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游戏

滴,你的任务已完成,请进入页面查看……

2022-11-25游戏


滴,你的任务已完成,请进入页面查看……

我在无限游戏里封神(无限)

作者:壶鱼辣椒

简介:白柳在失业后被卷入一个无法停止的惊悚直播游戏中,游戏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怪物和蕴含杀意的玩家。 一开始所有人都以为白柳只是个误入游戏的普通人。 后来,他们才明白,是这个游戏用胜利和桂冕在恭迎属于它的神明,对白柳说,欢迎回家。 恐怖神明非人类美攻*特别爱钱随便炸场有点疯受 ……

入坑指南:

白柳醒来,他发现自己坐在一个车的后座上,车内部狭隘窄小,破旧的椅背上泛着逼真的烟味,车窗上滑落不成股的水流,能从玻璃上模糊地看到窗外细雨淅淅沥沥,天色昏沉,分不清是黄昏还是夜晚,他的鼻腔里还萦绕着一丝淡淡的,让他不适的咸鱼腥味。


他的面前有一个悬浮的面板,上面写着——【游戏须知】。


白柳皱起眉来。


这是哪里?他为什么在这里?这个面板又是什么东西?


这个面板好像能感知他心中的疑惑,依次在上面显现出了答案。


【你在一场致命的游戏中,而你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我们检测到你在失业之后爆发出了强烈的对金钱的欲望,触发了游戏的开启】


随着面板上的字一个一个显现,白柳终于回想起了一些事情。


是的,没错,他失业了。


而他是一个对金钱有着强烈渴望的人,他从小到大都爱钱到不正常的地步,甚至被心理医生诊断为【金钱囤积症】的患者,医生告诫他,如果再不控制自己对金钱的欲望,他迟早会做出为了钱不要命的事情来。


有工作的时候,白柳每个月还有一定的固定收入可以勉强克制自己对金钱的渴望,但当他失去这份工作的时候,白柳陷入了一种无法自控的,甚至想要不顾一切地去囤积金钱的热切中。他的心理医生说,这是下岗社畜的正常心理状态,让他自己调节平缓一下,出去看看世界放松一下。


白柳听了只想冷笑,没有钱,出去只能看地狱不能看世界好吗。


白柳讽刺心理医生:「我出去看了世界之后,我就能变得有钱吗?」


心理医生惊叹:「当然不会啊,你会变得更穷。」


白柳:「……」你他妈这不是挺知道会发生什么吗?


「但是你变得更穷之后,你就会发现……」心理医生安慰白柳,「穷也不过如此,钱都是身外之物,何必把自己折腾得如此痛苦呢?」


白柳面无表情地质问心理医生:「遇到我这种病人痛苦吗?」


心理医生:「……」痛苦。


白柳呵呵一笑:「你是为了什么把自己折腾得这么痛苦呢?你为什么不辞职出去走走呢?」


心理医生:「……」为了钱,没钱不敢出去走。


汪的一声哭出来。


在把自己不知道多少个心理医生说哭之后,白柳拍拍手感叹,穷真是攻击人类的最好武器。


就是伤人八百,自伤一千。


幸好这心理医生是社区免费的,不然白柳就更穷了。


————————


白柳失业之后,陷入一种极致的焦虑当中,根本就调节不过来,做梦都能梦到自己一夜暴富,坐在钱堆里欢乐大笑。醒来之后,梦境和现实的巨大落差又常常让他感觉更加怅然,因为他的存款只有五位数。


在这种无法平息的下岗焦躁和自我冲突里,白柳有事没事就托腮做梦——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一种可以高风险挣钱的方式就好了,他可以不要命,但是他要钱!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朋友,朋友宽慰他,看到你墙上书架上那本【刑法】了吗?


白柳说看到了。


朋友说,你随便翻开一页找一条,上面就是高风险的赚钱工作,你努努力,还能争取上本月的加急名单。


白柳:「……」


白柳不想犯法,这世界上就不存在不犯法的来钱快的途径吗?朋友说,你做梦来得比较快。


就算是玩命,他也要钱——白柳躺在床上做梦,失去意识被卷入这个游戏的最后一刻,是如此想着的。


回忆结束,白柳看着他面前悬浮的游戏面板。


面板上又浮现一行字:【是的,正是你的强烈欲望开启了游戏,而只要你成功地通关游戏,你就能获得你想要的一切】


白柳毫不犹豫:「我想要钱。」


管他什么游戏,他只想搞钱。


隔了一会儿,白柳又问道:「你们这个游戏,是合法的吧?」


面板:【……合法的】


面板:【通关游戏你将获得积分,而积分可以兑换金钱和你想要的一切事物】


白柳:「这是什么游戏?我要怎么做才能通关获得你说的积分?」


面板:【这是一场恐怖逃生游戏,里面充斥着鬼怪、杀人狂魔、不可思议之物,而你要做的就是找出他们的弱点,完成通关整个游戏副本的剧情,并从他们手中顺利存活下来】


【游戏副本载入中……载入完毕】


————


【游戏副本名称:【塞壬小镇】】


【等级:一级(玩家死亡率小于百分之五十的游戏为一级游戏)】


【模式:单人模式】


【综合说明:这是一款刺激的动作向和解密向相结合的游戏,在玩家中大受欢迎,但似乎对新人不是很友好,新人死亡率非常高】


——————


滴,你的任务已完成,请进入页面查看……

第八号当铺

作者:幻影殇夏

简介:春天下午的温暖,总是让人留恋,腾飞集团高级主管刘地,正带着他的渔具来到湖边享受着一周一度的休闲。其实作为金领远远没有人们所想象的那么轻松,紧张的工作,人际关系的压力,时刻都在考验着他的承受能力。 正当身为公司高层主管的他尽情享受着来之不易的片刻安宁的时候,口袋当中一阵响动。即将上钩的鱼儿似乎察觉到了这小小的响声,鱼线轻微的跳动几下,在湖面之上荡起了一圈圈的波纹。……

入坑指南:

「二——二哥,是你吗!?」


此时,时间年前的前尘往事一股脑的钻进了他的脑海,那是一年的冬天,旧历腊寒,残冬将尽,余凛尤厉,墙垣处的积雪尚未尽数消融。料峭寒风之中几辆墨色轿车划破冬日的萧瑟,将初晨的寂静空气搅得热闹起来。车身前贴挂的红双喜字标明了车队的身份——迎亲。


车内的新人身着大红喜袍正低头凝神,娇好的面庞因为羞涩而半遮半掩,如凤涅磐样的笑容绽放于似粉似玉的脸上,笑靥如嫣。车上的新娘子正是齐岳。


临近镇子,车队减速缓缓而行。村庄的入口处早有一众人翘首以待,只等新人一到便点燃鞭炮鸣示新娘子已到,无论是否相识,送亲人与迎亲者都揖手相贺,笑语连连。


新人进门,两挂披红爆竹劈里啪啦响个不停,划开隆冬清冷的寂静,波挡着的空气震得仅余的几片枯叶簌簌不止。新房之内,红双喜字対窗而贴,屋内更是红烛、红帘红双喜清一朱丹。灯笼高挂,心字香烧,熏香袅袅,不燥不烈,喜人而来如淡风雅月,沁透心脾。


自古红白两件大事,喜结良缘,算的一等一的。所以但凡是来贺喜的,无论认识不认识,都要让进院子里喝酒吃席。所以,这院子当中究竟是有几个陌生人来贺喜的,这恐怕谁也说不清楚。自然就不知道,这其中就有着十几岁模样的古扬。


新娘子入门后稍事休息,便与新郎连璧端着酒杯在场内巡礼,于众宾客逐一敬酒。结婚究竟上人生大事,纵然祺志不擅饮酒,无奈众人宾客盛情劝让不好推辞,推杯换盏间盏中之酒已尽一半。微酒入肚,齐岳两颊红润似朝如透祥云,在大红喜袍的映衬下犹似雨后牡丹娇艳欲滴。


新郎倌刘言一面与玩闹的人周旋,一面借余暇在场内扫视,眼见席上有一人坐在那里自斟自饮不与众亲朋合拍。周地神色一沉,暗中推了新娘子一下,示意要她绕过这人。


哪知道齐岳却未能领会他的意思,竟携同丈夫径直向那人走去。陌客见新人停在眼前便缓缓站起「齐岳」微举酒杯一饮而尽。岂志倒是未想到他会这麽干脆,先是微愣,随即一笑释然,也举起酒杯「古」一个字堪堪脱口却是一顿,「二哥,很高兴你能来。」说完夫妇二人转向其他宾客。临了刘言回头望了一眼,心头一片雾水甚为茫然。


此时刘言也大是奇怪,眼前的这个小子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怎么齐岳却要称呼她二哥,真是奇了怪哉。正当他感到奇怪的时候,哪知道,古扬却率先开口。


「我也为爱你而下过地狱,现在你要结婚了,但无论如何,我还是来了!

滴,你的任务已完成,请进入页面查看……

地狱花
作者:孤竹

简介:南诏国的地狱山,原名叫仙乐山,每到半晚都有一个女鬼在哭叫,南诏子民不敢靠近此山,从此便称为「鬼山」也有人成作为地狱山,此山长满了地狱花,此花被称为不祥之物,花叶两不相见。……

入坑指南:

此时的南诏城内,已经人仰马翻,那些在火灾丧失亲人的人们,在大街上游戏叫到「杀掉祝夫人,杀掉火妖。」


祝大人已经被这些,愤怒的市民们乱棍打死,乔溪在城门外看着,南诏子民都在要求皇上杀她的头,来解民愤,乔玉不知如何是好,这是青儿飞到乔玉身边,化身成人说道「主人,你不能回到城内去,城内要求皇上杀了你,他们都说你是火妖。」


「你怎么不去通知李全将军就乔溪,你不要管我。」乔玉责怪道。


「乔溪姐姐现在不会有危险的,主人,你不能回到城内去,祝大人已经被子民乱棍打死,你若进城,一定也会被他们乱棍打死的。」青儿急忙劝道。


「什么?我的夫君被乱棍打死了。」乔玉不敢相信,她要去找祝大人,尸体也要找到,乔玉大声吼道「你若当我是你的主人,你就马上去救乔溪,不准违抗我的命令」


「青儿是主人救回来的,青儿要保护主人的安全。」青儿死也不让乔溪进城内去。


「你的主人从今以后是玉飘。我早就说过了,快点叫李全将军救乔溪。」乔玉施法将青儿离开,自己独身一人进入城内,乔溪回到家中,家里一片凌乱,乔玉不停的叫到「大人,你在那里?」


「乔玉」一个微弱的声音从里屋传出来,乔玉顺着声音找到了祝大人,乔玉看着祝大人凌乱的头发,满身的血迹,心疼的问道「大人,你没事吧。」


「快走啊,市民们要杀你。」祝大人吃力的发出声音。


「我不走,我要跟我的夫君共生死。」乔玉哭着说道。


「你活着,我不要你死,你快走啊。」祝大人说道。


「大人,难道你忘了,你已经带上我爹给我们三姐妹带上的唤心链了吗?戴上唤心链此时同生死,化作比翼鸟,从此不相离。」乔玉紧紧的握着祝大人的双手。


「你永远都是我的祝夫人。」两人的唤心莲虽然不能用,但是心早已连在一起,两人瞬间化成一对比翼鸟,飞向在空中,他们飞在空中看着南诏国内动荡,都叫着「杀掉祝夫人,杀掉祝夫人。」


无颜被空中的这对鸟惊动了,无颜食指和中指轻轻的动了下,两只鸟尖叫着,所有的市民抬起头,看着天空中,祝大人和祝夫人从空中摔落下来,祝大人和祝夫人躺在地上,市民骂道「他们果然是妖怪,打死他们。」有人刀子砍着他们的尸体,血花贱的到处都是,两人的尸体就这样碎尸万短,失去亲人的痛都发泄出来。


火妖被除去,无颜功劳最大,皇上封无颜为国师,百姓们都拥护着无颜,无颜是南诏的救世主,他是南诏的神佛,而无颜中了皇后的毒还未解,冰火鸟已经被皇后压在仙乐山后,无颜损失很大,他现在天天想办如何解毒,如今他没有了冰火鸟的帮助,他还暂不敢对南诏子民动手。


青儿通知李全将军,去救乔溪,李全在山上叫着「乔溪」的名字,乔溪看着李全的背影,一个她不爱的人,一直跟她生活了十几年,李全看着远处草堆里有衣服在外面,李全去草堆里看,只见乔溪躺在地上,眼睛里面全是怨气,看也不看李全。


「你怎么样?还好吗?」李全看着乔溪的样子,心中很疼惜。


「我动不了了,手和脚不能动了,我是个废人。」乔溪说


「怎么会这样?」李全不敢相信的问道


「无颜的冰火鸟,害得我不能动,我以后该怎么办?我是个废人了。」乔溪脑子一片混乱,以后的人生她该怎么办?


「我会永远照顾你的」李全抱起乔溪,走往回家的路,皇后在石壁上看着李全,心中很是感激李全。


就在这时南诏城内城外开满了许许多多的大而红的花朵,这花开的触目心惊,赤红,如火,如血,如茶,它开在南诏田间小道,墓地,河边步道,所有的南诏人被这花所吸引,它美,它的艳丽让人想起血,有花无叶子,有叶子变无花。


乔溪看着这些花心里很明白这是无爱之花,因为相爱的人不能在一起,所以有花无叶,有叶无花,李全抱着乔溪看着这路边的花,被这惊艳的花所吸引「这是咋么回事?这是什么花?」


石壁上的皇后娘娘看着这些花,也被惊艳了,石壁上的皇后和李全怀中的乔溪流下了眼泪李全问道「你为什么哭?」


「这是灾难之花,你看这花无叶,乔玉姐姐和姐夫死了。」乔溪说道。

滴,你的任务已完成,请进入页面查看……

喜欢的朋友可以关注、点赞、转发、收藏,有喜欢的内容或者好的建议,欢迎评论区告诉我,下期再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