选择,他大概宁愿留下来承受秦王的怒火,纵然身死也胜于内心的煎熬,那一颗价值千斤的头颅,早就成了他的枷锁。荆轲的到来,于他而言,完全是一种解脱……

历史的真相是这样的吗?千万别信,因为我也是猜的。不过,这大概就是【史记】「留白」之处的精彩吧!

文丨廖德凯

本文为第四届「伯鸿书香奖」阅读奖获奖作品,首发于中华书局,原题【一言难尽樊於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