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宠物

网红「寻宠侦探」背后:有商家称8成找回率,宠主担心白付钱

2022-11-19宠物
网红「寻宠侦探」背后:有商家称8成找回率,宠主担心白付钱

相关数据显示,近年来国内宠物数量及养宠人数持续增长,2020年犬猫数量已突破1亿只,养犬猫的人数达到6294万人。对于不少宠物主来说,陪伴左右的宠物往往被赋予了更多的情感价值。

与此同时,猫狗走丢的比例也在提高,由此催生出一门新生意——「宠物侦探」。「侦探」们凭借自己的专业和经验,帮助失主寻找走丢的宠物,并以此换取报酬。但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寻宠行业门槛低,从业人员素质良莠不齐,有人宣传所谓的「高找回率」,却被质疑是骗取服务费,未来行业的健康良性发展仍需监管和规范。

寻找一次猫狗需要数千元

2020年,因为一则招聘启事,90后男生颜秉意误打误撞进入了寻宠行业,「自己很喜欢小动物,而且当时行业内竞争不大」。相比之前从事服务员和后厨的工作,颜秉意觉得寻宠能得到金钱之外的价值与温暖。到了2021年,他在广州成立了自己的寻猫工作室,每个月能接40-60个寻找失踪猫咪的订单。

网红「寻宠侦探」背后:有商家称8成找回率,宠主担心白付钱

寻宠团队在墙缝中找到小猫。受访者供图

微博账号「寻猫寻狗社」的创始人吴建刚则自称是最早一批进入寻宠行业的人,目前带领30多人的团队在上海、南京、广州、深圳等城市专职做寻找失踪宠物的工作。吴建刚告诉记者,他最早参与的是宠物救援公益活动,后来发现一些宠物主人有寻宠需求,就决定和朋友组建团队,进行商业化运营。

记者注意到,国内的商业寻宠目前还没有统一的收费标准和付费形式,但通常寻找一次猫狗都需要数千元。吴建刚团队一般采取「先寻找再收费」的形式,如果成功找到宠物,按难度收取2000-5000元不等,若是找不到,则会根据出行情况和消费者沟通收取一些路费。

从2015年正式入行至今,吴建刚已寻猫找狗近9年,「见证了寻宠行业从鲜为人知,到变成一个网红职业。」他坚持认为,「宠物侦探」是一份辛苦也充满争议的职业,辛苦的是他们需要一丝不苟地寻找掉落的毛发,需要一刻不停地看12小时的监控,需要面对宠物主人的百般情感......争议则来自每次寻找宠时的不确定性,以及行业野蛮生长引发的各种乱象。

宠物侦探称经验最重要

「我做了九年,也没用无人机找到一只猫一条狗。」在吴建刚看来,相比看似高深的仪器,寻宠更需要的是实打实的经验。

在一些寻宠团队的公开宣传资料中,丰富且看上去充满科技感的装备无疑更能获取消费者的信赖,从生命探测仪、红外线探测仪,到无人机、管道侦查装置,整整齐齐的装备仿佛是定海神针。购买过寻宠服务的消费者也坦言,「选团队时确实会比较关注他们有哪些装备。」

但吴建刚和颜秉意均提到,这些装备他们很多时候都用不到,「绝大部分都是在已经确定猫的位置后才可能被使用」。更多时候,寻宠需要依靠侦探细致入微的观察力,通过搜寻各种细节,判断失踪宠物的活动方向。由于需要对环境保持观察力和敏感度,颜秉意调侃他甚至因此养成了「职业病」,即使是非工作时间出门,他也会一眼观察出哪里有流浪猫的痕迹,或者在草丛中发现躲藏的流浪动物。

网红「寻宠侦探」背后:有商家称8成找回率,宠主担心白付钱

吴建刚的同事们找到走失小猫后合影。受访者供图

有寻宠团队

宣传「高找回率」被质疑

「每一个寻宠团队的账号上发布的都是皆大欢喜的成功案例,但我的宠物却不是其中那一个。」多数寻宠服务在宣传时会声称拥有高找回概率,但寻宠失败的消费者往往对此难以认可。

杨女士在2021年曾购买过寻宠服务,因寻狗心切,她找到一家声称「找回率85%」的寻宠团队,支付一万元购买了昂贵的「高级方案」。但寻宠团队的实际表现却让她无比失望,「他们拿无人机飞了一圈,探测仪用了一次,后面就是发传单,满大街问人,跟我们一样的办法。」两天后,一无所获的寻宠团队只根据合同退给她三千元。

杨女士还列举寻宠团队令她不满的种种行为:以雨天为由不去寻找、超过服务期限后就算有线索也不再跟进……她认为当前的寻宠行业缺乏监管和秩序,宣传广告所写的「找回率」也无法印证,「他们完全是抓住宠物主人寻宠心切,把自己扮演得很专业来赚钱。」

对于寻宠行业中的乱象,吴建刚和颜秉意同样表示谴责,「因为入行门槛很低,有些人也许是为了流量和金钱而来,根本不具备寻宠的能力。」吴建刚告诉记者,他曾经接触一些团队,诱导消费者签订条款不平等的合同,后期搜寻宠物也未尽到责任,消费者虽然不满但也往往难以维权。

网红「寻宠侦探」背后:有商家称8成找回率,宠主担心白付钱

杨女士和寻宠团队签署的寻宠协议。受访者供图

行业门槛低

从业者呼吁「自律和监管」

如何分辨寻宠团队是否靠谱?吴建刚和颜秉意均提到「时间」二字。「从业超过一两年,说明他们确实具备一定能力,并且想要继续发展的。」

除了需要消费者的火眼金睛,颜秉意认为行业要健康发展,不仅要从业者的自律和外部的监管也不能缺少。他认为,当前国内宠物消费市场虽然越来越红火,但仍存在监管空白,「大的领域没有监管,更垂直的寻宠行业不用说了。」

广州阿派关爱小动物社会发展中心负责人陈嫱认为,「宠物侦探」作为一个新兴行业,固然存在缺少行业规范和监管的情况,但如果能够真正提供专业服务、高效地解决问题,对当下养宠热不失为一种积极的存在,「让走失的动物重返家庭是最好的,能够减少一些流浪动物的出现。」但也有一些宠友向她反馈,请寻宠团队最担心的是支付了寻宠成本后,没有得到理想的结果。陈嫱还强调,不管是找专业团队,还是主人自己寻找,请宠友不要轻易放弃,「你在寻找它的过程中,它也一直在找你。」

吴建刚和团队正计划向更多城市扩展业务,他对寻宠行业的前景充满信心,「当前需要培养更多独当一面的员工,有了专业的人,才能在新的城市立足。」

采写 南都记者 魏志鑫 陈杰生 实习生 张海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