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欣欣网 > 宠物

关于狗狗对人摇尾巴的研究意义的争论

2022-10-20宠物

编辑:角落

狗是对人类最忠实的动物之一,高兴时,它们的尾巴会摇得欢快;生气时,它们的尾巴会竖着翘起来;害怕时,它们会夹着尾巴逃跑。而除了可爱的典型性笑脸吐舌头外,狗的尾巴也是它的「晴雨表」。

关于狗狗对人摇尾巴的研究意义的争论

数月前,中科院张永清团队联合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研究员余山以及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研究员蔚鹏飞团队,利用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算法发现狗狗的尾巴「的确会说话」:尾巴偏向右摇,它们跟人的关系更熟悉。

张永清科研团队搭建了基于深度学习的三维运动追踪技术平台,分析了21000余次狗与人互动过程中尾巴运动的轨迹,发现狗与不熟悉的人互动时,尾巴摇摆偏左;与熟悉的人互动时,尾巴摇摆偏右;并解读了狗摇尾巴的多种情形与情绪意义。相关研究成果在线发表于国外科研杂志上。

关于狗狗对人摇尾巴的研究意义的争论

对于这项研究,一些网友抱以嘲讽态度。有人质疑科学家太闲了,说狗摇尾巴有什么值得研究的?狗摇尾巴与我有什么关系?言下之意,这是一项于人类缺乏价值的「研究」。有人进而质疑,科学家出于个人兴趣花钱研究可以,但用国家科研经费研究就是不行。

其实,该团队的这项研究的确有其目的和意义。刊发于中国科学报的文章【左摇还是右摆?狗尾巴「有话说」】,就对研究背景作了较详细的介绍。简要而言,张永清科研团队构建家犬全脑蛋白质组时空表达图谱,是为了利用实验犬研究人类动脉粥样硬化与心脑血管疾病的关联。

近三年来,张永清和团队构建了家犬的全脑蛋白质组时空表达图谱,利用实验犬研究了人类动脉粥样硬化与心脑血管疾病的关联。最近,他们把目标瞄向了狗摇尾巴。

「动物行为是大脑功能的展示,其社会行为对于动物个体的生存也至关重要。家犬的尾巴摇摆是在犬与犬、犬与人之间互动的重要社会行为。」该论文第一作者、张永清团队博士生任炜说。

关于狗狗对人摇尾巴的研究意义的争论

合作团队首次发现,在三天与人互动过程中,家犬尾巴摆动逐渐从自身左侧向右侧偏移,而且每一只犬的表型都非常稳定,表明其尾巴摇摆的偏侧化是一个代表熟悉程度的敏感指标。

「简言之,与不熟悉的人互动时,狗的尾巴摇摆偏左;而与熟悉的人互动时,尾巴的摇摆偏右。」张永清说。

研究还发现,就像每个人都有独特的指纹与步态一样,犬类也有着独特而稳定的摇尾特征。基于此,该研究把动力学系统研究中的「吸引子」概念引入摇尾模式分析,首次发现家犬尾巴摇摆由具有稳定摇摆轨迹的类吸引子状态和不稳定的过渡状态构成。「类吸引子状态是指犬类摇尾轨迹中表现出的稳定、重复的模式,如圆型轨迹、‘8字’型轨迹等刻板模式。」论文共同通讯作者余山解释说。

其实,类似嘲笑「狗摇尾巴」的话题,早在1975年公映的国产影片【决裂】中就有表现。影片中,教授站在讲台上,黑板上挂着一幅马的彩图,教授指着彩图讲马尾巴的功能,引得台下的大学生哄堂大笑。「马尾巴的功能」一时成了众人哂笑教授——「反动学术权威」的最好借口。殊不知,「马尾巴的功能」与「狗摇尾巴」都是值得严肃认真研究的严谨科学命题。

关于狗狗对人摇尾巴的研究意义的争论

曾有记者采访日本科学家下村修,问他是怎么获得诺贝尔奖的,他说:我只是对水母为什么会发光感到好奇,研究中才发现水母身上的特有化学物质,我并不是冲着诺贝尔奖去的。

都说艺术是「无用之用」,其实许多科学研究也是从「无用之学」开始。比如西方科学界近几个世纪以来提出过许多「猜想」(虽然也有美籍华人「丘成桐猜想」等,但华人提出的「猜想」毕竟总数不多),陈景润证明了其中的「哥德巴赫猜想」也曾让国人十分自豪。在不少中国人看来,也许以为提出猜想不如证明猜想伟大,甚至会以为提出猜想是夸夸其谈胡思乱想,「指兔子给人撵」。其实,爱因斯坦说过:「提出一个问题往往比解决一个问题更为重要。因为解决问题,也许仅是技能而已,而提出新的问题,新的可能性,从新的角度去看旧的问题,却需要创造性的想象力,而且标志着科学的真正进步。」

其实,到目前为止,利用家犬作为模式动物开展的研究已经获得两次诺贝尔生物学或医学奖,包括1904年巴浦洛夫在消化系统生理学方面取得的开拓性成就,以及1923年弗雷德里克·格兰特·班廷因发现胰岛素而挽救了千千万万的糖尿病患者。

「人类情感研究是【科学】杂志公布的国际公认的125个重大问题这一,未来家犬在这方面一定会有独特的贡献。」张永清认为,中国做犬类研究有两个优势:我国家犬基因编辑技术走在世界前列;社会文化比较宽容允许开展相关研究。这使得我国有望通过家犬模型,在社交和情感的神经环路机制研究方面有所突破和贡献。

参考来源:中国科学报、人民融媒体、澎湃新闻